人體的運作相當精細與巧妙,可以看到東西、聽到聲音、聞到氣味、嚐到味道、感到撫觸,這是因為有視覺、聽覺、嗅覺、味覺、皮膚感覺等感官功能,如此人才可以與外界接觸、互動。除了感官功能之外,人體有一種非常重要,但是卻令人不悅的感覺——痛覺。

疼痛是一種人體保護機制

疼痛是因為真正或潛在的身體組織損傷所引起不舒服的知覺和心理感覺,它是主觀的感受。由於無法用客觀數據來量化,所以大多數只能根據患者描述的強度、種類,以及持續時間來判斷其嚴重性。

疼痛的覺察是一連串複雜而精密的神經系統運作,有害而危險的刺激會被人體感覺接受器接收,將刺激轉換成電訊號,通過神經纖維傳遞到脊髓再進入到大腦,大腦會進行分析、區別與判斷,並決定需要採取的反應,將訊息以相反方向往外傳送到肌肉或其它器官,進而產生行動或是生理反應。

對人體來說,痛覺就像警報器,是一種保護機制。當人體感受到疼痛時,即預期人體遭受到有害刺激,就會避免有害刺激持續傷害人體。

疼痛的種類與成因

疼痛的種類與成因可以簡單地分類為2種,而在每1種分類當中又分別有不同的疼痛性質,在此介紹如下。

分類1

傷害刺激性疼痛(Nociceptive)

大多數疼痛屬於此類,它是人體組織如皮膚、肌肉、關節、肌腱、骨頭或內臟器官受到傷害而產生的正常反應。

此種疼痛又可以分為軀體性(Somatic)與內臟性(Visceral)疼痛,前者主要來自肌肉骨骼(關節疼痛、肌筋膜疼痛)與皮膚,疼痛通常容易定位;後者主要來自內臟器官與平滑肌,疼痛通常會轉移。

神經源性疼痛(Neuropathic)

由於體感覺神經系統的損傷或疾病所產生的疼痛,可能來自周邊神經、脊髓神經與腦部的傷害,因此症狀表現差異性大,不論是麻木感,或是過度敏感皆有可能,疼痛性質則多為麻痛、燒灼感、針刺感等,臨床上常見的糖尿病神經病變、帶狀皰疹後神經痛、脊髓損傷、腦中風後中樞神經痛、幻肢痛等都屬於此類。

發炎疼痛(Inflammatory)

這是指由於發炎組織釋放出多種傳導物質,使傷害感覺受器疼痛路徑活化與敏感化所產生的疼痛,發炎疼痛包括盲腸炎、類風濕關節炎等。

分類2

急性疼痛

一般伴隨疾病、傷害或手術產生,可以明確知道造成疼痛的原因,且持續時間較短,會在一段可預期的時間之後消失。將其做為疾病或組織傷害的指標,具有警示作用,也可用來作為保護身體的參考。

慢性疼痛

一般沒有明確造成疼痛的原因,通常持續時間超過3個月,疼痛程度不一致,可能反覆間歇性或持續性發作。這些情況可能是身體對於疾病的預警,通常只能控制,但無法治癒。

疼痛是最受到關心的課題

疼痛是每一個人都曾有過的經歷,更是所有醫療人員從患者身上經常接收到的訊息,因此如何減輕疼痛,甚至是消除疼痛,就成為現今最重要也最受到關心的課題。

傳統止痛理論中的「門閥理論」(Gate Control Theory)認為,脊髓後角膠質層細胞與T細胞扮演控制疼痛門閥的角色,利用按摩或振動,可使Aβ纖維興奮並傳遞訊號,讓傳遞疼痛的門閥關閉,使傳導速度比較慢的C纖維傳遞痛覺訊息受到阻隔,痛覺無法向上傳到大腦,疼痛感因此會減輕。

常見的傷害刺激性疼痛,特別是肌肉骨骼相關的疼痛,經常利用「門閥理論」的概念來處理。當疼痛發生時,可以使用按摩輕撫,或是振動來減輕痛覺的感受;像是物理治療使用的經皮神經電刺激的止痛理論基礎,就是根據「門閥理論」概念開發出來的。

在「門閥理論」提出之後,有學者提出另一個疼痛理論,稱之為「神經矩陣理論」(Neuromatrix Theory),有別於傳統門閥理論強調脊髓與大腦之間神經傳導的機制。「神經矩陣理論」的核心概念指出:大腦是負責與疼痛有關的神經衝動之過濾、選擇與調節的主要系統。

疼痛並非單一原因造成

有一些學者認為,疼痛並不是單一原因造成,而是與認知、感覺區辨、情感、情緒有關聯;也就是說,疼痛感受是大腦接收到認知、感覺與情感3層面訊息輸入的交互影響,經過整合後產生反應輸出。

因此,人體對疼痛的解讀與反應有所不同,疼痛的感受未必與刺激的強度成比例,而且不容否認的,個人主觀感受、負面情緒、心理壓力等心理因素都有可能造成疼痛感受的加劇。

摘自《貼就有效!學會肌能系貼紮,從此不痠不痛,不再運動傷害!》臉譜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