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示威者佔領某些城市部份地區數周後,各地警局開始清理行動,美國總統特朗普和司法部長巴爾也相繼要求恢復秩序。很多人都納悶,這些示威者到底要甚麼呢?

近日,霍士新聞報道了西雅圖「自治區」內的一位示威者領導人,她說,「砸爛一切,才能重建」(You cannot rebuild until you break it all the way down)。

華人對此並不陌生,在中國大陸生活過的人,更熟悉這樣的口號。這也是中共當年所謂的革命口號。似乎很難相信,今天的美國人也在說這樣的話。當然說這番話的主角,並沒有自認是單純的美國人,而是自稱「我是被帶到美國的非洲人」。

這位西雅圖「自治區」內的抗議組織者之一、非裔女子格瑞森(Jaiden Grayson)還說,「我們每一天出現在這裏,並不是為了和平抗議」,「我到這裏就是要擾亂、打斷這裏的生活,直到我的要求被滿足」。

她解釋了這些「抗議者」的真正目的,並不是關於種族歧視。這從他們的「自治」主張中也可以得到印證。這群人向市議會提出要求,即「廢除現在的警察、監獄、法院和刑事司法系統」。她更直言不諱的表示,只有看到這些部門全部「瓦解」,才能「激發黑人的思想,建立一個新世界」。

這正是共產主義者奪權時期的無政府宣傳,或者說,是「砸爛一切,才能重建」的第一步。一旦這些人得逞,下一步目標,當然就是建立另外一個新政府。中共在中國大陸奪權時的口號,同樣是「砸爛一個舊世界,才能建立一個新世界」。中共奪權後,稱之前的社會是「舊社會」,中共統治之下的社會,被稱為「新社會」,但「新社會」一直是一個獨裁統治的社會,更不允許提及自由、民主。

以自由、民主、法制立國的美國,今天居然也出現了類似的共產革命運動,人們確實需要多畫一個問號,這些人從哪裏來的?

這場荒唐的「自治」運動,與弗洛伊德之死已經沒有關係,與種族歧視、「黑人命貴」也沒太大關係。這已經是典型的共產主義運動,只差更系統、猛烈的暴力革命了。中共當初利用了一部份農民,今天被利用的是一少部份美國黑人。這樣的荒唐事發生在美國,以美國的自由、民主之名,用破壞現有秩序的方式,以圖摧毀法制系統,包括警察。

相信大多數人並不認同這樣的主張和做法。奇怪的是,一些州、市的政府官員、議員,再一次扮演了「政治正確」的角色,一再容忍、示弱,甚至禁止警察正常執法,有的還默認、參與對警察的歧視。這些政客的言行,實際違背了大多數的民意,眼看民眾利益受損,卻不敢伸張正義。

這一方面表明,有些政客在利用這樣的事件,達到個人或黨派的政治目的,以此打擊政敵,圖謀撈取政治上的好處;另一方面,也深刻反映出,社會道德下滑後,一些人已經不能正確區分正義與邪惡,被個人利益所蒙蔽,不再顧及大眾的利益和感受。

這樣的事情竟然持續了數周,直到不斷有人被槍殺,多少店面被砸、被搶,市容被毀,記者被無端騷擾後,警察才被允許出動收拾殘局。

每一個相信正義的人,都應該站出來,支持清理這些無政府主義者、共產主義者,有犯罪行為的應該被法律制裁。同時,人們應該更想知道,這莫名其妙的共產主義在美國搗亂,背後是誰,相信美國執法機構能夠給美國民眾一個清晰的答案。善良的美國居民嚮往的,是一個真正自由、民主、法制的美國,而不是一個被共產主義肆意滲透的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