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生產力委員會(The Productivity Commission)對在澳洲的外國投資情況進行了調查。他們說,中國在澳洲的實際投資比原來人們普遍認為的高出三倍,這些投資的實際金額藏在「隱形投資」或「空殼公司」的背後。這一新調查報告的發現令人吃驚。

據《快遞郵報》報道,調查報告說,雖然中國在澳洲的投資從記錄上看為400億澳元,但是如果考慮到投資公司的最終擁有者,那麼很可能會高出這一數字「三倍」。「隱形投資」來自於空殼公司,這些空殼公司在開曼群島、英屬處女群島、愛爾蘭、瑞士和其它國家註冊成立。

昆士蘭議員為此呼籲設立更嚴格的管控辦法,制止那些公司隱藏投資真實來源的做法。

調查報告還發現,統計局蒐集到的大部份詳細信息都是基於「直接的擁有人」(immediate owner),這些人是投資的直接來源,而不是「最後的利益擁有人」,亦即錢的歸屬人。

調查報告說,精確的數額幾乎沒有辦法確定,但「流入澳洲的投資,其背後最終受益者在中國,近些年來,平均來看可高達(表面數字的)三倍。」

儘管中國不是使用這一方法的唯一的國家,但有跡象表明,中國的這個做法特別突出,因為中國的私營公司想努力繞開中共國內的投資限制。

來自昆士蘭州的聯邦議員湯普森(Phil Thompson)是議會裏反抗中共影響力的其中一位議員,這些議員給自己起了個名字叫「金剛狼」。湯普森說,需要有更嚴格的控制辦法,以「保障國家主權」。

「我們必須有適用的法律和規定,當別的國家在我們這裏投資時,我們有能力知道他們是誰,我們可以保證是按照我們的條款進行。」他說,「這確實是對我們的主權的考驗,因為我們不知道現在實際上的投資者是誰。」

另一位來自昆州的聯邦議員克里斯滕森(George Christensen)說,如果澳洲對投資情況不能全盤掌握,那麼澳洲就「被廢了」,這「敲響了警鐘」。

坐落在西澳大學內的珀斯美亞中心(Perth USASIA Centre)中國關係專家威爾遜(Jeffrey Wilson)則表示,在澳洲的外國投資佔澳洲私人投資的六分之一,如果對外國投資約束太多會影響工作機會。

「風險是絕對真實的,確確實實在發生,我們必須對此採取措施。但是如果對投資橫加指責,那好多工作機會就會消失。」他說,「這是個風險,但是我們有抵禦風險的很強的防護能力。」

威爾遜表示,沒有被發現的投資大部份是房地產投資和小型商家。外國投資審查委員會(FIRB)能有效地審查大型投資,特別是國家安全領域的投資。

目前,美國是澳洲第一大外國投資國,其投資額為2140億澳元。第二名是日本,投資額為1060億澳元。英國為第三,投資額990億澳元。中國是第五大投資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