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連日暴雨,重慶綦江流域發生1940年來最大洪水,其上游支流藻渡河也出現超保證水位洪水。從小在藻渡河邊長大的黃洋說,當地很多人一輩子都沒見這麼大的水。

黃洋的老家在綦江區安穩鎮松藻煤礦。這裏靠近重慶和貴州邊界,距綦江市區約五六十公里,流經貴州桐梓的藻渡河從這裏穿過。

安穩鎮的半邊街一邊靠著山坡,一邊臨著藻渡河。黃洋說,「我們老一輩都跟我們講:有錢莫買河邊地。」6月22日洪峰過境時,半邊街上很多住戶和商舖的二樓都被淹沒。「(以前洪水)最高的時候,我記得是淹到了二樓,但是沒有漫過二樓,現在是漫過二樓,淹到三樓了,(水位)最高的地方。」

黃洋還表示,「大概是5年前還是10年前(緊挨著半邊街)新修了一個同華大橋(公路橋),比以前的老橋高兩米都淹了。」「最高峰的時候,(洪水)一下把那個橋橋面淹了,但是橋沒垮,最早的那個老橋肯定過不了。」

由於藻渡河的河道比較窄,水勢較下游河道寬闊的地方更急。黃洋說,「那個山洪一下來的話,你看影片裏頭綦江那個影片了嗎?那上面的水比下面的還要急,還要洶湧,還要厲害。那個水大得很。」

所幸安穩鎮在山區,到23日,第一波洪水已經洩下去,沒有出現內澇,鎮上到綦江的交通也沒有中斷。因為漲水前有發出預警,黃洋估計當地的主要損失在財產方面,人員方面「具體情況不知道,應該是沒甚麼事。」

但是,黃洋擔心後面還會出現幾波洪水。他表示當地還一直在下雨,而且暫時沒有收停的跡象。此外,當地小煤窯亂挖煤礦,導致山區污染嚴重、樹木枯死,土地的蓄水能力變差。

「貴州那邊叫:天無三日晴,地無三里平。」黃洋說,「因為現在開採那些東西,一旦下雨,雨下久了,泥石流就很嚴重。它不光是雨的問題,它有泥的問題。」

「關鍵我擔心的是下一波,不知道還會漲到多少。因為第一波就已經這麼嚇人了,官方通報的是1940年以來最大的洪水嘛,關鍵是雨還在持續啊,持續的雨搞不好還會破紀錄啊。」

與此同時,綦江沿岸的其它地區也被洪災衝擊。位於安穩鎮下游的趕水鎮內澇嚴重,鎮上多處車輛漂浮在洪水中,濱江路一樓的商舖全部被淹。

趕水鎮下游的東溪鎮水勢也不容樂觀。在一個影片中,湍急的黃泥水奔湧而下,拍攝者說,「看看看,這是東溪太平橋的王爺廟,王爺廟都遭淹了,這個水好駭人,這個水好駭人。」

綦江是長江上游南岸支流,流經重慶綦江區,於江津區匯入長江。此次綦江流域出現80年來最大洪水,三峽大壩也再次超出防洪限制水位。著名國土規劃專家、《三峽工程三十六計》作者王維洛表示三峽大壩下游的人危險,庫區的人更危險。黃洋也擔心三峽大壩很快要潰壩,覺得這「很有可能、極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