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民主黨大陸聯合總部南韓黨部負責人,同時也是無線電愛好者的朴成秀先生在南韓申請難民認定,歷經5年零6個月至今仍未拿到難民認定書,期間遭遇了很多辛酸過程。朴成秀認為,這一切都是中共在背後搗鬼。

朴成秀向《大紀元》記者講述了他申請難民認定的整個過程。

他在2014年12月26日第一次向南韓出入境管理局難民科遞交申請書,當時他問甚麼時候可以下來結果,工作人員告訴他申請書上已經寫明。(規定半年,最多再延長半年)。

之後,朴成秀在2015年5月27日收到南韓出入境難民科的公函,明確告訴他難民審查期間為2014年12月至2015年12月。但是,他的審查結果仍然沒有下來。

他自2016年1月開始拿著公函不斷地去難民科尋問審查結果,「我說你們甚麼時候面試審查,甚麼時候出結果,結果難民科的職員把公函搶過去了,我問他們為甚麼搶,後來他們理屈詞窮,告訴我他們沒有時間,人手少,你的審查理由還很複雜,審查官出差了。」

這讓朴成秀感到非常氣憤,直接將難民科告到國家人權委員會。該委員會向難民科發出公函,要求他們必須在短時間內審查完畢。

2018年10月,他收到不予認定難民的通知書,他發起了異議申請,一直拖到2019年1月18日,再次下達不予認定的通知。

朴成秀之後上訴到行政法院,對方抗訴到高等法院,直到最高法院,最終朴成秀才獲得勝訴,「今年的6月11日獲得勝訴,整個過程非常艱難,非常辛酸。他們跟我說推這麼長時間有不得已的理由。」他說。

朴成秀本來按他們的通知在6月19日到首爾出入境處難民科領取難民認定書,但是他在6月18日卻接到電話稱,首爾出入境處的外國人廳廳長還要重新確定,然後再考慮是否發放難民認定書。

一波三折,一般最長一年即可獲得的認定,在朴成秀這裏足足花了5年半,而且還沒有收到難民認定書,讓他感到非常費解。他認為,背後應該是中共在搗鼓。

他說:「背後的原因無非是中共大使館在施加壓力,在我整個申請難民過程中,外事科的金警官沒停止跟我聯絡,從我提出申請一直到去年,因為我的法院訴訟基本上贏了,所以才沒甚麼聯絡。整個過程中金警官每隔一段時間來一個電話,就因為中共在背後搗鼓,指使南韓政府不能認定。」

他還表示,他和金警官有一次吃飯時,金錫昌直接對他說:「大使館給我們打電話了,說不要讓南韓的法輪功和民運人士的活動在南韓起來。」

朴成秀成為民主人士,是源於六四事件。他自1993年開始協助天安門母親丁子霖教授在黑龍江尋訪六四死難者,此後,他成為了公安部門的「維穩對象」。

1994年6月4日,他在佳木斯大學散發關於六四事件的傳單被抓,被關押在佳木斯看守所三個月,在那裏他經歷了酷刑。

他從看守所出來以後就難找到工作,無奈之下於1996年來到遼寧,1998年加入民主黨。2006年他因為傳播《九評共產黨》被抓進了海城市看守所,被關一段時間後獲釋(因沒有確鑿的證據)。

朴成秀出獄後利用無線電短波給大陸民眾傳遞六四事件真相。每年的中共兩會、「六四」紀念日等敏感時期,他都被要求需到公安局報到,或者他在上班時就被公安人員直接帶走,導致他無法正常工作,生活拮据。他的妻子長期以來身心遭受著巨大的痛苦,最終被迫與他離婚。

朴成秀追求民主自由讓他成為了中共的眼中釘,在大陸已無落腳之地,他於2012年來到了南韓。

在南韓,他持績用無線電向大陸傳播各種真相,幫助大陸民眾覺醒。去年,他的家裏受到不明身份人員的入侵,他的無線電設備遭到破壞。

他還向記者透露,他所在小區的物業公司曾多次拆除安裝在樓頂上的天線,最後物業公司乾脆將通往樓頂的大門焊死。「估計中共隔三差五地騷擾南韓政府,南韓政府受不了,向物業公司下達死命令。」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