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與人之間難免會有矛盾與衝突。「共產主義邪靈抓住一切可能的機會,從社會生活各方面來分化人群」,從而使得矛盾與衝突升級。

比如「分化不同族裔,如黑人、穆斯林、亞裔、墨西哥裔等,藉民權而鼓動少數族裔和白人之間的鬥爭;分化不同性別:如鼓動女權運動挑戰傳統父權」;「分化平民和政府執法人員,以『自由』的名義挑動人群和警察對抗等等」。

當一個黑人女子和一個白人男子因為某件事情產生衝突的時候,按照這種分化方法,這個事件很容易引發一場關於女權、種族、平民和政府執法人員的社會暴力衝突。「把鬥爭變成社會常態,把仇恨播撒入每個人的心中——這正是共產主義的險惡用心」。

「分化人群、挑起仇恨是同步進行的。列寧早就寫道:『對那些反對我們的人,我們應當而且必須通過語言在大眾心目中播撒仇恨、反叛和蔑視。』」

「共產邪靈在現代西方的政治手段,就是抓住一切機會,通過各種各樣形式的『社會正義』渲染和煽動仇恨,並使衝突不斷放大升級。」

「這些暴力衝突的背後都有共產邪靈的因素,並非所有的人都希望出現衝突,但少數起核心作用的共產主義分子,打著冠冕堂皇的旗號,就足以掀起軒然大波。」

「這種情形發展下去,最後必然會導致共產主義式的極權專制。」#

註:引號部份摘自書籍《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