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事公司北京分廠早前出現8例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後,6月22日再增4例。數百名百事公司員工、確診患者的接觸者、鄰居也陸續被隔離。

6月23日的北京疫情發佈會上通報,北京22日新增確診案例中,近三分之一來自百事公司大興分廠。在21日官方通報該公司8例確診病例時,未提公司的名字,只是說大興區孫村鄉磁魏路1號某食品公司。不過,該地址是百事公司北京分廠所在地。

百事公司人員介紹,百事於6月15日出現首例確診病例,當天公司停產停業,16日全員進行核酸檢測;6月20日,480人被轉運到集中隔離點隔離。截止20日晚間6時,共有87名密切接觸者被查到,已全部集中隔離。

曾送貨給百事確診患者 多名快遞被隔離

據《大紀元》了解,被隔離的除了公司員工,還包括快遞員、鄰居以及確診病例就診時接觸過的醫生、掛號員、護士等。

三十多歲的趙X納居住在大興區西紅門鎮建新莊,是百事公司的確診員工之一。曾經給趙X納送貨的京東快遞員王先生,儘管送貨時並未見到趙本人,目前也被強制隔離。

「我現在在漢庭酒店隔離。我沒有和趙X納接觸,6月14日投遞在快遞櫃,那邊那個村全部都隔離,快遞都是投櫃。我也不知道怎麼就(被要求)隔離。」王先生說,自己是6月19日中午接到通知,晚上就隔離了,沒有想到有這樣的經歷。

他說,趙X納他都沒見過,也不知道是男是女,太冤了,「當天我跟疾控中心的說我沒有接觸。他們說(我)接觸了快遞櫃,趙X納也會接觸快遞櫃,很容易感染。」

另一位快遞員賀先生也有類似的經歷。賀先生19日上午8點57分接到疾控中心的電話,稱他給某地址送了一個快遞,當時也沒來得及問收件人叫甚麼名字,也不記得是投的快遞櫃,還是直接遞交的。他當晚就被送到酒店隔離。

在去酒店隔離之前,他的快遞車與郵件物品被全部消毒,公司的同事也離得他遠遠的。「只要你這個人被檢查出來了,或者是疑似,或者是跟人接觸過這種,就感覺瞬間就被別人排斥了,包括你同事也好,朋友也好。我當時就有這麼一種感覺。」賀先生說。

賀先生是從公司直接送去酒店隔離的。他說,在公司的時候,他被安排在一間小屋裏,有公司領導在外面看著他,一直到凌晨,領導讓他騎一輛電動車,後面領導坐車跟著,給他送到了很遠的一個大馬路路口。他坐上停在那裏的一輛大巴士,車上有十餘人,一起被送到隔離點。

賀先生對記者表示,現在整天在屋裏憋著,「渾身都疼,難受。昨天晚上還有點拉肚子。可能冷氣機吹的吧,不開冷氣機這屋裏悶得慌。」他還表示,賓館的窗戶只能開10厘米的縫隙,估計是防止隔離人員意外情況。

賀先生說,他在酒店隔離,妻子和不到一歲半的孩子則在公司隔離。

他曾問過這個隔離是否自費,但其領導讓他先不要考慮這個,到最後也不知道這個費用該怎麼出。

鄰居一家三口被隔離 微信聯繫

55歲的李先生是趙X納的鄰居,也是19日晚上12點左右被送至大興區黃村鎮的維也納酒店集中隔離。

李先生說,他和趙X納住在一個院裏,幾乎每天都能見面。事發後,他們一家三口都被送至酒店隔離,老婆和孩子就在隔壁,互相通過微信聯繫。

「走以後,我們整個院都封上了,整個都消毒了。整個村做了核酸檢測,我們附近的,都是在居家隔離。」

李先生開了一家飯館,自從武漢的疫情爆發以後,他的生意就處於停業狀態,四月末五月初剛剛恢復,沒想到碰到第二輪疫情又停了。現在他也不清楚隔離費用是否免費。

接診醫生被隔離

王X紅是百事大興公司另一位確診患者。

北京仁和醫院知情人對《大紀元》透露,王X紅應該是6月16、17日在大興醫院確診。之前的6月10日,她曾到仁和醫院看病。17日下午,與其接觸的醫生也被衛生局通知隔離。

知情人說,王X紅可能是去了新發地或者是接觸了去新發地的人員而染病。

王X紅的同事李麗(化名)儘管不是來自同一個車間,也沒聽說王X紅的名字,也於18日被送至朝陽區一家酒店隔離,每人一個房間,不讓出門。

「剛開始給了我吃6天量的藥,說是預防藥。沒有人告訴甚麼時間結束隔離。隔離費用和檢測費用,公司沒有交代誰付錢。這個月的工資得下個月發,不知道是甚麼情況。」她說。

北京新一輪中共肺炎疫情中,涉及到各類農貿市場、餐飲、食堂、外賣、快遞、物流等人員。北京是從6月19日起陸續安排快遞人員進行核酸檢測,共涉及北京市的17家郵政、快遞企業的10.3萬名一線從業人員。

截至目前,北京已有38個中風險地區,涉及豐台區、大興區、海淀區、西城區、房山區、東城區、石景山區、朝陽區、門頭溝區、通州區10個區。另有5個高風險地區,分別位於豐台區、大興區、海淀區。

23日15時,北京市海淀區永定路街道由中風險調整為高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