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毒疫苗致殘的杭州12歲男童李允志,至今未上過一天學。日前他和母親楊文娟被安排與一特殊學校校長見面,次日,該校一名教師打電話跟楊母說:「李允志12歲的話呀,接下來就要讀初一了。」楊文娟表示:「沒辦法接受。」

楊文娟向《大紀元》記者表示,「他九年制義務教育都沒有上過一天,就讓他讀初一,表示他只能接受三年的教育。我要的是最重要的九年義務教育,結果他們給我來個三年打個折扣,我沒辦法接受。」

被警察強扭雙臂帶上警車

周一(6月22日)上午,楊文娟帶著李允志到浙江省政府前抗議,剛在人行道上拍了張照片,警察就過來了,沒收了孩子手上的狀紙,也不讓他們在那邊滯留,讓他們去浙江省信訪局。

警察把李允志帶走,同時收走了楊文娟一部手機,並將她雙臂扭在背後強押上警車。「我被押上警車,孩子被他們帶走,分開十幾分鐘後,孩子被送回來了。他們隨意扭我的手,完全不顧孩子殘疾且不能生活自理,將他與母親分開。」她說。

不管維權的路有多困難不會停止!

政府的工作人員跟楊文娟說:「疫苗的事情找衛健委,殘障教育的事情找杭州市政府。」

當天下午,楊文娟母子去了江干區信訪局。楊文娟說,「他們又在互踢皮球。最可笑的是中國的信訪制度,走正常合法程序的話,拖死你沒商量。活生生的把孩子拖個幾年,然後以孩子年紀大了拒絕。中共太醜陋了,對待一個疫苗致殘的孩子,它們製造了多少苦難,法律的缺失,保障的缺失,連九年制義務教育都剝奪,它們連人不配做!」她說。

「昨天被雙手扣在背後像條狗一樣被押送到警車上,我深深的厭惡自己是中國人!」她失望、無助的情緒湧了上來。

為了兒子的受教育權,楊文娟說,「不管維權的路有多困難,即使是被人打,被人恐嚇威脅,我也不會停止!因為十年前我就自殺一次了,現在活著這個軀體僅僅只是為了保護李允志,所有能保護李允志的事我都會去做。」

23日,楊文娟又打起精神帶著兒子去了浙江省衛健委繼續維權。 #

6月23日李允志和母親在浙江省衛健委繼續維權。(受訪者提供)
6月23日李允志和母親在浙江省衛健委繼續維權。(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