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的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日益嚴峻,但6月22日,北京昌平郊區仍有大批武警企圖衝入小區強拆別墅,業主們頭綁白布條誓死抵擋,引發數百人聚集對峙,民眾指責政府不顧疫情草菅人命,並懷疑當局是否另有目的。

昌平的陳子恆(化名)向《大紀元》表示,他很擔憂疫情在當地會大爆發,「疫情這麼嚴重還這麼強拆,招致老百姓的抵抗,這麼大規模的聚集,會不會交叉感染?是不是無症狀感染?現在病情這麼複雜,你能說清楚嗎?這都是人命關天的事。」

「在疫情這麼嚴重的情況下,按照常理,拆遷應放緩或者暫停,昌平區政府明目張膽地這麼幹,如果不是政治操控,或有其它意圖,他們這是在行天下之大不韙,不顧老百姓的死活、不顧人命,不珍惜生命。」他說。

武警手持警棍盾牌 業主頑強抵抗

據陳子恆描述,15日,當地「普瑞斯堡」小區,全被貼上7日內執行法院判決強拆。22日,武警拿著盾牌和警棒,去衝業主設置的關卡,業主都綁了白布條,用血肉之軀抵擋,雙方發生衝突。

隨後警察也到場,但是警察到場只要求業主,「說疫情期間不能聚集,是不合法的,有意見或有異議可以依照法律行使,意思是政府我們管不了。」陳子恆說當天沒有流血事件,但武警也沒能進去。

北京昌平居民2020年6月22日頭綁白布條抗議政府強拆。(知情人提供)
北京昌平居民2020年6月22日頭綁白布條抗議政府強拆。(知情人提供)

居民不滿政府罔顧三方合同,執行強拆令。(知情人提供)
居民不滿政府罔顧三方合同,執行強拆令。(知情人提供)

特別是在北京中共病毒疫情嚴峻時,聚眾強拆,引發民眾憤怒。(知情人提供)
特別是在北京中共病毒疫情嚴峻時,聚眾強拆,引發民眾憤怒。(知情人提供)

他還提到18日左右,當地區政府和鎮政府,準備挑起當地自然村的老百姓跟別墅區的業主作對,「他們準備召開全體黨員會議,說要配合區的拆遷工作,該斷路的斷路,該斷電的斷電。」

「業主得到消息後,就去圍堵村委會,當天書記領導出來說,明天上午召開全體業主會議,然後對話,可是第二天上午,根本就見不著領導。」業主們為保護自己的家園,只有堵住路口不讓強拆進入。

中共肺炎疫情嚴峻 曾發生踩踏事件

陳子恆指出,18日、19日那兩天,有發生踩踏事件。「現場片段上有一個信息,那穿黑衣服叫武警的,背後寫著警,你看他露出的皮膚都有刺青和紋身。」他表示政府就是找黑社會的人當打手。

他憂慮表示,疫情這麼嚴峻,政府為了強拆聚集這麼多人,「這說不過去啊,出京進京都那麼嚴格,各個小區封堵那麼嚴,為甚麼這麼幹呢?難道這些聚集的黑保安不是人嗎?業主不是人民嗎?」

他強烈質疑,如果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在當地爆發,誰能負得起責任,政府把老百姓的生命放在哪個位置?「老百姓是生命,僱的那些黑保安也是生命,(政府)是不顧老百姓死活,還是有其它意圖?」

背景說明

北京昌平區這些文化產業居住區,業主都是中產階層,當初他們使用村委會授權的集體土地,由村委會召集開發商與業主簽署三方合同「小產權房」,當時地方政府為了提振經濟牽頭建設的文化產業居住區,由村、鎮上報到區得到區政府審批同意。但是現在北京郊區的這類建築都被中共當局認定為違章建築,一批批遭到拆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