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媒21日稱,三峽庫區水位持續上漲,目前已超出防洪限制水位近2米。中共水利部稱,目前南方171條河流發生超警洪水,長江中下游等江河水位偏高3.59米,可能發生較大洪水。微博流傳的一篇文章說,若三峽潰壩,武漢、南京、上海都難倖免。而有軍事專家分析說,若三峽潰壩,中共的後備軍將全滅。

中央氣象台22日晨間繼續發佈暴雨黃色預警:預計至25日,長江中下游地區有持續強降雨天氣,此外,貴州,江南西部以及華南西部等地自北向南將先後出現強降雨,上述地區有大到暴雨,部份地區大暴雨。

中共氣象專家提醒,此輪降雨致災風險高,公眾需防範降雨疊加可能引發的中小河流洪水、山洪、泥石流、城鄉積澇等災害。

根據監測統計,水利部21日初步分析預測,今年長江中下游洪水形勢嚴峻。

水利部水文水資源監測預報中心首席預報員尹志傑介紹稱,目前共有16個省區171條河流發生超警以上洪水,目前南方的主要江河水位普遍偏高,長江中下游幹流以及洞庭湖淮河上中游西江、太湖等主要江河水位偏高0.19~3.59米。

他說,預計長江中下游地區可能會發生區域性較大洪水,淮河太湖流域也可能發生超警洪水,需提前做好防汛準備。

同日,央視財經稱,三峽水庫持續上漲,目前庫區水位接近147米,超出防洪限制水位近2米。

相關消息導致三峽大壩潰壩之說再次甚囂塵上。就連中國著名教育家聶聖哲等人也在微信群組裡進行討論。

三峽大壩潰壩了有多可怕?​

6月下旬,大陸微博上一篇題為「如果三峽大壩潰壩了有多可怕?」文章,引發眾多網友關注,文章引用中國教育家聶聖哲及北大法學教授賀衛方在微信群裡的討論,佐證當下三峽問題已經相當嚴峻。

賀衛方在群組裡@聶聖哲說,「兄弟,現在真是需要更多的人發聲了,也許內部人士也這麼想呢」。聶聖哲回復稱,川大的水電專業很強,很有經驗,設計了無數水電,有不少畢業生在壩上工作,現匯報如下:『這些校友說已經不知道怎麼辦了。炸,不知道咋炸,拆,也不知道咋拆,維護也不知道咋維護...十分危急,每天都在惶恐之中。』。」

兩位中國學界重量級人物對三峽的擔憂引發輿論關注。

(網絡截圖)
(網絡截圖)

若三峽潰壩 武漢、南京、上海都難逃生

文章提及三峽大壩若全壩,百餘億立方米庫水短時間內下洩,壩址至沙市間沿岸,受洪水波直接衝擊,災害損失嚴重。葛洲壩水利樞紐將嚴重受損,宜昌市在鐵路線以下地區受淹,枝城、上下百里洲和荊江分洪區以西洲灘圍垸將潰堤受淹。

潰壩洪峰的最大流量將達到100—237萬立方米/秒,下洩洪峰將以每小時100公里的速度到達葛洲壩水利樞紐,屆時洪峰仍將達到31萬立方米/秒,洪水損壞葛洲壩大壩後進入宜昌市區,洪水在宜昌城內的流速仍然有每小時65公里,潰壩4至5小時後,宜昌城的水位將高達海拔64—71米。

這樣的速度和流量葛洲壩水利樞紐根本防不住。宜昌市地面的平均高程不到海拔50米,當宜昌市洪水位高達海拔64—71米時,宜昌城已在水下20米處。在三峽大壩發生潰壩後,宜昌市的居民幾乎沒有機會逃生,因為在潰壩後的半個小時,洪峰已經就到達宜昌市。僅宜昌一市的人員損失將高達50萬。

文章說,三峽潰壩後,不但宜昌保不住、沙市保不住、江漢平原保不住、武漢也保不住,京廣、京九鐵路也保不住,洪水影響範圍一直到南京。簡單說,洪流將不可阻擋的摧毀長江中下游的一切。洪峰10小時內到武漢,1天內到南京。十幾、幾十米高的洪水沖跨建築樓房,很難想像民眾能逃出生天。淹死多少人恐怕都難以統計。

文章最後表示,長江流域是中國的精華重心,水量占全國的38%,耕地占25%,糧食40%,棉花33%,淡水魚66%,養活3.5億人口。這個影響大家是否明白?

王維洛:快找逃跑路線 準備逃生包

知名三峽大壩專家王維洛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提醒三峽以下的民眾,快找好逃跑路線並準備好逃生包。

他建議三峽附近的老百姓學會像日本人一樣準備逃生包,看看日本人的逃生包是怎麼準備的。他表示:「你們家的房產證什麼的,放到逃命的包裡。不要洪水下來的時候,你再去找房產證放在什麼地方,沒時間了。」

其實長江中下游的人對洪水是有經驗的,好多人家都是有船的,家裡值錢的東西不擺在一樓,擺在二樓的。比較有經驗,洪水來的時候把你老的門窗全部打開,讓洪水流過去,那裡就不大。如果不這樣做,你家的房子可就被洪水衝垮了。

他披露,三峽工程現在大家比較注意的都是彈性、變形等問題,其實大家忘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是滲漏。滲漏問題遠遠比變形要嚴重很多。因為潰壩都是從滲漏開始的。滲漏最嚴重的地方在三峽工程的船閘那裡,那裡是施工質量最差的、位移最大的地方。這個工程是由武警部隊做的。

如果三峽潰壩,主要影響到長江中下游流域,都是比較重要的城市,上海長江三角洲的城市群,中間本來要建的武漢、長沙、南昌中部城市群。中國經濟實力的40%在長江流域。

王維洛說,三峽潰壩首先會把葛洲壩衝垮,首當其衝是宜昌、沙市、岳陽等。他引用1989年戴晴的《長江啊長江》書中,楊浪從軍事角度來說,如果三峽被炸的話,長江中下游受影響的是4億人。

三峽潰壩,中共後備軍

王維洛說,三峽工程論證的時候,沒有問過軍方同不同意,沒有一個部隊的代表來參加論證。楊浪從軍事角度分析,三峽下游是中國後備軍屯軍的地方,如果三峽潰壩的話,中國的後備軍就沒了,比如空降兵90%在三峽影響範圍之內。

他表示,楊浪主要是說和台灣打仗的事情,說你都不用打了,只要三峽潰壩,後備軍都全滅了。(楊浪軍人出身,曾任《中國青年報》主編,財訊傳媒(seec)集團副總裁。)

王維洛說,三峽潰壩不光是帶來水災,還有20—30億立方米的泥沙。泥沙下來的破壞力比洪水要厲害。第一波洪水下來的時候你要能擋過去了,你就活下來了,但是泥沙下來整個生態就破壞了。也許長江就被堵住了,再下來水往哪裡流就不知道了。

在這種情況下,泥沙一旦下來,整個長江中下游一直到上海口就全部玩完。如果能夠躲過第一波洪水,第二波的泥沙危害還不知道要延續多少年,這個後續的危害是很厲害的。

王維洛說,對於三峽大壩潰壩,中共水利部副部長葉建春已經說了,這是一個黑天鵝,是一個特大暴雨造成的特大洪災,他把這話已經告訴你了,你怨誰呀?中共永遠不會為此負任,它完全是一種暴力的統治。死多少人,對它來說就是一個數字。

中國物理學教授錢偉長早年也曾刊文說,三峽水庫潰壩的危害,將使長江下游6省市成為澤國,幾億人將陷入絕境。更大的問題是三峽大壩將成為外部敵人威脅的目標。面對目前的導彈技術,三峽大壩沒有防禦能力。

已故中國水利工程專家、清華大學水利系教授黃萬里,生前也曾三次致信時任中共黨魁江澤民,堅決反對興建三峽工程。他預測三峽大壩將導致氣候異常、地震頻發、上游水患嚴重,最後終將被迫炸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