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訊】為阻止中共武力犯台的威脅,美國參議員近日提出「台灣防衛法」(Taiwan Defense Act)草案。時事評論員分析,該法案若真的通過,中共武統台灣的策略將「徹底變成泡影」,而美軍要想實現「零時差」救援台灣,就是台美重新建交、並恢復在台駐軍。針對中共的文攻武嚇,美軍也加強了西太平洋的軍力,這裏也介紹一下第一島鏈上的重要美軍基地。

美國共和黨參議員霍利(Josh Hawley)6月11日提出「台灣防衛法」草案,法案主要目的在確保美國履行《台灣關係法》義務,維持美軍阻止中共武力犯台、造成「既成事實」(fait accompli)的能力。這也是美國國會繼《台灣旅行法》(Taiwan Travel Act)和《台北法案》(Taipei Act)之後,專門為台灣推動的另一項法案。

中國時事評論員江峰分析,「台灣防衛法」中所提的「既成事實」,是指以往中共武統台灣的所有軍事戰略規劃,都建立在「先發制人、短時間內控制台灣」的概念上,企圖在美國軍事力量做出有效反應之前,奪取台灣的控制權,並以台灣人民為人質,威脅美軍不准出手。

他表示,中共和當年二戰時的日本一樣,深知軍事實力無法與美國直接抗衡,才想透過「軍事冒險」的方式爭取空間,以短期戰果逼迫美軍求和,所以中共近年積極發展中程導彈、南海軍事化,目的都是想延後美軍的救援時間。

而美軍要想實現「零時差」救援台灣的唯一方案,他進一步分析,就是在台灣駐軍。不過這卻會衍生帶來一個問題,因為美國要跟一個沒有外交關係的國家建立軍事盟約,來對抗一個有外交關係的國家,這在法理上是行不通的。雖然過去前總統蔣介石時期,美國也有依《中美協防條約》在台駐軍,但當時是因為台美有外交關係,而且中華民國也被美國認定為主權獨立的國家。

第一島鏈和第二島鏈示意圖
第一島鏈和第二島鏈示意圖

1.島鏈策略

「島鏈策略」是美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制定「遏制戰略」(Containment Strategy)所衍生的產物。「遏制戰略」始於美國駐蘇聯的外交官喬治凱南(George F. Kennan)的「長電報」(Long Telegram, 1946)和「X文章」(X Article, 1947)。兩份文件的核心內容認為,戰後美國要擊敗蘇聯,就要全方位從政治、經濟、軍事及意識型態各層面遏止蘇聯的對外擴張和骨牌效應。這奠定了在政治意識形態上的「杜魯門主義」,歐洲戰線上的「馬歇爾計劃」。而在亞洲戰線上,就是「島鏈策略」。

1953年,時任國務卿約翰杜勒斯(John F. Dulles)提出了三條島鏈,其策略一直沿用至今。第一島鏈的具體地理構成為,北面起的南韓、日本、沖繩、台灣、菲律賓,到南邊的大巽他群島以及新加坡的鏈狀島嶼帶。第二島鏈是指自北面起的日本橫須賀,經小笠原諸島、火山列島、馬里亞納群島(Mariana Islands;它包括了關島等15個島嶼和帛琉群島(palau),延至南邊哈馬黑拉群島(Halmahera Island;屬印尼)。 第二島鏈全長4,400多公里,串聯的島嶼達1,000多座。最後,第三島鏈的組成則由北面的阿拉斯加經夏威夷群島經某些美屬太平洋島嶼延伸至澳洲和紐西蘭。此島鏈被視為美國的本土防衛線。

台灣位居第一島鏈核心位置,北接日本、南接菲律賓,控制中共進入太平洋的兩個重要航道宮古海峽及巴士海峽,位置非常重要。

蘇聯解體之後,中共採取韜光養晦政策麻痺西方國家,美國暫時放鬆了島鏈圍堵策略。不過,習近平上台之後,中共開始大舉擴張,海軍也經常有「突破」島鏈的軍事行動。並且在香港「一國兩制」失敗、台灣徹底唾棄「一國兩制」之後,中共近來不斷叫囂和威脅武統台灣。尤其在北京隱瞞疫情導致一場大瘟疫席捲全球後,中共趁各國疲於防疫之機,派出軍艦在南海挑釁,並多次繞台威嚇。

美國近年已經意識到中共的威脅日增,前總統奧巴馬提出了「重返亞洲」政策,美軍約從5年前開始重返太平洋戰區, 特朗普總統更提出了「印太戰略」,大幅增加印度洋-西太平洋的軍事力量。今年,美國除了派出偵察機、轟炸機抵近中國大陸實施威嚇之外,也頻繁派出軍艦通過台灣海峽和南海,彰顯維持亞太穩定的決心。6月以來,美國的三艘航母戰鬥群更是同時出現在印太地區,向世界彰顯軍力,引發國際輿論關注。

6月8日,羅納德列根號(USS Ronald Reagan CVN-76)航母離開日本橫須賀的母港,向印度太平洋地區航行;尼米茲號(USS Nimitz CVN-68)航母戰鬥群也在當日從美國聖地牙哥出發,駛向西太平洋。而西奧多羅斯福號(USS Theodore Roosevelt CVN-71)航母4日離開關島,繼續按計劃在印太地區進行部署。

這三艘航空母鑑總共可以搭載150多架F/A-18超級大黃蜂戰機,具有可摧毀一個中等國家的戰力。

2.美國在亞太地區駐有重兵

出於島鏈策略,美軍經過幾十年在西太平洋構築了多層基地。近年,由於中共的軍事實力大幅增強,加上裝備了大量長程導彈,傳統的島鏈策略正在發生變化,特別是第一和第二島鏈的概念變得模糊,但前進基地的作用反而變得更加重要了。

西太平洋是美國海軍第七艦隊的作戰區域,第七艦隊大約擁有50至60艘軍艦、350架戰機,艦隊滿員編制6萬人,其中包括38,000名海軍官兵和22,000名海軍陸戰隊員,平時總兵力約2萬人。一般由CVN-76羅納德列根號航空母艦組成的航空母艦戰鬥群為主要作戰部隊,輔以陸基航空兵、兩棲部隊。必要時可以從第三艦隊或其它部隊抽調艦艇補充。

除了海軍,機動性更高的空軍更受美國軍方倚重。一旦發生戰爭,美國空軍可向西太平洋方向部署432-864架戰鬥機及60架戰略轟炸機,加上數艘美國海軍航母上的艦載機,達千架以上。

關島安德森空軍基地(Andersen Air Force Base)是美軍扼守西太平洋的最重要的基地,該基地距離台灣海峽、中國南海地區約3,000公里,是美軍在西太的重要指揮中樞和戰略轟炸機前進基地,該基地沒有常駐戰機,採取輪換部署的方式,部署B-2、B-1B、B-52H戰略轟炸機,F-22、F-35等戰鬥機,RQ-4全球鷹戰略偵察機,大型加油機等,該基地擁有兩條長度分別為3,200、3,400米的跑道,最多可容納250架各型戰機,設有大型航空燃料貯存庫,和存放有10萬枚炸彈的彈藥庫。安德森空軍基地的優勢是遠離大陸,美軍戰略轟炸機攻擊它國容易,但它國攻擊該基地則頗具難度。

韓國烏山空軍基地是美軍東北亞最重要的前進基地之一,圖為烏山基地部署的A-10攻擊機。(KIM JAE-HWAN/AFP via Getty Images)
韓國烏山空軍基地是美軍東北亞最重要的前進基地之一,圖為烏山基地部署的A-10攻擊機。(KIM JAE-HWAN/AFP via Getty Images)

南韓烏山空軍基地(Osan American Air Force Base)位於南韓西北部,首爾南64公里處,距中國大陸東部僅數百公里,是美軍東北亞最重要的前進基地之一。烏山空軍基地擁有一條2,745米長的跑道,駐有美國空軍第七航空軍司令部,第51戰鬥機聯隊,裝備A-10攻擊機和F-16C/D,還有第5偵察機中隊,裝備U-2R偵察機。

南韓群山空軍基地(Kunsan Air Base)位於南韓西海岸中部群山市,距離首爾350公里,與中國大陸隔黃海相望。該基地被美軍稱為「矛尖」,駐紮美國空軍第8戰鬥機聯隊,下轄第35/80戰鬥機中隊,均裝備F-16C/D戰機。此外,「捕食者」無人機也於2018年部署該基地。

3.日本擁有眾多美軍基地

二戰後,日本遭同盟國解除武裝,僅保留防衛型武器,美國則根據《美日安保條約》第6條駐留保衛日本,被稱為「在日美軍」(United States Forces Japan,簡稱USFJ),駐日美軍司令部設於東京都西部的橫田空軍基地。由於日本地位位置優越、基礎設施完備、工業實力強,在這裏駐軍可以同時兼顧中國、北韓和俄羅斯方向,所以美國在日本擁有眾多軍事基地,日本已經成為美國在亞太的最重要和親密的盟友。

日本琉球群島的沖繩島,位於東海和菲律賓海的交界處,距離上海800多公里,福州800多公里,台北600多公里,是扼守第一島鏈的重要節點,進可攻退可守,作用如同美國的夏威夷。由於地理位置的特點,美國陸、海、空軍及陸戰隊都有基地在這裏。因此,沖繩佔日本總面積不到1%,卻擁有全日本74%的駐日美軍設施。

沖繩有33座美軍基地,是日本美軍基地數量最多的。擁有20座基地、靠近俄羅斯的北海道則排行第二。而臨近南韓的長崎和太平洋的神奈川,以13座基地排行第三,其中神奈川的美軍基地有9處是海軍設施。

橫須賀美國海軍基地

橫須賀美國艦隊基地(United States Fleet Activities Yokosuka)位於日本神奈川縣橫須賀市的橫須賀港,是美在西太平洋最大的海軍基地,也是其在西太平洋唯一可維修航母的基地。美海軍第七艦隊司令部亦設立於此,駐日美國海軍司令部也位於本基地。

橫須賀港水域開闊、水深流緩,具有很強的駐泊能力,可同時停泊包括航母在內的各種艦艇300餘艘。港內停泊設施、油料和彈藥儲存設備及兵員休整設施等條件得天獨厚。

作為美國國土以外唯一一處具有航空母艦母港機能的港口,橫須賀海軍設施擁有優秀的人員與設施,是美軍非常重要的基地。如果此處無法使用,則美軍必須花費半個至一個月的時間移動到夏威夷珍珠港甚至美國本土才可修理。

作為美國第七艦隊的據點,是旗艦藍嶺號兩棲指揮艦(LCC-19)、羅納德列根號航空母艦(USS Ronald Reagan CVN-76)與其它搭載神盾戰鬥系統的巡洋艦、驅逐艦事實上的母港。除此之外本基地還擁有士兵宿舍、醫院、電影院、軍官俱樂部、美軍超市等生活設施。

佐世保海軍基地

佐世保海軍基地(United States Fleet Activities Sasebo)位於日本九州島西部佐世保市佐世保港,為美國太平洋艦隊在東亞的前線部署單位或來訪艦艇提供後勤支援等服務。佐世保因為比橫須賀海軍基地更接近印度洋和南中國海,所以被視為關鍵的軍事設施。

佐世保基地的常駐部隊包括:第11兩棲戰隊指揮部和第7掃雷艦戰隊指揮部。

日本沖繩的嘉手納空軍基地是美軍在亞太地區規模最大的空軍基地,F-22A戰機也曾短暫部署。(YOSHIKAZU TSUNO/AFP via Getty Images)
日本沖繩的嘉手納空軍基地是美軍在亞太地區規模最大的空軍基地,F-22A戰機也曾短暫部署。(YOSHIKAZU TSUNO/AFP via Getty Images)

沖繩嘉手納空軍基地

沖繩嘉手納空軍基地(Kadena Air Base),被美軍稱為「太平洋基石」,位於沖繩島中部西海岸,是美軍在亞太地區規模最大的空軍基地。該基地有兩條3,700米跑道,可駐紮100架大型飛機或150架戰鬥機,可全天候保障戰鬥機、轟炸機、加油機、偵察機的起降。

嘉手納空軍基地駐有美軍第18混編聯隊,下轄第44/67戰鬥機中隊,裝備F-15C/D戰機,第961空中預警和指揮控制中隊,裝備E-3預警機,第909空中加油機中隊,裝備KC-135R加油機,還駐紮有美國海軍的P-8A、P-3C反潛巡邏機、EP-3電子偵察機。2001年4月1日南海撞機事件撞毀中國戰機的EP-3正是從這裏起飛的。美軍F-22A戰機也曾短暫部署。

三澤空軍基地

三澤空軍基地(Misawa Air Base),於日本東北部,扼控津輕海峽,為美軍與日本航空自衛隊共用,失事的日本航空自衛隊F-35A戰機即從這裏起飛。美軍在此部署有第35戰鬥機聯隊,下轄第13/14戰鬥機中隊,裝備F-16C/D戰機。

該基地還部署有美國空軍第1空中偵察電子戰中隊,第1預警航空聯隊,還有美國海軍的第1偵察中隊,裝備有P-8A反潛巡邏機,EP-3、RC-135等電子偵察機,和監測彈道導彈的RC-135S,收集核爆炸微粒子的WC-135W偵察機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