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夏威夷會談已結束,其影響卻在延伸。夏威夷亮牌後,美國更加強烈批評中共,稱之為「流氓」,危害全世界,並希望歐盟能在美國的自由與中共的專制之間做出正確選擇。民眾認為,美國在全面圍剿中共之時,選夏威夷作為會談地,是在「勸降中共」。

中共稱會談「建設性」 美強調「行勝於言」

6月17、18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與中共政治局委員楊潔篪在夏威夷會晤,中共官方媒體稱之為一次「建設性的對話」,然而,與會的美國高官卻表示中方不夠積極,並強調「行勝於言」。

參與夏威夷會晤的美國國務院負責東亞事務的助理國務卿史達偉(David R. Stilwell) 會後表示,中共最近在印度、南海、香港等問題上的表現都不盡人意,美國尋求一種建設性的、結果導向的、公平互惠關係,他強調「行勝於言」。

蓬佩奧離開夏威夷後第二天,在哥本哈根舉行的視像(視訊)會議上強烈批評中共,說夏威夷會談「顯然沒有起到絲毫緩解美中緊張氣氛的作用」。

蓬佩奧對楊潔篪稱呼有深意 中共不是中國

蓬佩奧在推特上發佈6月17日在檀香山軍事基地拍攝兩張照片,包括一張與楊潔篪的合照,以及美中團隊走入會議中心的照片。

他寫到:「在我與中共政治局委員(CCP Politburo Member)楊潔篪會晤期間,他再次承諾履行並遵守兩國貿易協定第一階段的所有義務。」

推文中,他並未稱楊潔篪為「中國」政府官員,而是稱他為「中共」委員,這在以前非常罕見。

在19日的歐洲會議上,蓬佩奧再次不像以往那樣把習近平稱為中國國家主席,而是稱他為中共總書記。他譴責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為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空前的大規模侵犯人權行動「開綠燈」,在新疆把百萬維吾爾人關入集中營。

網民評論說,現在美國政府把中共和中國分得很開,中國人民是美國的朋友,但中共是美國的敵人。

中共是流氓 選邊站是在自由和暴政之間選擇

歐盟領袖6月22日將與中共總理李克強舉行視像(視訊)會議,蓬佩奧在哥本哈根舉行的視像會議上疾呼,「是中共迫使歐盟在美國和中國(中共)之間做出選擇」,全球在美國與中共之間做選擇的實質是「在自由和暴政之間做選擇」。

他還說中共在危害著全人類,「中共不僅在自家地盤是一個流氓,它正在影響著我們所有人。它在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問題上撒謊,然後讓病毒傳播到世界的其它地方,同時向世界衛生組織施加壓力,讓世衛幫助它掩蓋(疫情)」。

他說,一些西方人開始對自由民主失去信心,但他堅信,「民主不是像中共相信的那樣脆弱,民主是強壯的。我們打敗了法西斯主義,我們贏得了冷戰。獨裁政權才是脆弱的,中共的『大外宣』非常努力地控制資訊以及言論來維護中共的權力,在防火牆也擴大到我們的國家之前中共不會善罷甘休」。

夏威夷停靠著當年接受日本投降的密蘇里號戰列艦

外界關心,為何中美會談要選在夏威夷?按國際慣例,中方提出要儘快會談,那美國就會在自己國土上選擇一個地方。

有網民把選擇夏威夷與美國當年接受日本投降聯繫起來,表示美國在全面圍剿中共之時,選夏威夷是在「勸降中共」。

1945年8月6日與9日,美軍在廣島和長崎投下原子彈,而前蘇聯在8月8日單方廢止《日蘇中立條約》,並根據盟軍約定攻佔日本人佔領的中國東北。這令日本兵敗已成定局。在經過多輪協商後,日本昭和天王在8月15日以錄音電台廣播的方式發表《終戰詔書》(《大東亞戰爭終結之詔書》)。

1945年9月2日本政府簽署《降伏文書》。(維基百科)
1945年9月2日本政府簽署《降伏文書》。(維基百科)

1945年9月2日,在美軍中將理查德薩瑟蘭監督下,由日本外務大臣重光葵在停泊於東京灣的密蘇里號戰艦 (BB-63)上代表日本政府簽署《降伏文書》,這標誌著第二次世界大戰在這裏正式終結。

見證了這個重要歷史時刻的密蘇里號戰艦,隨後又參加了韓戰、海灣戰爭(波斯灣戰爭),最後停靠於夏威夷的珍珠港,供人們參觀和緬懷。

杜魯門總統開啟對共產國家冷戰 「和平演變」

密蘇里號戰列艦以時任總統杜魯門的出生地密蘇里州命名。(kknews)
密蘇里號戰列艦以時任總統杜魯門的出生地密蘇里州命名。(kknews)

密蘇里號戰列艦,是以時任總統杜魯門(Harry S. Truman)的出生地密蘇里州命名的。

杜魯門總統認為,極權主義裹挾自由人民形成對國際和平與美國國家安全的威脅。他提出的杜魯門主義「成為美國在世界各地援助反共政權的先例,並建立一套針對蘇聯的全球軍事聯盟」。

因此杜魯門主義也是自由社會與共產極權的冷戰開始,徹底改變羅斯福時代美國對外政策,奠定二戰後世界基本格局。杜魯門還提出對共產黨的「和平演變」,要在年輕人的思想中植入民主自由的理念。

如今中共取代前蘇聯位置,成為自由社會公敵。美國在聯合歐盟、澳洲、日本、東南亞國家之後,以「消滅中共」為目標的國際大聯盟正在形成,這正是中共最害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