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6月21日將發生日環食(*「日食」音意同「日蝕」),窄窄的21公里寬的日環食帶狀區域,從非洲內陸開始,劃過阿拉伯半島、巴基斯坦、印度、中國南部[1],到台灣南部,最後沒入西太平洋。在日環食帶狀區域兩側周邊有廣大的區域則可以看到日偏食。為何說日食是天文奇觀?

在全球,一般來說一年內都有二三次甚至四次的日食發生,其中平均不到二年就有一次日環食或日全食,看起來不是太稀奇。事實上,對於特定地點而言,比如一個縣市的範圍內,平均幾年就能見到一次日偏食,然而日環食或日全食的現象,平均幾百年才能看到一次。以北京來說,上一次的日全食是1277年10月28日,最近的一次將落在2035年9月2日發生;上一次日環食是1802年8月28日,未來將在2118年3月22日發生。以台灣來說,2020年本次的日環食之後,下一次的日環食將發生於2215年4月11日;而前一次的日全食發生在1941年9月21日,下一次則將在2070年04月11日。綜上來看,不管是日全食還是日環食,最近兩次的相隔都上百年或好幾百年。所以說日環食、日全食與特定地區的交會是天人之際的大事。

紅線是2020年6月21日的日環食帶。(NASA提供)
紅線是2020年6月21日的日環食帶。(NASA提供)

日食 天人之際的大事

在中國歷史上,古人對日食現象一直都很重視,而且明確載記在史書上。《明史.志第七  曆一》記載「日食,自漢至隋,凡二百九十三(次)」「唐至五代凡一百一十」。這些都包含日偏食的紀錄。漢代至隋亡,共820年(西元前202年~618年),平均約2年9個月18天發生一次日食。唐代初創到五代亡跨越342年(西元618年~960年),平均約3年1個月又10天發生一次日食。在漢代之前,《史記》中也有日食的記載,例如,《史記.秦本紀》記載「三十四年,日食。厲共公卒」;漢代《史記.孝景本紀》記載「七月辛亥,日食。八月,匈奴入上郡。」

可見古代中國各朝各代都是相當重視日食的,為何會這樣呢?因為日食不僅是天文奇觀,也不僅是「天狗食日」的奇聞。中國的史家、君王,中國的歷史觀怎樣看日食呢?《漢書.天文志》說,日食的現象「其本在地,而上發於天者也。政失於此,則變見於彼」,中國傳統文化視日食為一種施政失德的天象反映。唐代天文學家、占卜學家李淳風的《乙巳佔》說,日象徵一國之主與德政:「日者,人主之像,故王者道德不施,則日為之變。」

正史上對日食有審慎的紀錄,目的在於提供明君施政的依循,日代表德,日食無光,就是失德,所以說日食的發生是提醒在位者要內省修德的關鍵時刻。《漢書.天文志》說:「是以明君睹之而寤,飭身正事,思其咎謝,則禍除而福至,自然之符也。」在位當局,看到日食必須要能明悟,內省罪咎並且謹慎改正,能這樣做,則禍除而福至。

古代皇帝在災年下詔罪己,大赦天下、昭雪冤獄。紫禁城天壇是皇帝敬天禮天、誠意正己的祭拜禮壇。(Feng Li /Getty Images)
古代皇帝在災年下詔罪己,大赦天下、昭雪冤獄。紫禁城天壇是皇帝敬天禮天、誠意正己的祭拜禮壇。(Feng Li /Getty Images)

《乙巳佔》觀察日食的天人政治觀

古人觀察日食很有高層次的洞見。2020年6月21日將發生日環食,我們不妨藉助於古人的認知,來觀察這次的日食和相對應的現象。

《乙巳佔》是唐代天象曆法、算學和陰陽學家李淳風的著作,成書於唐太宗貞觀十九年(西元645年)乙巳年。李淳風和元天罡合著的《推背圖》是家喻戶曉的大預言書。而《乙巳佔》這本天文氣數奇書,分類彙集了唐以前數十種星佔書進行整理,其中有關於日食的「日蝕佔」(*「日食佔」;該書都以「蝕」作記)法。

《乙巳佔》說:「日月兩體相掩映,從一邊起漸侵,或多或少,此為蝕也⋯⋯日被月蝕,陰侵陽,下凌上,咎在君王。」日食是一種下屬侵凌君王的現象,但是咎起於君王。

《乙巳佔》也說「若人君有瑕,必露其匿,以告示焉」,就說當政人君道德上有瑕疵,日食是以顯露其陰暗失修之處,用以告示人君;又說「蝕者,月來掩之也,臣下蔽君之像」,就是說下屬大臣有爭權取代人君的謀算;又說「有德之君修德而無咎,暴亂之王行酷而招災」,也就是說,暴君行酷政終要招災,如果是有德之君,遇到日食能內省修德,最終可以安全過關。

日食是一種下凌上的現象,咎在人君;日代表德,日食無光,就是人君失德。 (pixabay)
日食是一種下凌上的現象,咎在人君;日代表德,日食無光,就是人君失德。 (pixabay)

日食之像的對應

每個月都有日月交會的機會,天下太平時不會發生日食,日食發生即有凶險。可能是大臣縱權篡逆,或是有兵革水旱之災的感應徵兆。《乙巳佔》從日食發生時的種種現象占卜了凶險的型態。這裏舉述幾項來認識一下:

一、看食份大小,食多災重

日食只要過半,災害就慘重;日食有大半,災很重,人君當其衝;如果全日食,不出三年奪其國亡天下:
「蝕少半災輕,蝕大半災重。蝕既(*全部),亡國殺君之像。」
「日食少半,諸侯、大臣亡國失地相逐。蝕半,有大喪亡國。蝕大半,災重,天下之主當之。蝕盡,亡天下,奪國,臣弒君,子弒父,不出三年。」

二、從日食發生的時間看兵禍

日食從午後發生,主有兵禍:「日午時以後蝕者,有兵,兵罷不起。」

三、從日食起處看災亂類型

日食從上開始發生是最嚴重的,其次為旁,下方開始較輕:
「日食從上起,君失道而亡。從旁起,內亂兵大起,更立天子。日食從下起,女主自恣,臣下興師動眾失律,將軍當之。」

四、從日食伴隨的現象來看災亂

日食發生時伴隨者光暈、飄雲、大風、或是酷似白兔、白鹿的模樣,都是大亂的現象:
「日食而暈傍珥,白雲來去掩映,天下大亂,大兵起。臣弒君,君失位。」
「日食大風地鳴,四方雲者,宰相專權謀反之像。」
「日蝕而旁有似白兔、白鹿守之者,民為亂,臣逆君,不出其年,其分兵起(事)。」

五、日食發生的月份和災難類型

日食發生的月份不同,所主的災難也有差異:
「正月蝕(*今同食),人多病;二月蝕,多喪;三月蝕,大水;四月、五月蝕,大旱,民大飢;六月蝕,六畜死;七月蝕者,歲惡,秦國惡之;八月蝕者,兵起;九月蝕者,女工貴;十月蝕者,六畜貴;十一月、十二月蝕者,糴貴。」

小結

6月21日發生的日環蝕經過中國南方大部份的省份,對應今年中共病毒對全世界的毒害、對應近百年來中共邪黨對生命的奴役,對人權的踐踏,以及無視道德底線的恐怖行為來看,這天人之際的大事,是否是「人不治天治」的一種昭示?對共產暴政治下的老百姓來說,是不是又一次快快脫離它以保命的天象提示呢?就讓我們藉此機會,拭目以察吧。

這次日環蝕從大陸跨過台海橫過台灣南部,某種意義上對映了台海兩邊局勢緊張的內涵。面對中共步步進逼的武力恫嚇,在此時此刻中共的惡行大暴露、敗像頻出之際,對台灣執政者來說正是一個修德消弭民主寶島內對立紛爭,促進台灣和平繁榮的大好機會。這次的日環食經過台灣雲林南端和嘉義,無巧不巧,反映了台灣一直以來的藍綠分野,是不是有這樣的意含在內呢?在政治上,有些意見領袖這三十年來恐共媚共的意識型態年年深化,主動繳械送抱的作為,加深了台灣的民主危機,對台灣人民安居與繁榮造成揮之不去的陰影,值此日食的警示,正是抓住此關鍵時刻去面對它,清除中共邪靈的大好時刻。看到日食,「飭身正事,思其咎謝,則禍除而福至」,此其時也!#

註釋
[1]:在中國大陸,自西向東貫穿西藏自治區和四川省,自西北向東南斜貫貴州省北部、湖南省中部偏南、江西省南部和福建省南部。

參考書:

《乙巳佔》
《明史》
《史記》
《漢書》
NASA五千年日食分類彙集:https://eclipse.gsfc.nasa.gov/SEcat5/SE2001-21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