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9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通過影片參加歐洲哥本哈根民主峰會,並發表講話。他直言不諱地說,「我知道,歐洲有人害怕美國想要你們在我們(美國)與中國(中共)之間做出選擇」,「並非如此,是Chinese Communist Party(中共)在強迫這樣的選擇。不是與美國之間做選擇,而是自由與暴政之間的選擇。」

蓬佩奧對選擇的清晰描述

蓬佩奧無愧於世界第一強國的國務卿,他的講話,的確站到了這個世界自由民主的最高峰。相對與中共含混的所謂「人類命運共同體」,蓬佩奧清晰的描述了自由民主正在與暴政對決,點出了世界各國都需要為自身的未來而做出抉擇。

蓬佩奧還進一步分析了歐洲面臨的處境,同樣深刻。「The party(中共)想要你們拋棄進步,這是我們在自由世界獲得的進步,我們通過北約和其它正式、非正式機制所取得的進步。中共想要你們採用一套新規範和方式,遷就北京那些人」,「歐洲面臨中國(中共)挑戰,就像美國一樣,也像我們在南美、非洲、中東和亞洲的朋友一樣。」

蓬佩奧寥寥數語,揭示了歐洲面臨中共挑戰的本質。他接著說,「我不相信有一個獨特的『歐式』或『美式』方法來面對這一選擇。也沒有任何辦法可以左右逢源,又不放棄我們的本質。依賴威權主義者的民主,配不上民主之名。」

蓬佩奧解釋的非常清楚,繼續過去的綏靖主義已經行不通,要麼堅定的維護自由民主,要麼向獨裁政權低頭而拋棄自由民主,今天不再有中間道路。

回顧對中共的接觸策略

蓬佩奧還回顧了以往美國與西方世界對中共政策的失誤,「多年來,在一個希望的時代,西方曾相信,我們可以改變中國共產黨,並同時改善中國人民的生活。這是當時的約定,當時的賭注」,「三十年前東歐和前蘇聯民主大潮的興起,讓我們合理地相信,也許自由擴展到每個國家是勢不可擋的。所以我們進行了接觸。我們向一個我們當時知道對民主價值觀持有敵意的獨裁政權敞開了大門。」

蓬佩奧也回顧了中共當時的態度,「當時,Chinese Communist Party(中共)下了賭注,他們的賭注是,可以對我們的善意加以利用,同時向我們(假意)保證他們希望一個合作式的關係。就像鄧小平所說的『韜光養晦』」。

蓬佩奧是西方政府要員中,極少數直接明確揭穿了中共幾十年陰謀的人,他也描述了美國和西方國家如何上當受騙,「幾十年來,美國和歐洲公司懷著巨大的樂觀情緒在中國投資……我們向與解放軍有關的學生敞開了我們的教育機構。我們歡迎中國(中共)國家支持的投資進入我們的國家。如今我們深深的交織在了一起。」

痛陳與中共交往的失敗後果

蓬佩奧也簡述了與中共交往的後果,「我們必須從一系列事實中認識到,我們在與何人何物打交道。我想我們正在看到這一點。每一天,我想全世界都越來越清楚的看到了」,「Chinese Communist Party(中共)下令終結香港的自由,踐踏了一項在聯合國登記的條約和香港公民的權利,這只是Chinese Communist Party(中共)踐踏的很多國際條約中的一項」,「General Secretary Xi(習總書記)為針對中國穆斯林發動殘暴的打壓行動開了綠燈,這種踐踏人權的規模是我們自二戰以來從未見過的。」

有限的時間內,蓬佩奧只能用最近少數中共迫害人權的例子,來說明中共怎樣對待西方善良的轉型希望。蓬佩奧正在實施美國總統特朗普的促進宗教自由外交政策,最近他主持發佈了《 2019年國際宗教自由報告》,專門強調了中共對法輪功、西藏、基督徒的鎮壓和六四天安門大屠殺等。他正在外交中真正推動自由民主。

他在講人權迫害時,再度直接使用了Chinese Communist Party(中共),而不是說China(中國),再次嚴格區分了中共與中國,區分了中共與中國人民。他還直接稱呼習近平是General Secretary Xi(習總書記),而不是習主席(president Xi),戳穿了中共政權的非法性。

蓬佩奧還談到中共的軍事威脅,「解放軍升級了邊境緊張關係,今天我們在印度看到了,印度是世界人口最多的民主國家。我們看到它(中共)把南中國海軍事化,並非法提出更多的領土聲明,威脅著關鍵的海上通道。他們(中共)打破了又一個承諾。」

中共正在禍害全世界

蓬佩奧當然也提到了瘟疫,「它(中共)在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問題上撒謊,讓其擴散到全世界,同時卻向世衛組織施壓,幫助它的掩蓋行動,順便要說的是,直到今天仍然沒有做到透明。如今,幾十萬人喪失了生命,全球經濟遭到了重創。即使是現在,大流行病已經持續了幾個月了,我們還是無法獲取病毒活體樣本,無法進入設施,有關武漢12月患者的信息仍然無法得到」,「它(中共)正在推動虛假新聞和惡意網絡行動,來破壞我們的政府,並在美歐之間製造隔閡。它讓發展中國家背負債務而被迫依賴。」

蓬佩奧還點出了中共的更大威脅企圖,「Chinese Communist Party(中共)逼迫各國與華為做生意,華為是CCP(中共)監控之國的一個臂膀。它(中共)公然攻擊歐洲的主權,收購從比雷埃夫斯到瓦倫西亞的港口和關鍵基礎設施。」

蓬佩奧形象的建議,「我們必須摘去經濟關係的金色眼罩,看到中國(中共)挑戰並不僅僅出現在門口,它出現在每一個首都,出現在每一個區,每一個省」,「應該帶著懷疑眼光看待中國(中共)國有企業的每一項投資。」

蓬佩奧的小故事

蓬佩奧講了他自己的小故事,「我曾有幾年在(東德)鐵幕一帶巡邏的人生經歷,已經幾十年了。我曾是一名年輕軍人,在德國服役。我親眼目睹了暴政,我之前還擔任中情局局長,現在擔任美國國務卿,我與各種不自由的政權打過交道。」

他用自己的故事激勵所有人,「民主並不是Chinese Communist Party(中共)認為的那樣脆弱。民主是強大的。我們打敗了法西斯主義,還贏了冷戰」,「脆弱的是威權主義。CCP(中共)的宣傳竭力控制信息流通和言論,以維持他們對政權的把持。在數字防火長城也延伸到我們的國家之前,他們不會滿意。在某些方面,這已經發生了」,「我一刻也不相信民主是脆弱的,但它的確需要精心看管和時刻警惕。」

蓬佩奧讚揚了歐洲國家對抗中共的行為,「面對中共審查丹麥報紙的企圖,丹麥勇敢地站了出來。英國正在努力從網絡中排除華為。捷克直面中國(中共)的脅迫性外交。瑞典關閉了境內所有的孔子學院」,「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最近發表了有遠見的講話,談到北約的使命,應挺身捍衛建立在自由民主基礎上的世界,對抗中國(中共)在亞太地區的惡劣影響。」

最後,蓬佩奧還說,「我們都知道,我們都經歷過,民主並不容易……這就是我們的本質,我們與我們的歐洲朋友一起分享這些價值觀」,「我希望我將從歐洲聽到更多有關中國(中共)挑戰的公開聲明,因為我們所有的人民都值得了解這一點,美國已經做好準備與你們站在一起。讓我們清晰的發言,更重要的是,果斷行動。在自由與暴政之間,讓我們的選擇不留下任何疑惑。」

蓬佩奧的優秀人生

蓬佩奧的講話透露了他的不凡才幹。蓬佩奧出生於一個普通的美國家庭。1986年,他從美國西點軍校畢業,以第一名的成績獲得工程管理本科學位。蓬佩奧畢業時,正值冷戰,1986年至1989年,他在美國陸軍服役,是負責巡邏西德與東德和捷克斯洛伐克邊境的陸軍騎兵軍官。

冷戰獲勝後,1994年,蓬佩奧又從哈佛大學法學院畢業,獲得法律博士學位。1994年至1996年,他在華盛頓一家律師事務所擔任稅務訴訟律師。1998年,他與西點軍校同學合夥創辦了塞耶航空航天製造公司(Thayer Aerospace)。2006年至2010年,他擔任一家石油鑽探設備製造公司(Sentry International)總裁。

2011年1月,蓬佩奧在堪沙士州第四選區獲勝,當選美國眾議院議員。

2016年11月18日,特朗普總統提名蓬佩奧為中央情報局局長,他於2017年1月23日正式上任。

2018年3月13日,特朗普宣佈蓬佩奧接任美國國務卿,他於同年4月26日就任至今。

蓬佩奧優秀的經歷,註定了他將在世界的舞台上有所作為。在西方各國的關鍵內閣成員中,他屢次區分中共與中國,區分中共與中國人民。他也遭致中共黨媒和中共外交部的不斷謾罵。

蓬佩奧早已在「自由與暴政之間」做出了選擇。特朗普的眼光確實獨到,特朗普也很幸運擁有蓬佩奧,他作為美國國務卿,今天站上了世界自由民主的最高峰,向自由民主世界的盟友們發出了強有力的呼喊,聚攏著反中共的聯盟。

麥克·蓬佩奧(Mike Pompeo)的名字無疑將載入史冊,他已經贏得了一次冷戰,並滿懷信心的在又一場冷戰中取勝。蓬佩奧毫不猶豫的領跑自由民主,在對抗中共的過程中,他給自由世界帶來了最好的激勵。蓬佩奧也同樣在激勵著中國人民,幫助著中國人民,中國離真正的自由不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