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按:蓬佩奧、楊潔篪夏威夷會面,兩次七個小時,沒有任何結果。會後雙方未透露會談詳情,意思是沒有達成任何結果,未定下次會期,雙方可能各自加碼,中美關係繼續下滑。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於當地時間周三(6月17日)早上在夏威夷首府檀香山會見中共主管外事的政治局委員楊潔篪。雙方在閉門會面後的聲明中沒有宣佈這次會談在緩解緊張關係上取得的成果。中共官方新華社新聞網於周四(6月18日)下午引述全國人大法工委報道,《港區國安法(草案)》已經由委員長會議提請是日舉行的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其中草案的「外國和境外勢力干預」字眼修訂為「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

楊蓬會談沒有達成任何結果,也未定下次會期,雙方可能各自加碼條件,中美關係繼續下滑。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按照書面,一字一句的說了這些話:「楊潔篪在對話中『闡明了中方對發展中美關係的基本態度以及在台灣、涉港、涉疆等重要敏感問題上的立場」,並指出「合作是中美雙方唯一正確選擇」。

楊潔篪說,會跟美國發展平等合作的關係。在台灣問題上,楊強調,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份。  

在涉港問題上,楊潔篪指出,包括建立港區國安和執法機構的香港事務屬中國內政,反對美方干預香港事務的言行,堅決反對七國集團(G7)外長就涉港問題發表的聲明。

在涉疆問題上,楊潔篪指出,中方對美方在夏威夷會面前簽署「維吾爾人權政策法案」表示強烈不滿,指美國利用涉疆問題干涉中國內政。

所以,中共談了四點,雙方關係、台灣、香港、新疆。

美國方面呢?美國基本沒說任何東西。美國國務院透露得更簡單,就是雙方表述了各自的立場。完了。

我們知道,最少有兩個內容,中方沒有提到。

第一,是朝鮮問題。美方的談判代表,還包括副國務卿、專門負責朝鮮問題的比根(Stephen Biegun)。他是朝鮮問題專家,他加入會談團隊,顯然是要提出朝鮮問題。這方面,中方沒有說,或者是中方沒有甚麼態度。

第二,是美國和中國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執行。過去這一個多月,中國大規模購買美國農產品,批准美資銀行進入中國,等等這些措施,都是為了執行所謂第一階段協議。因為美國和中國的關係,現在是急劇冷卻,這個協議還有效嗎?這是大家都問的一個問題。

不久前,美國總統特朗普說到疫情在美國造成十萬人死亡,他說一百個貿易協議也不能挽回生命,意思是這個東西現在不重要了。這句話,聽在中共耳朵裏,可能是驚天巨響:甚麼意思?要徹底翻臉?要繼續加稅?等等。

這兩點,肯定都是蓬佩奧和楊潔篪在會談上說的問題,但中方沒有說,意思是這個問題上大概沒有甚麼太大的分歧。貿易協議繼續執行,中方可能也表態,會摁住金與正,別做得太過份。

看了美國主要媒體對這次蓬佩奧和楊潔篪會談的報道,大家都沒有任何內幕消息。唯一知道的是,兩個人星期二晚上一起吃晚飯,談了一個小時,第二天,星期三正式見面,談了六個小時。

所以,這七個小時的會談時間,基本上就是雙方陳述自己的立場和觀點,簡單討論,然後各自確認談話重點,簽字畫押,結束走人。

但是,從中方的聲明,可以看出美國人提出了甚麼態度。

重複一下中方聲明四個重點。

第一,雙方關係。中方強調不對抗、合作、穩定。就是說,最近雙方關係對抗加劇,很多問題不合作了,變得很不穩定。比如蓬佩奧大力批評中共,而中共直接把蓬佩奧稱為人類公敵。說起來很好笑,楊潔篪要求見人類公敵,要討價還價。

第二,是台灣問題。這是中方非常擔憂的問題之一。因為美國參議院軍事委員會在通過國防授權法案之後的第二天,由委員會成員提出了一個台灣防衛法的法案,直接要求在台灣駐軍,建軍事基地。中方要知道美國底線,也要知道美國為甚麼這麼做?美國軍機穿越台灣領空,美國三艘航母匯集到西太平洋,台海非常緊張。美國也要知道,中方最近頻頻海空軍繞台,進入台灣防空識別區,是甚麼意思?

對美國來說,中國軍方的做法,其實是值得懷疑的。因為現在中共軍隊進攻台灣,已經很難隱瞞。一旦大規模軍事動員,在海濱集結,或出動軍隊,對方很容易就知道了。所以中共的另外一個選擇,可能是威脅常態化,就是軍機軍艦總是走來走去,繞來繞去,慢慢變成常態了。這樣可能有一次中共軍隊就不是常態了,而是突然襲擊,空軍海軍進行重點精確打擊。然後攻台部隊第一波不是海軍運來的,而是空軍運來的。所以「運-10」也飛過來繞台了。

這是製造突然襲擊的條件。所以現在就要經常繞台飛行和航行。美國也因此要加強戒備。雙方在這個問題上,都在試探。

第三,就是港人最重視的香港問題了。就香港問題,楊潔篪談四點,一是香港是內政問題,美國不能干預;二是中國決心一定要通過國家安全法了,堅定不移了;三是反對美國就香港問題的表態,反對G7集團的表態;第四是美國能夠「公正、客觀」看香港問題。

反過來看,也就是說,美國在香港問題上的表態,和以前公開透露的情況是一致的,美國不認為香港問題是純粹內政問題,強烈反對港版國安法,而且還聯合了其它國家共同反對,美國將繼續強烈反對中國推行港區國安法。

蓬佩奧過去已經說過,美國認定香港已經沒有高度自治,建議按照《美國-香港關係法》,取消對香港的特別關稅和其它特別法律地位,重新設定和香港之間的關係。

所以,蓬佩奧這一次,大概也是基本上重申了這些意見。意思是,只要港區國安法通過,美國必定採取強烈措施回應。

第四,是新疆問題。特朗普剛剛簽署了《新疆人權政策法案》,這是美國國會參眾兩院都通過了,特朗普簽署,等於是已經正式成為美國的國內法律。就是說,任何人在新疆侵犯人權,美國就依照這個法律制裁。和《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差不多。

有意思的是,特朗普的前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剛剛出了一本新書,特別談到特朗普對新疆問題的態度。他說,特朗普對習近平表態,大概是表示理解中國在新疆的政策,所以等於鼓勵中國在新疆實施的那些鎮壓措施。這大概是在某次兩人見面的時候說的。當然,美國首席貿易談判代表萊特希澤出面否認,說當時他在場,不記得特朗普說了這些話。

不管怎麼樣吧,和人權事務比較起來,特朗普確實更關心貿易和具體的利益問題。他很少就意識形態和人權問題表態。這次他簽了新疆人權法,所以雙方都要談這個問題。

當然,雙方談的肯定不止是這些問題,南海問題、貿易問題、中印衝突、美國希望中國加入美國和俄羅斯的武器談判等等,都是肯定談的。

所以,六個小時基本上就是拿出過去的備忘錄,然後說,我們希望這樣,你過去說過的,承諾是這樣,為甚麼這次做了這些事情?等等。一來一往,可能還要雙語,因為中國還要原樣拿回去給政治局常委,主要是給習近平看的,不能只是英文的。六個小時,時間很緊的。

可以說,基本上就是一個階段性的雙方交代立場和態度,沒有,估計也不會有任何結果。

下一步,北京會仔細衡量,除了文字,也要有錄影的影像,仔細分析蓬佩奧他們說的話,哪些是真的?哪些可能是嚇的?然後,再依據做出的判斷,給下一輪政策決策作為參考。

外界當然更關心香港問題。因為在所有這些問題中,香港問題是新問題。南海、台灣、貿易、中印、武器等等,都是舊問題,而香港國安法,是一個新的問題。正因為是新的問題,肯定也是雙方最用力,最希望壓倒對方的一個問題。

這很有意思。美國態度已經明確了,如果有國安法,就沒有國際金融中心。北京在衡量,美國的話是真的嗎?美國在香港有不少利益,真的不要了嗎?

美國現在在大選,對北京來說,這是一個雙刃劍,也許特朗普不希望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作廢,那是他執政的一大成就,所以可以施加壓力;但另一方面,也可能特朗普為了最大限度動員支持力量,把事情推到更嚴重,形成一個明確的敵人。如果是後者的話,中共就更被動了。

事實上,對中共過於軟弱,現在成了反對特朗普集團的一張牌了。尤其是博爾頓的新書出來之後,這個問題更加凸顯了。特朗普會怎麼辦?很多分析都認為,最可能出現的,是特朗普需要更加高調更加強硬地反共,否則博爾頓的批評怎麼洗刷掉呢。

無論如何,我認為美國人在夏威夷已經做出了極為強硬的表態,而且告訴北京,對香港問題美國會玩真的,不是籌碼。下面,就要看北京如何接球,如何回應了。北京6月18日下午已經在全國人大常委會上審議港區國安法,就是一定要立下去,一定要執行下去,等於宣告香港一國兩制完蛋,等於宣告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完結。

這個結果,其實一點都不意外。中美關係,實際上已經到了一個地步,就是過了一個平衡點,似乎已經是無可挽回了。

這其實也就是香港反抗者所說的──攬炒,同歸於盡!◇

全國人大審議港區國安法 會否表決是未知數

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昨正式審議《港區國安法(草案)》。據中共官方新華社報道指,草案對防範、制止和懲治發生在香港的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恐怖活動、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等,四類犯罪行為的具體構成,和相應的刑事責任,作出了明確規定。

在人大早前通過的《決定》,所指明要懲治的四類行為,最後一類是「外國和境外勢力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事務的活動」,昨日新華社稿字眼上,寫成「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的犯罪行為」。「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與「干預」字眼不同。

今次人大常委會會期星期六結束,會否表決港區國安法仍是未知數。根據國家《立法法》,草案一般要經過三次常委會審議,並向社會公佈、徵求意見。

「一般」要開三次會,但並不一定。《立法法》指若各方意見比較一致,開兩次可表決。如果調整事項比較單一,只是部份修改法律,開一次都可以。列入了議程的法案,條例列明應當在會議後向社會公佈、徵求意見,一般不少於30日。但委員長會議可決定不公佈。

至於如何聽取各界意見,條例說可以辦座談會,若存在重大意見分歧、涉及利益關係重大調整,需要進行聽證的「應當召開聽證會」,聽基層和專家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