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國務院六月初印發了《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總體方案》,還發出了通知,要求下屬的地方政府和國務院各部「結合實際,認真貫徹落實。」但這個在經濟崩潰之際推出的方案,因為先天不足和後天不利,很可能會跟上海自貿區的下場一樣,不了了之,或者成為一個不倫不類的四不像。


《海南自由貿易港方案》的主要內容,是把海南這個中國最大的經濟特區,進行進一步的改革,採取最高水平的開放,分階段的建成一個「中國特色」的自由貿易港。這是中共最高層親自推動的方案,顯然是中共在面對國際國內經濟和社會嚴峻的局勢之下,做出的一個亡羊補牢式的舉措。中共當局不得不承認,當前世界的局勢,對中共極為不利,世界的正義力量正在對中共政權做最後的圍剿。中共賴以生存的經濟全球化、可以佔別國便宜的貿易政策、貿易保護、匯率操控、關稅壁壘、技術偷竊,都結結實實的撞上了南牆。而作為中國跟世界交往的窗口的香港,也面臨失去作用的時刻。中共自言自語的甚麼「人類命運共同體」,也根本不為世界各國所認可。在這個時候籌建海南自由貿易港,看來是中共在上海自貿區成為雞肋,香港自由港幾近消失、依賴香港的深圳舉步茫然之際,不得不匆匆上馬的一個拍腦袋工程。


為甚麼說海南自由貿易港會變成一個四不像呢?因為它很可能會不了了之,而不像香港,不像上海,不像深圳,也不像新加坡,成為一個房地產的泡沫和巨大的爛尾工程。

所謂的自由貿易園區(Free-trade zone),也叫自由貿易港區,或者自由經濟區,是一種經濟的特區。就是在主權國家或地區的海關以外,劃出一個特定的區域,准許外國的商品自由的進出,關稅豁免。從本質上來看,它就是一個採取自由港政策的「關稅隔離區」。隔離區內的廠家,可以豁免關稅進口所需的原材料,免關稅出口其製成品,類似於人們熟悉的出口加工區,或轉口貿易區等。國際海關理事會簽訂的《京都公約》中,將自由貿易園區定義為:「指一國的部份領土,在這部份領土內運入的任何貨物就進口關稅及其他各稅而言,被認為在關境以外,並免於實施慣常的海關監管制度。」

中共在這個時候急急忙忙的推海南自由港,很顯然,是要彌補可能失去香港自由貿易港帶來的衝擊和損失,或許中共還有一層意思,就是想向世界展示,即使沒有了香港,他們還有海南,他們也可以建成世界級的自由貿易港和國際金融中心。香港有1100平方公里的陸地面積,海南卻有3萬3千平方公里;香港有740萬人,海南則有930萬人。但世人都知道,國際金融界和投資者都知道,香港的自由社會的傳統,司法體系的獨立,法律和秩序的傳統,社會、人文、人才和語言等的優勢,不僅海南省沒有辦法迅速的學習、拷貝,中國大陸的任何一個城市,也都沒有複製的可能。中共或許還有點不好意思,在海南目前只說自由貿易港,只敢說有限的資金自由流動,還不敢提出「國際金融中心」的夢想。

海南自由港的另外一個學習榜樣,或者中共的目標,可能是島國新加坡。新加坡是最早跟中國進行改革開放後商業合作的國家,中國最早也仿傚新加坡模式,在蘇州建立了以新加坡資本為主的蘇州工業園區。該園區1994年建立,但好景不長,1999年「中新蘇州工業園區開發有限公司」就實施股比調整,中方財團的股份比例從35%調整到65%,從小股東搖身一變成為大股東。再後來,蘇州園區成為江蘇自由貿易區的一部份。本來在2013年,北韓和南韓還計劃在開城工業園區倣傚蘇州工業園區呢,今年六月金正恩和妹妹金與正一怒之下,炸掉了在開城的朝韓聯絡辦公室大樓,這個工業區的計劃也肯定要泡湯了。海南要想複製蘇州模式,缺乏的是新加坡那樣的、國家資本帶頭的投資方,所以這個模式可能也行不通。

海南島歷史上都是偏僻、蠻荒之地,是古代流放犯人的地方。中共想進一步開發海南,可能有模仿上海自由貿易區、甚至上海國際金融中心的願景。但上海自貿區從2013年開始籌建,本來希望成為一個新的試驗田,實行政府職能轉變、金融制度、貿易服務、外商投資和稅收政策的多項改革,但立項過程中就阻力重重,舉步維艱。實施到今天,上海自貿區中最重要、最令人矚目的金融改革措施,包括人民幣與外幣自由兌換、大宗商品期貨市場、區內外資企業自行發行債券籌集資金,都根本沒法實現。上海自貿區如今是一個巨大的雞肋,食之無肉,棄之有味。海南也沒有吸引一流人才的能力。海南模仿上海,猶如照貓畫虎,但貓都快死去了,畫貓也畫不成。

海南的最後一個榜樣,可能是深圳。即使海南變成香港、新加坡、上海都無望,成為新的深圳,至少重複深圳經濟建設的「奇蹟」,應該是有希望的吧?希望可能也不大。因為深圳的成功,佔盡了天時和地利。天時是那時是中國改革開放之初,機會多多,時機太好;地利是深圳鄰居香港,有香港為依託,香港的資金、技術、管理蜂擁而入、觸手可及,成為深圳發展的有力支柱。但目前香港已經被中共折騰的奄奄一息,可能徹底失去東方明珠的地位,國際金融中心、世界級轉運自由港都可能是昨日黃花。海南學深圳,沒有深圳的地利,也沒有天時,整個中國經濟都沒有了人和—國際資本的垂青。所以,學深圳看來也沒有希望。但有一點中共可能做得到,就是把深圳的房價移植到海口,利用國內的人民幣資本催生一個巨大的房地產泡沫,欺騙一大批中國百姓。然後,韭菜收割完畢,海南依舊是海南,房地產泡沫破滅,留下一地雞毛。

仔細看看中共在這個《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總體方案》中的文字,甚麼「體現中國特色。堅持黨的集中統一領導,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人們就會知道,它肯定是辦不成的,不會成為真正的資本主義市場,也不會有任何經濟的活力。

當中共說要確保「數據安全有序流動,營商環境更加優化,法律法規體系更加健全,風險防控體系更加嚴密」,還有甚麼「有事必應」、「無事不擾」為主的經營便利,國際資本心都涼了,不是半截,是徹底的涼了。海南,在邁向四不像的過程中,註定是一場中共在滅亡之前,權貴們的最後盛宴,和民眾們的最後陷阱。#

(謝田博士是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的講席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