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水埗區議會在今年4月通過議案,將邀請機構調查催淚彈對區內的影響。民政處在拖延2個月後,昨日以調查不屬於地區事務為由,拒絕撥款10萬元及提供支援。深水埗區議會健康及安全社區工作小組主席袁海文表示,不會放棄調查催淚彈影響,或將採取眾籌資金方式,以區議會名義委託機構研究。

民政處拖延2個月後拒絕撥款

袁海文表示,在4月28日的區議會大會上通過撥款預算,決定撥款10萬用作調查催淚彈對深水埗區居民、社區及環境的影響,但是秘書處遲遲沒有準備好招標書。到5月15日,他向民政專員電郵查詢,20日收到秘書處草擬的招標書草稿。草稿中將調查的範圍改為「調查深水埗區內發射的催淚彈」,並且將招標的對象限制為大學。袁海文提出修改意見,指催淚彈物質可能是由鄰近區發射而影響到深水埗區,建議去掉「發射」字樣,並將招標的對象擴寬至所有認可的化驗機構,但是民政處一直未做答覆。

直到6月5日,袁海文聯繫到區議會秘書,秘書表示民政處未有共識,因此不會發出招標書。袁海文書面詢問,「未有共識」的定義是甚麼以及他的兩條修改意見有甚麼問題。為了加快進度,袁海文表示區議會同意按照秘書處的草稿發出招標書。但昨日(6月18日)收到回覆,指調查研究是全港性的,不屬於深水埗地區事務,因此不符合區議會職能,秘書處拒絕提供支援。

袁海文斥民政處有違政治中立

袁海文批評,民政處打壓區議會有違公務員政治中立的原則,並認為民政處可能受到來自政府其它部門的壓力。他表示,往屆深水埗區議會也調查過區內露宿者、途徑深水埗的巴士、小巴班次等,都可被視為全港性議題。他批評政府以「並非區內事務」當作打壓區議會的「尚方寶劍」,讓區議會只能做政府想做的事。他又指,民政處回覆中提到「政府認為」調查不符合區議會職能,而當他追問究竟是政府甚麼部門時,民政處不作回答,他懷疑民政處可能受到保安局、警務處干預。

袁海文指,深水埗區議會將研究司法覆核及向申訴專員投訴民政處。他又指,區議會不會放棄調查催淚彈對區內影響,即使無法獲得撥款,也將考慮以眾籌方式籌集10萬元,以區議會名義委託機構研究。他表示,相比民間機構自行調查,由代表民意的區議會正式做調查意義更大。

伍月蘭指政府令區議會無作為

深水埗區議會副主席伍月蘭表示,政府對區議會「打壓得好緊要,令我們無作為」。她舉例說,有兩名區議員至今未收到任何營運開支,她自己也是在本月才收到1月至3月的部份經費。她感慨,這一屆民選議員真是很難做。

她又提到,2月的區議會大會因為疫情原因秘書處沒有提供支援,但是當日區議員在政府合署大堂內正式開會,並將會議錄音交給秘書處整理。但是會議紀錄遲遲沒有上網,網站上仍然寫著因為疫情原因會議取消。今日(6月19日)下午,記者發現該次會議紀錄已經上傳到區議會網站。

劉偉聰指區議會才是秘書處老闆

深水埗區議員兼大律師劉偉聰表示,區議會根據《區議會條例》任命民政處職員做區議會秘書,而區議會才是「老闆」,如果秘書一再不聽老闆的指示,會研究怎樣「炒咗佢」。

深水埗區議員李俊晞也形容,區議會要聽秘書指示做事是「妹仔大過主人婆」,又指秘書處不跟從區議會的要求安排會期,影響議員的工作進度。

深水埗區議員、規劃發展及交通事務委員會主席鄒穎恆也表示,即使與政治無關的地區事務,如規劃發展及交通事務委員會屬下的工作小組開會也「處處受阻」,其中一個工作小組至今只獲安排開會1次,拖延工作進度,給市民的觀感就是區議員不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