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大規模強制採集DNA樣本、升級對本國民眾監控的行為引起澳洲智庫的注意。該智庫經調查研究發現,中共可能已經採集了1.4億人的DNA樣本。針對這種侵犯中國公民人權和私隱,也加劇政治迫害的行為,智庫籲聯合國進行調查。

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6月17日發佈了一份報告,報告基於七百多份文件和研究者在社交媒體上蒐集到的信息。報告揭示,在中國大陸31個省級行政區中,中共至少在22個地區都進行了大規模DNA採集活動。這意味著中共正在建立全世界最大的由警察掌控的DNA數據庫。

該報告說,與正常國家警察收集罪犯DNA的情況不同,中共公安採集的是無犯罪紀錄的年輕男子的樣本,其中甚至還有男童。而這些被採集對像無法干涉中共的樣本採集,也不知道中共為甚麼採集他們的DNA樣本,以及這些樣本的用途和儲存方式。

澳洲智庫在報告中說:「這種大規模採集DNA數據的做法已經違反了中國國內的法律和國際人權準則。再加上(中共)其它的監控工具,會加強中共的管控力量,讓其以維穩的名義進一步對國內實施鎮壓。」

據說中共從2003年開始在新疆和西藏等少數民族地區收集DNA樣本建立數據庫,但從2017年開始,這樣的活動開始在全中國推廣。中共國安部聲稱這是為了改善公共安全,打擊犯罪和加強對社會的管控。

但中共只收集男性的DNA樣本,這種基於父傳子的Y染色體數據庫一旦建立起來,意味著中共當局即可用一名男子男性親屬的DNA信息來輕易對其進行追蹤。

例如,在河南省,澳洲智庫注意到,當局採集了10%的男性人口的DNA數據並建立了家族基因圖譜後,足以對當地98%的人口進行基因監控。

澳洲智庫敦促中共「立即停止」對DNA樣本的採集,並清除和毀掉那些無犯罪人員的樣本。

報告說,聯合國私隱權特別調查員應該對中共政府採集DNA數據的活動、廣泛進行基因監控的行為進行調查。「由警察掌控的Y染色體基因數據庫包含生物特徵樣本和詳細的多代家族父系圖譜,這會加劇當局對持不同政見者家屬的鎮壓,並進一步侵犯持不同政見者和少數民族的公民權利和人權。」

在這份報告出台前,公民記者李澤華曾披露,他因為去武漢調查疫情而被抓捕,期間他曾被公安採集DNA樣本、指紋和腳印。

今年3月,曾是成功商人的法輪功學員于溟在美國國會山「共產主義受難者基金會」新聞發佈會上說,他因為不放棄信仰而被中共關押,期間曾多次被強制抽血,獄警直接發出死亡威脅說,如果他的血樣匹配,就摘取他的器官。

「DNA數據收集和警察濫權有關聯,即使是商業族譜網站,也可能導致那些自願上傳數據的人的親屬失去基因私隱。為了降低濫用風險,警察強制收集和儲存生物特徵數據只能嚴格限於重刑犯。」報告說。

該報告還指包括美國賽默飛世爾(Thermo Fisher)在內的西方公司都曾向中國出口DNA採集、存儲和分析設備,這促使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呼籲國際社會收緊對華出口相關設備的限制,以避免他們的技術和設備被用於侵犯中國人權的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