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已經五十多天沒有新病例的「大好形勢」下,北京疫情突然反撲。

6月11日,北京當局宣佈確診了近兩個月來的首個本地病例;6月12日,再增6例確診;6月13日,新增36例。直至6月17日下午,全市確診病例增至138例。

面對來勢洶洶的這波疫情,有一點是大家都在關注的,那就是病毒源頭究竟來自哪裏?

我梳理了一下這幾天的信息,發現圍繞著這個問題存在著五大疑問。

一、病毒來自進口三文魚?

北京爆發新一輪疫情後,首先躺槍的是三文魚。

6月11日,北京報告了近兩個月來的首個本地病例。當晚,當局連夜下架了所有三文魚產品,展開食品安全大檢查。

6月12日晚,中共北京市委書記蔡奇和市長陳吉寧在該市中共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領導小組緊急會議上確認,進口海鮮中帶新冠狀病毒(中共病毒),毒株與國內毒株不同,與海外流行病毒相同。並宣佈立即停止進口海外海鮮和牛、羊肉等。這明擺著就是要讓三文魚來當這波疫情的背鍋俠。

6月13日凌晨,北京新發地批發市場董事長張玉璽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相關部門抽檢時從切割進口三文魚的案板中檢測到了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而該產品的貨源來自京深海鮮市場。」

如此一來,三文魚自然成了最大的「嫌疑犯」和「罪魁禍首」。

但大陸媒體財新網引述多位病毒學家的介紹表示,沒有任何科學證據證明三文魚可以感染並傳播新冠病毒(中共病毒),該病毒通過食物污染進行傳播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

更重要的是,與切割進口三文魚的攤位直接相關的九名新發地人員,核酸檢測全部陰性;與貨源相關、專門做海鮮的京深海鮮市場及貨物上家,第一批186名人員,核酸檢測也全部陰性;京深海鮮市場,283個環境採樣,核酸檢測全部陰性。

二、病毒來自歐美國家?

新任中國疾控中心流行病學首席專家吳尊友稱,實驗室的檢測結果顯示,毒株源於歐洲,可能來自歐洲國家,也可能來自美洲國家。

香港大學新發傳染性疾病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以及流感研究中心主任管軼也對《中國新聞周刊》分析說,「北京之前已經五十多天沒有新增病例了,這次肯定是輸入性的。」「通過冷鏈傳播進來的可能性最大,歐美很多屠宰場都爆發了新冠狀疫情,如果真的經由冷鏈傳播,並不是新鮮事。

還有中共官員甩鍋說,我們的新冠防疫,在「防人」方面已經能做到滴水不漏,但是忽略了對進口海產品和肉類的防範和檢測。

疫情爆發以來,我們為了嚴防輸入型病例,一直嚴格地控制著入境航班和人數,而且對入境人員採取了極其嚴格的隔離和防範措施。但是,百密還有一疏,我們一直沒有對進口的海產品、肉類和水果等食品進行新冠狀病毒的檢測。給無孔不入和狡猾的病毒以可趁之機,讓三文魚成了漏網之魚。

御用專家和主子們的暗示下,五毛和小粉紅們心領神會,在社交媒體上爭相造謠,將北京這輪疫情的病毒源頭拚命栽贓給歐美。

其實,用腦子稍微想想就能明白,如果病毒真是通過進口海鮮、肉類和其它食品傳進中國的,同樣從歐美進口海鮮、肉類和水果等食品的其它國家怎麼沒發生類似情況?

全球三文魚養殖產量每年220萬噸。最重要的市場是歐洲(100萬噸左右)和美國(40萬噸左右)。中國一年進口不到10萬噸,年消費量不到全球產量的5%。為何獨獨只有進口到中國的三文魚發現了中共病毒?難道它對中國情有獨鍾?

三、病毒來自湖北?

新發地農產品批發市場總經理張月琳被免職後,有內部員工在社交媒體披露,就是張個人及領導層假積極,「鼓動進鄂貨源,以救湖北」,「而整個冷鏈物流公司的進出近千車隊疏於監管,成為除人員流動外的另外一個被漏掉的傳染渠道」。

他批評新發地的董事長張玉璽,「為了推脫,還對外散佈是三文魚的切板上發現病毒,故意不提:冷藏車、冷庫、叉車上也是有傳染病毒的事情,給人誤導了是魚帶毒。」

既然新發地市場曾積極從湖北進貨,那麼有沒有可能是來自湖北的某種或某些染有病毒的商品把病毒帶進了北京?或者是去湖北運貨的司機,或車上的冷櫃等染上了病毒,然後把它帶進了北京?我覺得這種可能是存在的。

四、病毒來自中共兩會代表?

有網民推測:北京此波疫情爆發,係外省的中共兩會代表傳入。5月底閉幕前已經發現,但為了不讓一尊背鍋(因為是他執意要開兩會的),一直瞞了十多天,現在終於壓不住了,否則北京就會成為第二個武漢,所以公佈了局部數據。

關於這波北京疫情是何時開始的問題,吳尊友6月15日晚在接受央視《新聞1+1》專訪時表示,現在還不是很確定,不過,「從目前發現的病例來看,他們暴露的時間、出現感染的時間最早應該在5月底前後。」如果是這樣的話,按病毒至少兩周的潛伏期來推算,新一輪疫情完全有可能在5月底「兩會」閉幕前已經出現。

自武漢疫情爆發以來,官方專家已承認中國有大量無症狀感染者,「病毒在其體內存在時間超過三周,具有傳染的可能性」。儘管來京參加中共兩會的外省代表、委員都經過了嚴格的核酸檢測,但百密難免一疏。是不是存在這樣一種可能,就是個別漏網的染有病毒的代表、委員,悄悄把病毒帶給了在京的與會者?

我覺得這種無法完全排除,當然也難以確認。官方專家們也不會這樣去回溯,他們把政治維穩視為大於一切,因為一旦去查,就必然會質疑到中共高層要開兩會的決定。

五、為何只公佈三文魚的案板?

6月13日上午,北京疫情防控第114場例行新聞發佈會稱,6月12日,市、區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已組織專業人員,在全市開展了農貿批發市場、大型超市等排查,共採集海鮮、肉類等食品及外環境塗抹標本5,424份,完成新冠病毒核酸檢測,新發地市場發現40件環境陽性樣本。

但令人不解的是,在官方採集的40件環境陽性樣本中,被公佈的為何只有三文魚的案板?莫非其它39件樣本中藏著甚麼不可告人的秘密?又或者,只公佈三文魚的案板這一樣本,是有意要把公眾對病毒源頭的注意力引向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