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第二波疫情爆發後,北京啟動戰時狀態,封閉所有小區,導致人心惶惶。有消息稱,兩會代表將病毒帶進了北京。而疾控高官高福則披露更深內幕,披露北京2020年5月初已出現疫情。也就是說,兩會代表等於是冒死赴京。

北京第二波中共肺炎疫情大爆發,並蔓延至遼寧、四川、河北等省份。

中共官媒2020年6月17日稱,北京市委常委會決定對北京所有小區全面實行嚴格「封閉式管理」。北京應急響應級別由三級提升到二級。

目前,全北京市一半以上的區縣都出現病例,中高風險地區民眾禁止出城、大量航班取消。

截止當日,北京累計公佈637人確診染疫,9人死亡。這一官方數據仍被質疑涉及隱瞞。而官方也承認疫情嚴峻。

疫情發生後,中共官方在疫情發生的時間以及管控失誤、隱瞞等方面,疑似引發內訌。

中共疾控中心流行病學首席專家吳尊友此前稱,患者出現感染的時間最早應該在5月底前後,與武漢當時爆發疫情相比,已是早發現、管控,未有隱瞞。

但中共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卻出面打臉。他說,北京疫情出現的時間點可能要往前推一個月,即5月份。這一說法呼應了有關中共「兩會」代表冒死進京開會的分析。

中共政協16日在上海召開疫情防控機制調研會,高福在會上說,病毒會在陰暗潮濕等環境「潛伏」,再突然傳染給好多人。他認為,北京這次的疫情很可能不是5月底、6月初出現的,而是在5月初,疫情就悄悄蔓延了。

高福說,5月初已經有好多無症狀感染或者輕型病人,才使得環境裏能有這麼多的病毒,但他也強調目前只是推測,仍需進一步驗證。

分析人士認為,高福質疑北京這波疫情5月份就悄悄蔓延,明顯是打臉北京的疫情防控工作不到位,而北京市委書記蔡奇是習近平的親信。

圖為高福1月26日在北京舉行新聞發佈會上發表講話。(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s)
圖為高福1月26日在北京舉行新聞發佈會上發表講話。(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時政評論員鄭中原17日在題為「兩會代表千里投毒?瘟疫恐懼籠罩中南海」一文中說,最新一波疫情在北京爆起,官方發佈的確診數據,可能涉隱瞞,但政治意義似乎更大。

從蔡奇在首宗病例通報兩天內就發出「進入非常時期」的警告可見,背後應該就是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的緊張指示。

文章說,有關這次疫情爆發源頭在首都北京,官方也沒有否認。確診案例特別是最初的幾宗,患者均無出京史,無境外人員、湖北接觸史。到底病毒從哪來?

有消息稱,北京此波疫情爆發是兩會代表輸入。北京疫情在5月底閉幕前已經發現,但為了不讓執意要召開兩會的習近平背鍋,一直瞞了10多天,現在終於壓不住了,不得不公佈局部數據。

文章分析說,5月下旬的中共全國兩會,本來就是中共當局轉移視線的絕佳機會。當時由於隱瞞疫情被國際追責索賠,國內也不時有以反習為旗號的抗議聲浪,透過網絡釋放,習近平壓力山大,所以讓數千代表冒著染疫風險進京開會。

現在看來,不止是數千代表需要冒著染疫風險進京開會,一眾中共高層也是在冒死開會。

事實上,自疫情爆發以來,中共專家已承認中國有大量無症狀感染者。而5月下旬全國兩會,是否有帶病毒的代表、委員,在進京隔離14天的嚴格檢測下,仍帶病毒開會,並且悄悄把傳給與會者?無從確認。即使屬實官方也不會承認。

因為他們把政治維穩視為大於一切,因為一旦去查,就是質疑當時中共高層要開兩會的決定。

然而,北京疫情大爆發之際,中共人大常委會6月18日起在北京召開常委會議,各省人大常委趕赴北京參加會議。

值得關注的是,這次北京疫情遠比兩會期間嚴重,但中共人大常委會議卻未像5月舉行的中共兩會一樣傳出改期,會議按照原定時程舉行,而且各地入京的與會代表也未見有隔離或檢疫程序。網友們調侃各省人大常委再次冒死齊聚北京。#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