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好!筆者在本欄撰稿好多年,多到連筆者自己都沒有認真細數過,我肯定自己在這裏寫了不超過10年,但肯定不少過8年,總之很久了!

放心,筆者還沒有跟大家道別的打算,只是希望做一個小小的轉變,尤其是筆者發現自己在這個專欄裏真的有不少讀者。筆者經常在街上遇到有長者跟我打招呼,原來他們是這份報章的讀者。筆者曾經許下承諾,為了不想把自己弄得太過政治化,所以一直很抗拒在本欄討論政治,儘管筆者曾經控制不了情緒,而破過幾次戒。結果,好像弄得編輯大人非常開心!

這次筆者再次轉型,不單止在本欄轉型,更加在個人事業上開啟一條新的道路,進入一個新挑戰。筆者由以前主攻青少年工作轉往挑戰長者服務,我把自己中心的工作交給拍檔管理後,便加入了一間服務長者的中心工作。

其實我對長者服務不感到陌生,因為當年我在大學讀社工的時候,曾經在一間長者地區中心實習,曾獲得不錯的評價。之後,我亦在長者學院擔任過心理學導師,教授長者關於心理學的知識。我在自己的輔導中心也曾接觸過許多長者的輔導個案,加上在這數年間,自己在家裏照顧了幾位我十分重視的長者,也用心地在他們的晚年認真地照顧過他們。所以,現在的我忽然間好想開始一個新挑戰。

所以,從下星期的文章起,我會開始跟大家討論有關長者的心理學,尤其是我知道自己在這裏的讀者多數是長者。所以我相信你們一定不會反對的!好!今天就此停筆,因為剛剛開始新的工作,好累,好疲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