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有位年輕畫家童二樹,愛梅成癖,少年即開始畫梅花。由於他善於把握梅花冰姿玉骨的特徵,所畫之梅,疏枝橫空,暗香浮動,使吟花詠月者,見其「麗」;孤峭清高者,見其「傲」;嫉世憤俗者,見其「潔」。文人學士上門求贈更是絡繹不絕。令丹青妙手,彩筆難停,揮毫不止。

仲春時節,童二樹為求仕途,前往燕京參加科舉會試。行至考場門前,驚見監試官挺腹傲立,張牙舞爪,對前來應考的漢族舉人逐一搜身。童二樹大惑不解,悄問旁人,那人回答說:「恐有夾帶。」童二樹聽罷,十分氣憤,揚眉暗斥:「如此以盜賊而待書生士子,可恨可悲!」說罷,轉身拂袖而去。

童二樹回到書館,餘憤難平,當即鋪紙濡墨,揮筆幾圈,畫就傲雪寒梅數枝,並在右上角題寫打油詩一首:

左圈右圈圈不了,

(這個圈指梅花的形狀)

不知圈了有多少。

而今跳出圈圈外,

恐被圈圈圈到老!

(這個圈喻陷身於名利)

文朋詩友見其寓志於畫,深為其不隨濁流、不肯俯首而讚歎。他這幅「映雪寒開,志惟深遠」的憤世之作,因能給人以骨氣和力量而被爭相傳頌。

~事據清代童二樹《題畫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