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6日,原保監會主席項俊波因受賄罪在江蘇常州被判囚11年,並處罰款150萬(人民幣,下同)。項俊波從開庭到宣判經歷超長的2年時間,打破了中共十八大以來所有「老虎」從開庭到宣判耗時的紀錄,箇中原因引人猜測。

項俊波被指控,利用擔任中國銀行副行長、中國農業銀行行長、中國保監會主席等職務便利,受賄1,862萬餘元。而此前一審開庭時,檢方指控受賄金額是1,942萬,如今縮水了80萬元。

法院認為,項俊波主動交代辦案機關尚未掌握的全部受賄犯罪事實,係自首;認罪悔罪,積極退贓,贓款贓物已全部追繳,故可從輕處罰。項俊波當庭表示服判不上訴。

項俊波2017年4月9日落馬,2018年4月16日被公訴,2018年6月14日一審開庭,到2020年6月16日宣判,已過了24個月零3天。而此前從開庭到宣判的耗時紀錄由原西寧市委書記毛小兵保持,為16個月零6天。

僅涉一項受賄罪名,且金額不到兩千萬的項俊波案,卻拖了2年多,其中內情被指並不簡單。

項與多隻「大老虎」關聯

項俊波案的一大特點是牽連廣。據財新網報道,項俊波在其主掌保監會期間,濫用審批和監管權,導致民營資本大舉進入保險業,而肖建華、吳小暉、張峻等資本、地產大佬進入保險業,攪得資本市場「腥風血雨」。

《經濟觀察報》報道,安邦集團原董事長吳小暉與項俊波交往甚多,「吳小暉屬於到項俊波辦公室,(無須預約、通報)推門即可進的那類。」吳小暉還自誇,對保監會「從主席到保安無不認識」。

此外,生命人壽實際控制人張峻也是項俊波的「好友」。據報道,張峻是項俊波到深圳必見的一個人。2012年,保監會單獨特批給生命人壽一項特殊政策,張峻拿到僅有一頁紙的文件後,稱之為「無價之寶」。

梳理時間線,上述人物中最早出事的是張峻。2016年2月,張峻因廣東省副省長劉志庚案被帶走協助調查,7個月後才被放回。

2017年1月,「明天系」掌門人肖建華從香港被「帶回」大陸。有消息稱,肖建華被抓後已「全盤招供」,供出大批金融「老虎」,其中包括項俊波,而肖建華可調動是的2萬億資金範圍內很大一部份是來自保險資金。

2017年4月9日,項俊波被查。當月下旬,就傳出安邦集團董事長吳小暉涉民生銀行千億貸款案被調查。但直到2017年6月,吳小暉才被抓。

2018年5月,吳小暉被控集資詐騙罪、職務侵佔罪,判囚18年,沒收財產105億。吳小暉不服判上訴,最終二審維持原判。

然而,吳小暉案定案已2年,項俊波案的靴子才落下。外界研判,項俊波案久拖未決,還與其它大案有關。

被稱為中共權貴「白手套」的肖建華出事比項俊波早,但至今渺無音訊。有分析認為,項俊波案延宕的背後是因為肖建華案,而肖建華案涉及中共習江兩派的權鬥,「水甚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