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大陸南方多省遭遇特大暴雨,汽車在大水漂流,房子被衝垮現象比比皆是。官方還刻意隱瞞受災情況,無論是洪災中還是災後重建,村民表示,唯有靠自己。受災民眾認為,中共當局有一種變態心理,那種邪惡力量要摧毀人間一切美好。

6月2日以來,廣西、廣東、貴州、湖南、江西、安徽、浙江、福建等多地遭遇暴雨災害,在廣西陽朔,暴雨致使全縣9個鄉鎮出現洪澇災害,全縣城內澇嚴重,附近最高點的甲秀橋成為孤島,停滿了躲避洪災的各種車輛,暴雨、洪水衝擊下甚至半個山坍塌,泥石流橫掃覆蓋導致當地一個邨盡毀。暴雨中,中共興建的水庫有的無法承載水量,有的是當局不通知下游民眾直接洩洪,有的小水庫則直接在暴雨中坍塌,更加重了當地洪災。

半個山坍塌 村莊被毀全部搬遷

廣西梧州的吳先生向《大紀元》介紹:「這是當地50年難得一遇的連續狂風暴雨,當地老人說,他們從小到大都沒有看到這麼大的雨。這樣的暴雨天持續了十天,天空一直黑沉沉的都沒有亮過。其中一次的暴雨時間長達十多個小時。」

陽朔當地邨民阿牛(化名)也回顧當時的情況說:「主要是陽朔縣城內澇,排水系統很差,陽朔縣城內的都被淹了,我們景區這邊的房子受損情況還好一些。我們鎮半個山的泥石都塌下來了,很多房子都被蓋掉了,有一個村遭遇泥石流基本要搬遷,無法生活了。原來的路現在都開裂了,都不敢再住了。街道平時買菜的地方,那裏水位都漲了一米多深,連小橋車的頂都看不到了。」

有老人被沖走 也有留守老人孩子失蹤

吳先生介紹,大家都想不通,這次這麼大的一個水庫洩洪,官方為何不通知?當地不僅有年輕人出遠門打工,也有五、六十歲的老人為了賺錢外出打工的,所以有些家中就剩下老人和留守兒童。

桂林陽朔景區洪災後的情形。(受訪者提供)
桂林陽朔景區洪災後的情形。(受訪者提供)

桂林陽朔景區的受災後現場。(受訪者提供)
桂林陽朔景區的受災後現場。(受訪者提供)

他說:「這些孤寡老人或帶兒童的很慘,沒有青壯年可以幫助照顧他們。當地被摧毀的房子中,有一家老人和孩子失蹤了,也有老人的屍體被沖到下一個邨後屍體腐爛都發臭了。」

吳先生還表示,當地老人講,中共來了之後比當年日本鬼子還要狠,比土匪還土匪,他們好不容易經營起一家飯店、一家茶莊,在「社會主義工商改造」中被沒收了。下暴雨的這十幾天,每天都是暗沉沉的,就好像是中共建政以來的那些冤魂聚集起來。泥石流、大洪水覆蓋下,很多地方已經看不出原來的面貌了。

阿牛也抱怨,當地的災情官方不給報道,「受災情況甚麼都沒有的,基本不報道這些東西。當時陽朔降雨量上了熱搜,但很快就不見了」。

他介紹,當地各邨用的那種小型水庫,也因為大暴雨蓄水量超標而坍塌了二三個,所以這次的災情就特別嚴重。

洪災衝擊時的陽朔。(受訪者提供)
洪災衝擊時的陽朔。(受訪者提供)

吳先生也表示:「當局故意不給報道,怕報道出來人心惶惶。只有極小部份報道出來,那也是因為官方為宣傳報道,拍一些救援的畫面進行報道。我們隔壁邨的村民都是用自己的船去救其他的邨民,根本不是官員。」

他還說:「我們都懷疑當局(中共政府)是一種變態心理,那種反宇宙的邪惡力量,它要把人間一切美好的東西都要摧毀——哪怕是美麗的大自然!」

因常遭遇水災,所以廣西梧州一般每家都會在二樓備有船隻,當發大水時,就直接坐船出去了。

 

80萬房子被毀 災後重建靠自己

阿牛介紹,陽朔災後,那些房屋被毀的人,只能暫時去到親朋好友家住。「政府救災也靠不住,就一個帳篷、油鹽米、被子之類的,我們這給的東西很少。只有一戶人家拿到財政部的補助2萬元,其他就是油鹽之類的。」

他還表示:「如果是低保的,最多去那裏給你建一層的小房間毛胚房住,而我們最多給的是帳篷。2018年的那場大水,陽朔西街被沖垮的商舖,他們投訴到現在都沒有拿到甚麼補貼。」

暴雨洪災過後,邨民自救想辦法救出被淹沒的汽車。(受訪者提供)
暴雨洪災過後,邨民自救想辦法救出被淹沒的汽車。(受訪者提供)
暴雨洪災後,邨民自救找到被水淹沒的汽車。(受訪者提供)
暴雨洪災後,邨民自救找到被水淹沒的汽車。(受訪者提供)

「有一個邨民花了80萬剛建好的房子,住了2個月,這次就被塌方的泥石流沖掉了。像這種算天災,你去政府那裏投訴也沒有用。」

阿牛無奈地表示:「我們廣西這邊發生事情,靠政府是不可靠的,只能靠自己。政府很黑,就算水災外面有捐贈,也是政府拿了大頭,很少能真正到邨民手中。外面捐贈2萬元,到村民手中也只有幾百元。」

他說,反而是有一些商會,有時候會給邨民一些資助,但現在因為洪水災害太頻繁了,他們也管不了那麼多了,也只能分批給生活條件非常困難的學生、老人一些資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