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04年起,揭露中共的《九評中國共產黨》一書為越來越多的中國人所知悉,通過該書,很多人從根本上瞭解了共產黨的邪惡本質。不過,很多人未必知道的是,當年中蘇論戰時,中共曾在1963年至1964年間發表過九篇評論蘇聯共產黨的社論,而其中八篇的撰寫者王力的起伏人生讓人慨嘆。

中央文革頭號「筆桿子」

1921年出生的王力14歲時加入中共青年團,1939年加入中共。其後做過記者、編輯,1943年任中共山東分局黨刊《鬥爭生活》主編。在此期間,他寫過一本小說《晴天》,始用筆名「王力」。

抗戰勝利後,王力先後擔任了華東局駐渤海區土改工作總團團長兼黨委書記、土改幹部訓練班主任等職,後調任中聯部任副部長。在此期間,他受命參加中共與蘇共的談判。為此,他10次前往莫斯科,也因此得到了高層的重視。

除了具有較強的實際工作能力外,王力的寫作才能亦很突出。中蘇論戰中的《九評蘇共》中的八篇就出於他的手筆,他也因此受到了毛的賞識,並從1964年起,開始列席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負責起草檔。他亦參與了1965年替林彪起草文章的工作。文革爆發後,他成為了中央文革頭號「筆桿子」。

1966年,毛澤東為了清除黨內可以與自己抗衡的劉少奇等人,發動了「文化大革命」,並重新設立中央文化革命小組,隸屬於政治局常委之下。筆頭出眾的王力成為中央文革小組成員之一。進入中央文革的王力,成為了毛、江青、康生手下的幹將。

文革初期,王力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他善於領會毛的意圖,不僅為中共中央起草了大量檔案,包括臭名昭著的「五一六通知」,還為黨報和黨刊撰寫了不少社論和評論員文章,其中有批劉少奇和鄧小平的文章。

1966年12月26日,王力獲得邀請參加了毛的生日慶祝活動。席間,毛說了一句震驚四座的話,要開展「全國全面的階級鬥爭」,這是毛發出全面奪權的信號。很能揣摩毛內心的王力和陳伯達隨即起草了「把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進行到底」的社論,文章始終貫穿的就是毛的「奪權」思想。

上海隨即在1967年發生了「一月奪權風暴」,毛發去賀電。奪權風暴隨之席捲全國,毛在黨內的對手以及中共的「老幹部」一個個被打倒。而王力對毛亦步亦趨,充當毛在文革中的傳聲筒,並以文革小組成員身份,不斷接見各地造反派組織,發表大量講話。

1967年1月,在時任中宣部部長的陶鑄被打倒後,王力被毛指定為中共中央宣傳組組長(取代中宣部),其個人政治生涯也達到了頂點。可以說,毛的文革造反理論等和部署,都通過王力的筆頭,成為指導全國的精神武器,其為害至深。

下令狠批胡耀邦

根據記者戴煌寫的《胡耀邦與平反冤假錯案》一書記載,文革伊始,時任團中央書記的胡耀邦也一次次被紅衛兵批鬥。在1966年11月,在紅衛兵批鬥胡耀邦最激烈的時候,身為中央文革小組成員的王力等人接見了北京各中學的紅衛兵代表。王力在會上大聲說:「你們應該狠狠的批鬥胡耀邦。他是鎮壓北京各中學文化大革命的罪魁禍首。」

當即有紅衛兵問王力可否給胡耀邦等「黑幫們」掛大牌子、戴高帽遊街示眾,王力很輕鬆的回答道:「群眾運動嘛,即使有些過火的行動也是情有可原的。不算啥……不把他們鬥倒鬥臭,你們中學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是很難搞好的。」

在王力的縱容下,紅衛兵批鬥胡耀邦更為激烈。胡耀邦等被反剪雙臂,戴上大牌子,押上卡車遊街批鬥。一路上,各種汙穢物飛向他們。1969年,胡耀邦被下放到「五七幹校」勞動。

從雲端跌落

不過,王力的好日子也很快結束了。1967年8月,毛批示「王力、關鋒、戚本禹是壞人,是小爬蟲,立刻抓起來」。王力很快被隔離審查。1968年1月被投入秦城監獄,囚禁了14年,1982年被釋放,但從未被正式起訴。

引起王力人生大變的是發生在1967年武漢的「720事件」。當時王力表示「武漢有一支鋼鐵的無產階級革命派」,並在兩大群眾組織中,公開支持「工人總部」,也因此開罪了另一派「百萬雄師」,遭到其群眾和一部份幹部、戰士的圍攻和毆打,打傷了腳踝,後被武漢軍區救出,送回北京。同年7月25日,北京召開以江青、陳伯達等人為首的「歡迎謝富治、王力勝利歸來」的百萬人群眾大會。

2005年第4期的《黨史博覽》曾發表了一篇署名霞飛的「王力沉浮錄」,內稱:「王力在武漢支持一派壓一派,攪亂了毛澤東、周恩來要安定武漢大局的思想」,所以「這個事件純粹是王力捅的『大婁子』」,也是其命運發生轉折的原因。

不過,事實是王力所言是根據毛、周兩人事前定的調子,當時周提出了4點和8點處理意見。然而,事態的發展出乎毛、周預料,不僅武漢駐軍產生牴觸情緒,而且群眾組織「百萬雄師」也掀起了抗議浪潮。王力在被追打的同時,毛、周也倉皇離開了武漢。

為了平息事態,毛將王力拋出,作為自己政策失敗的替罪羊。剛剛受到英雄般對待的王力瞬間從雲端跌落。

死於癌症

王力在1982年出獄後,曾反覆解釋自己被打倒是江青和康生下的毒手,是江、康二人逼迫周恩來將王力的講話再次送交毛澤東,要將王力拋出作為替罪羊。不過,王力不願承認的一個事實是,王力被拿下,沒有毛的同意,其他人是無法做到的。王力恰恰不願看到自己不過是毛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政治鬥爭中的一個小卒子。

王力雖然出獄,但仍然被鄧小平時的中共中央當成壞人開除了黨籍。之後他一直住在北京,雖然他一直想出來工作,但均被拒絕。1996年5月查出胰腺癌,同年10月去世。2001年,香港出版了其撰寫的80萬字的《王力反思錄》,書中仍繼續維護中共和毛的形象,這或許才是他一生悲劇的真正根源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