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人大繞過香港立法會逕自通過「港版國安法」草案,等於直接破壞「一國兩制」的承諾。華人民主書院董事主席曾建元認為,中共所犯的錯誤,如同當年蘇聯為了與美國軍備競賽造成經濟崩潰的錯誤政策,終將導致共產黨解體;以中共現在的經濟實力,恐難再逃國際制裁。

曾建元分析,「六四」前的中共在時任中央總書記趙紫陽任內,是朝向經濟開放、追求政治體制改革;而「六四」爆發後,時任中共最高領導人鄧小平雖然在政治上收縮,但仍強調在經濟開放路線上不會動搖。然而,現任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雖然持續鞏固政權,卻忽略了中共政權的重要基礎是來自於經濟發展,破壞香港的「一國兩制」等於是殺雞取卵。

他認為,若美國對香港祭出制裁,封鎖中國與國際社會的重要經貿管道,再加上中國加入WTO後所有的不正當貿易手段引起美國總統特朗普不滿;中共應反思如何不被世界自由經濟體系逐出門外、維持與歐美各國的產業鏈,否則在「一帶一路」未成熟的情形下,中國國內市場很難撐起經濟增長率,若與國際自由貿易體系斷絕關係,就是自取滅亡。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是中共30年來首次宣佈放棄設定年度GDP(國內生產毛額)成長目標;而中國財新網也引述北京師範大學和中國國家統計局的資料指出,擁有14億總人口的中國,在2019年有 94.87%的人口,也就是13億2,823 萬人,月收入不足人民幣5千元(約新台幣 20,890元),戳破了習近平要在今年實現脫貧的誓言。

台灣戰略模擬學會研究員何澄輝表示,雖然中共有可能乾脆與世界民主國家分道揚鑣,且不排除朝向中美「新冷戰」的方向發展,形成兩個不同體系、價值間的競爭;但目前中共面臨最大的問題,就是經濟實力下滑,並不如當年「六四」後能持續幾十年經濟增長的榮景。

「六四」制裁後靠港台中小企投資 今恐難再起

曾建元認為,當時在「六四」制裁後,有許多台商、港商透過在第三地國家的資金投資中國市場,否則中國經濟不可能那麼快速復甦;而現在中共需要的是戰略性高科技產業技術、營業秘密,但高科技產業最大市場仍在歐美國家。中國也喪失了低價勞工的優勢,產業大量外移,台積電也明確表態在美國設廠,中共將面臨被西方社會圍堵的困境。

雖然外界質疑,特朗普目前僅口頭預告將制裁香港,取消不同於中國的優惠關稅地位,但卻無明確時間表。不過,香港邊城青年理事長Kuma認為,「我們不能期待昨天宣佈制裁、今天就會完成;就如同香港的抗爭,是個漫長的過程,我們並沒有想要一步到位,從來沒有那麼天真。」他也強調,香港人堅持對抗中共的意志仍然非常強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