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雄安新區在徵遷過程中,採用「以租代徵、自願騰退」的非法手段。近日當地民眾阻工維權,政府出動特警打壓民眾,至少三名村民被抓。三縣百姓呼籲要永遠做這片土地的主人。

6月5日,雄安新區容城縣小裏鎮萍河工地發生村民阻工維權事件。次日,有村民拍到影片,大量特警車輛開入小裏鎮。

記者從村民處了解到,當地政府在徵遷項目中,採取以租代徵的非法手段,並讓村民簽下自願騰退書,一年租金僅1500元。

村民張先生(化名)向記者證實,小裏鎮開進來四十多輛特警的車,據說有六百多人(特警)。他們力量大,也不跟老百姓講法。找律師沒人敢接,告都告不下來。

「施工停下來抓人,現在又幹(開工)了,來警察過來抓人,小裏村抓走了三個人。」他說,「村民不滿意,壓著讓你滿意了唄。簽字還得是自願騰退申請,人家給你多少(錢)是多少。」

當地拆遷沒有統一的補償。張先生說,「現在容城縣東拆了一百多個村了,很少聽說有拿到合理補償的。老百姓反映都是賠償太低。買房7000元一平米,補償1000元多點一平米,買他的貴,拆你的便宜。問題是買他的房,老百姓沒錢(生活)過不了。」

安新縣的周女士(化名)告訴記者,當地徵用土地沒有合同,徵地簽的都是空白協議,拆房的簽的都是自願騰退。

她表示,老百姓對以租代徵並不知情。「老百姓也不懂法,也沒地兒說理去,也不知道怎麼說,現在不知道辦。我們簽的那合同也沒有章,就叫老百姓簽了字,簽完字之後現在也沒給老百姓發下錢來,也不給租金。」

周女士說,「這個拆遷是太不合理,太不合法,老百姓都沒辦法了,給老百姓這一平米房才給幾百塊錢、一千多塊錢,夠幹甚麼的?」

目前,當地每個村都掛了很多條幅,上面寫著「嚴厲打擊非法租工違法犯罪行為」。

一名女村民披露,當地拆遷本來就不合理,欺負老百姓。「他一說就是咱們阻工,不說說你們怎麼霸佔村民土地,你們怎麼不說呢?這是強行霸佔。」「是腦積水專家、神經病專家才給出這政策來的。算計老百姓他都算計到骨頭裏去。」

工程方與村民衝突不斷

據了解,雄安新區建設屬於國家項目,拆遷涵蓋河北省雄縣、容城、安新等3個縣城。發包方都是雄安集團,施工方有很多,都是國企工程集團,如中鐵、中建三局等。

村民表示,工程車在村路上橫衝直撞,揚塵滾滾,經常與村民發生糾紛。一段影片中,一名村民被打得頭破血流,他說,「沒碴找碴,我開車回來看了看,他動手打人,不讓大傢伙在這待著,他嚇唬大家。」

在八於鄉大南頭村,施工方的大車佔道,引發村民不滿。「他們人多幹活擾民,夜裏睡不著覺。把我們村的打了一頓,還說來多少人軋死多少人。」「他們拿村民的命不當命,開口就是一條命多少錢」。

在八於鄉北河照村,村民在沒有接到任何通知的情況下,村子唯一路口被挖了。現場影片中可以看到,「村裏、鄉里都不知道,就把道給挖了。書記在質問他們:誰給的你們權力?把我們的路給挖了。」

據了解,北河照村裏多數人姓楊,是明朝著名諫臣楊繼盛的後人。

另一段影片顯示,多名警察在田間對著村民錄像,村民質問為甚麼要錄像,警察說「我們有執法權力」,村民紛給反問「我們犯法了嗎?」緊接著,有警察上前阻止村民監督錄像,喊著「關了關了!」「拿手機錄像,給他刪了!」該影片錄製地點不詳。

非法拆遷導致上訪

雄安新區建設三年以來,因拆遷不合理造成民眾不斷上訪。

近日,容城縣大河鎮大河村召開徵遷安置工作動員會。但據村民介紹,他上面寫的徵遷動員大會,其實不屬於徵遷,村民簽的是自願申請騰退,最後的合同上,村委會是甲方,根本就不是徵遷的程序。

根據拆遷法規,第一條就是先補償,後拆遷。該村民介紹,已拆的這些村,都是先拆後補。一旦簽字,即使不合理不合法,村民也沒地方找。

「反正我是上訪半年多了。我走到哪都是問你『簽字了嗎?』你簽字,你自願申請騰退的,你還以甚麼拆遷法依據說事啊?你就沒地方說理了。」她說,「之前這個縣長就說過,你們有問題找你們村委會的人。」

還有村民表示,自家350多平米的房子被拆,卻沒有補償一間房。反而讓他去購買90平米的房子,還有人連買房的資格都沒有。信訪官員也不給反映情況,也沒有答覆。

晾馬台村的一名村民告訴記者,「我這個房子已經拆了,有2個月了,我們家房子離工程近,工期比較緊,沒有簽合同就拆掉了。不知道補償標準,到現在也沒見到補償協議,屬於強拆。人現在無家可歸……」

一段影片中,容城縣東裏村83歲老人張小素坐在自家被強拆的廢墟上抗議,一條紅色橫幅上寫著:「未簽字未補償,強拆違法……」

三縣百姓的心聲

網上流傳了一段「三縣百姓的心聲」,稱雄安新區的建設向人們描繪了一幅大都市的藍圖,但隨之而來的就是房地產建築行業管控,所有與建築行業有關的買賣受到毀滅性的打擊;接著環保治理,多數企業搬遷,大量工廠關停,又一撥工人失業;鄉村拆遷導致租房成本大提高,百姓四處奔波,流落他鄉。

錄音稱,三縣百姓不能因為奉獻了賴以生存的土地和家園,反而被喧賓奪主。三縣人民應該永永遠遠是這片土地的主人,擁有這片土地的話語權、參與權、發展建議收益的股份權。故向政府部門提出三點建議:

一、保留三縣原有的工廠企業,進行升級改造;二、外地公司企事業單位在耕地上建設,要保留大部份有規模的村莊,小村合併到大村;三、堅決反對任何形式的自願騰退、自願搬家、以租代徵等手段愚弄、欺騙百姓,侵害百姓自身合法權益。

中央和地方矛盾凸顯

村民表示,雄安新區是黨中央、國務院佈署的,當地民眾原以為中央會投資建設,但是交給了河北省政府建設。當地原來工廠企業林立、商家店舖雲集,但是隨著新區建設,給三縣產業帶來了毀滅性的打擊,人民生活水平急劇下降。

村民舉了很多真實案例。有的地方徵地,把地挖了好多大坑;有的地方租地,在樹林裏搞建設,修路、蓋學校、蓋醫院,有的蓋景觀建築,村民再也無法耕種。

現在村民要求收回土地的所有權,發出中止合作造林、租地通知書。雖然明知對方置之不理,也要保存一份證據。

據了解,徵地拆遷過程中的所謂紅頭文件,省、國務院的文件不會對具體安置標準進行標註,只負責審批;市、縣兩級政府負責具體的實施,制定補償標準。

村民要求依法拆遷。村民指出,雄安新區制定的「三個辦法」,就是紅頭文件。而紅頭文件與法律相牴觸,不符合法律規定,知法犯法。

「目前為甚麼會造成雄安這種現象?就是因為很多地方避開了法律,他們是按照某級政府的紅頭文件開進行徵收。這個文件也沒給大家看,才會造成現在的亂象。」村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