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好像註定就是多災多難之年。5月底以來,洪水已給中國南方帶來巨大災難。不過人們更擔心的是,8月長江水域洪水,由於三峽工程設計錯誤,或會帶來更大滅頂之災。

中國南方11省洪災 至少260萬人受災

6月以來,中國大陸出現「水深火熱」的異象:北方出現最大範圍的高溫天氣,南方11省卻暴雨成災。

從6月2日開始,華北、黃淮、陝西、東北、內蒙古等地,出現大範圍持續性高溫天氣,屬於暴曬乾熱型,局部地區超過40℃,午後地表溫度可能有50-60℃,局部地區甚至超過70℃。

而暴雨成災的南方,截止6月9日,110條河流發生超過警戒線以上的洪水。福建、廣東、廣西、湖南等11省受災嚴重,出現城市內澇、房屋倒塌、道路塌方、山泥傾瀉、農作物損毀等災情,超過260萬人受災。與前一天相比,暴增100萬災民,直接經濟損失達40.4億元人民幣(約170億新台幣)。

災區民眾批評當局卻不作為,如此大面積的洪災,官媒也不報道,更沒見到政府救災。

拿廣西為例,其受災人口已逾30萬,桂林市和荔浦、陽朔、平樂等多地受災嚴重,農作物受災面積1.4萬多公頃,直接經濟損失超過3億元。

此外,在不給庫區民眾轉移時間的緊急洩洪所導致悲劇,更加劇了生命和財產損失。早在1975年,中共曾經竭力掩蓋因板橋水庫潰壩而導致23萬人死亡的悲劇。

1975年8月,河南省南部淮河流域,在颱風尼娜影響下產生的特大暴雨,導致包括板橋水庫在內的62座水庫潰壩、1萬多平方公里內有1, 015萬人口受災。洪水淹沒了30個縣市、1, 780萬畝農田,680萬餘間房屋倒塌。這是世界歷史上第三大水災及山泥傾瀉。中共官方對此一直閉口不提,直到14年後中國水利部前部長錢正英作序的《中國歷史大洪水(上)》一書中才披露部份災情。

不過當代水利專家警示,一旦三峽大壩洩洪,破壞力會比這大無數倍。如今還只是南方洪災,如果等到8月長江發洪水時,災情會更嚴重。

三峽工程洩洪流速每秒達60餘公里,破壞力遠遠大於板橋潰壩洪水。(STR/AFP/GettyImages)
三峽工程洩洪流速每秒達60餘公里,破壞力遠遠大於板橋潰壩洪水。(STR/AFP/GettyImages)

專家示警:破壞力高25倍 三峽大壩洩洪

長期致力於三峽工程問題研究的知名水力專家王維洛博士,5月9日接受希望之聲專訪時表示,三峽大壩不但沒有防洪的作用,最新研究發現,大壩洩洪的破壞力為自然洪水的25倍。他引用國內的學者的研究數據向國人提出警訊。

王維洛引用長江水利委員會水文局的程海雲、陳力和許銀山所寫論文《斷波及其在上荊江河段傳播特性研究》給出的結論:三峽水庫投入運行後,其下游荊江河段洪水傳播特性發生了一系列變化,大壩下游上荊江河段(宜昌至石首)洪水總傳播時間由天然洪水的30小時左右最短縮為6小時,速度是天然洪水的5倍,下洩洪水的破壞力就是天然洪水的25倍。

他解釋說,三峽洩洪的水形成了一種立浪式的傳播,有點像海嘯,它的波浪有個高度,它再往前衝,加上落差,速度是自然洪水的五倍! 洪水的破壞力由其動能(質量乘以速度的平方)決定。三峽洩洪的速度是天然洪水的5倍,所以破壞力就是5的平方——25倍。
 
更糟糕的是,長江的治理採取的是已經過時的一百年前德國治理河流的舊方法,在上游搞道渠化和截彎取直,致使洪水流速更加快速。

沒有防洪能力「因為三峽水庫的庫容計算錯了!」

王維洛還爆出一個驚人消息:三峽工程只能防很小的洪水,20年一遇的洪水三峽工程都防不了,不要說百年一遇的洪水,「因為三峽水庫的庫容計算錯了!」

他披露說,「李鵬在1984年的時候,他曾經建議過,我說如果三峽的蓄水位到180米的話,它的防洪庫容是220億立方米,現在最後批准是175米蓄水(位),官方稱防洪庫容是221.5億立方米。」這明顯是算錯了,體積是長寬高相乘。

「當時負責三峽工程設計的張光斗教授(那個跟黃萬里教授兩人是做冤家對頭的)就已經給三峽建設委員會副主任郭樹言寫過一封信,他說這個是算錯了,庫容是算錯了!這個呢錢正英也知道,長江水利委員會也知道,都知道了。但是這個事情呢我們是絕對不能對中國老百姓說的!這是他的一封信裏頭寫的。錯了呦,防洪它是沒有效果的!」

三峽大壩的安危牽繫中共黨內多個大家族,因為這個工程的安全隱患爭議極大,2009年的完工慶典上,居然沒有一個中共領導人到場;李鵬撰寫《三峽日記》2003年出版,該書就已經拋出了江澤民,說「1989年以後,所有關於三峽工程的重大決策,都是由江澤民主持制定的。」

防洪能力差 三峽大壩 還有潰壩危險

2020年3月23日,獨立經濟學者「冷山時評」發出推特影片,顯示三峽大壩上游大面積山泥傾瀉,並提到,這種位移的情況,極可能在兩年內造成三峽潰壩,那麼「武漢」首當其衝又要遭殃,然後南京、上海也不能倖免。

王維洛表示,一旦三峽潰壩,其滅頂之災的後果令人不敢想像!

他拿害死23萬人的1975年板橋水庫做對比,板橋水庫最大潰壩洪水流量是每秒17,500立方米,而三峽工程下洩水量由每秒20,000立方米時增加至每秒45,000立方米時則是經常會發生的事。板橋水庫潰壩洪水的最大流速達每秒30餘公里,可以將火車油罐車衝出幾十公里,而三峽工程下洩洪水流速達每秒60餘公里,其破壞力遠遠大於板橋潰壩洪水。

有分析認為,三峽大壩就像顆定時炸彈,真的出現嚴重問題,一定也會引發中國政局的巨變。

三峽大壩山體滑坡。(圖:推特視頻/冷山時評)
三峽大壩山體滑坡。(圖:推特視頻/冷山時評)

三峽大壩是造成四川省頻繁大地震的原因

三峽大壩建成後,四川發生多次大地震,最著名的就是2008年5月12日的8.3級汶川大地震。很多專家指出,這與三峽大壩直接相關。

根據物理學原理,容積內壓力增高時,一定是向最薄弱地方突破,三峽地區不是整個板塊最薄弱環節,但當三峽大壩這個重物壓在上面,如果發生地下壓力增高,只會把地震的突破引向其他更加薄弱環節。三峽大壩會導致其他地方地震。 

2007年4月中共發佈《長江保護與發展報告》。該報告主編之一、長江水利委員會水資源保護局前局長翁立達教授表示,三峽水庫建成後,有可能誘發構造性和非構造性地震。

翁立達說,對三峽水庫而言,危害最大的是構造型地震,在第二庫段仙女山斷裂、九畹溪斷裂、建始斷裂北延和秭歸盆地西緣一些小斷層的交匯部位,有可能誘發水庫地震。事實上已經多次誘發地震了,只是震級還沒到過高烈度。2003年6月三峽庫區首次蓄水(135米位高)後,誘發利川、開縣井噴與巴東地震。隨州2天2次地震,巴東地震,宜昌4天2次地震。

三峽大壩的靈界傳說:龍脈與鬼城

中國傳統文化相信萬物有靈,天地人是息息相通的。有人說一條河流就好比人體,當被攔腰截斷後,它就開始慢慢死去了。當中共一意孤行,花費上百億人民苦汗錢所蓋的大壩斬斷長江時,中華騰飛的龍脈就被斬斷了。

傳說中華大地上有9條龍在護衛神州,其中長江就有一條神龍守護,在長江入海口的崇明島,那形狀就如同龍張開了嘴,而三峽就是龍的脊背。如今在龍的脊背被大壩攔腰斬斷,中華龍脈也就被斬斷了。

2019年7月10日,台灣著名的電視節目【關鍵時刻】講述了「三峽大壩補龍脈風水師被雷劈!?鬼影鐵鏈聲不絕建「新鬼門關」鎮壓!?」的故事。

據說風水界都知道,三峽大壩將毀了中華龍脈,於是有相信風水的中共官員就請來風水師補龍脈,結果龍脈沒補上,而風水師自己被雷劈死了。

修三峽大壩時,淹了重慶下游的豐都鬼城,結果人們經常在夜裏看到鬼影,還聽到鬼抓人的鐵鏈聲不絕,重慶也經常發生鬧鬼、靈異事件。

於是民眾提議,在山上建立了一個鬼城,結果這些靈異事件就大大減少了。

鬼門關。(圖:維基百科)
鬼門關。(圖:維基百科)

據說當年修建三峽大壩時,有個管事的包工頭,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夢到自己在閻王殿裏,判官對他說要是敢放水就減陽壽150年,嚇得包工頭趕緊給領導匯報。

但信奉無神論的領導不相信,然後就去視察,結果晚上他也夢見自己被閻羅王請去喝茶,判官說既然難免,希望他把判官像和閻羅像搬走,必有報答,領導答應了,臨走判官在他額頭用筆點了一個點,說是憑證。

然而,這位領導以為只是做夢,沒把這事放在心上,後來,包工頭和該領導全都意外死亡。當時坊間傳言,兩人過世時,在周邊的村子晚上經常能聽到鎖鏈的聲音,還有人曾看到一排排的黑影。

預言:將有地震水禍暴動糧食危機

實證科學現在還無力探索另外空間的事,但在中華五千年文化承傳中,中國人都相信,我們人生存的空間叫陽間,人死後去的空間叫陰間,而神佛居住的是天界。人死了從陽間離開,要經過鬼門關、奈何橋,才到了陰曹地府,那裏有閻王爺在管理,幹了壞事的就下地獄受懲罰,懲罰結束後再回來投胎。

也許有人覺得這些離自己太遠,不關心,不過有關三峽今年會出現大災難的預言,卻與我們每個人息息相關。

2019年10月24日,著名玄商導師、拿督鄭博見(Dato』Anthony Cheng,DAC)在一場玄學講座中,預言了2020年將出現中共病毒(武漢肺炎)、蝗災、物資短缺等危機。

他提出了多達14個預言:上半年有7個已經應驗,其中包括:2020年上半年經濟會大跌;世界性裁員危機;多注意肺部,會有類似SARS的病毒(中共病毒)襲擊人類;蟲害(蝗災、秋粘蟲);物資短缺,萬物起價;全球停頓(多國封城,封關);政局大洗牌。

他還提到2020下半年會有大水患、大地震、大旱災、大水禍、大暴動、貿易戰和糧食危機,現在大水患、大旱災又應驗了,還有大地震、大水禍、大暴動、貿易戰和糧食危機會應驗嗎?這令人提心吊膽!

在這災難頻發的末世亂世,如何保平安,成了人活下去的首要問題。很多人說,這得從做好人、守住良知善念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