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4日,重慶市公安局局長鄧恢林落馬。

鄧恢林是在2017年從湖北空降重慶,而他在湖北早年經歷主要集中在省鄉鎮企業局和省經濟委員會,1996年起開始掌握實權,2009年時官至省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在此期間,他與趙樂際胞弟趙樂秦有過交集。

在趙樂秦目前公開的履歷中,有一筆資料是:2005~2008年陝西省漢中市委副書記、市長,但湖北官場有這筆資料的完整版:2005年8月至2008年1月,陝西省漢中市委副書記、市長(其間:2007年6月至2008年1月,掛職任中國三峽工程開發總公司黨組成員、總經理助理)。

趙樂秦當年會遠赴湖北宜昌掛職,據稱,趙樂際2007年3月主政陝西後,趙樂秦為避裙帶之嫌,在中組部(時任部長是江派大老賀國強)安排下離陝赴鄂,掛職於三峽總公司。三峽集團總部一直位於湖北宜昌,與湖北當局長期密切合作,是諸多鄂系國企的主力投資方,即使趙樂秦任職時短,但與時任主管省經濟事務的鄧恢林無可避免要產生互動。

2009年,鄧恢林轉任宜昌市歷任副市長、市委常委、市公安局局長。2014年12月,鄧恢林晉陞為湖北省公安廳副廳長。鄧恢林從管錢管帳到統管警力,按官場說法是馬仔做得好受到提拔。鄧的提拔人即周永康鐵桿馬仔湖北前副省長郭有明,以及湖北省原政法委書記、省公安廳廳長吳永文。毫無例外地,鄧恢林在宜昌市公安局長任上,因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具體個案,被《追查國際》列為主要迫害責任人。

2015年6月,也就是在借宜昌市檢院偵查周濱案,與周永康「切割」之後,鄧恢林被孟建柱看中,上調中央政法委任辦公室主任。2017年7月,又被重用空降重慶,接替落馬的何挺。換句話說,重慶公安大位仍落江派魔掌。而鄧恢琳也「不負所望」,在當年年底製造了「重慶市在薄王垮台後的第一大案」──重慶民營企業家李懷慶案。

李懷慶案直至2019年8月份,也就是1年7個月以後,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訂於2019年8月22日開庭,但隨後被延期至2020年6月8日。

在李懷慶案開庭審理前夕,大紀元6月7日採訪了李懷慶妻子包豔披露,重慶公檢法為達目的不擇手段,李在被關押期間身心俱受折磨。

目前,網上流傳出李懷慶案6月8日至10日這三天來的庭審細節,顯示有更大的內幕。而這也是擺在現任中紀委一把手趙樂際面前的大問題。

據當庭爆料,鄧恢林曾親自與李懷慶「面談」,要他「花錢消災」,只要李懷慶繳納2億人民幣的「罰款」即可獲釋。鄧恢林還特別舉例一名上海企業家(與鄧恢琳同樣參與了2017年底杭州一場慈善活動),也被上海公安機關抓獲,並在付出2億人民幣後重獲自由。如果確有此事,上海紀委不查,中紀委能不查嗎?

此外,鄧恢林還有一個十分荒唐的指使,他要李懷慶舉報所謂的黑惡勢力保護傘,被舉報人是重慶市市級以上即副部級以上的官員。這透露出,重慶高層內鬥厲害,而且背後涉及中南海權鬥。

李懷慶會被鄧恢林當成「黑打」目標,是因2017年底杭州一場慈善活動,李懷慶等眾多民營企業家參與,而在活動的一個討論話題中,大家提到了公安部一些部門的貪腐問題,由於參加該活動的人士當中有能直接給習近平寫信的人,所以大家動議將情況用書信形式向習近平彙報。當然,消息早已先一步被公安高層掌握。柿子挑軟的捏,重慶李懷慶是那一場聚會中知名度最低的民營企業家。

鄧恢林曾揚言重判李案,如今卻先行落馬。接下來,李案最終判決結果如何,也是重慶官場乃至中南海內鬥的觀察指標。

鄧恢林此番被查,再次暴露現高層反腐力有未逮,一邊花大力氣肅清流毒,另一邊還用流毒人馬。

鄧恢林繼孫力軍之後被查,也是孟建柱的「管家」與秘書先後落馬,凸顯孟的處境不妙。而今年以來落馬的政法要角、公安幹將,其背景都與迫害法輪功有關。而目前傳出趙樂際居然要負責迫害法輪功的「610」參與紀委工作,企圖繼續加強迫害法輪功,那不是越反腐越腐敗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