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雲龍,哈爾濱雙城區人,曾多種疾病纏身,心臟偷停、癲癇、胃潰瘍、冠心病等。他37歲那年,醫生遺憾地對其家人說,回家準備後事吧。

萬般無奈中,經人介紹他嘗試了一種功法——法輪功。奇蹟出現了,他的所有病竟消失了。從此法輪功伴隨著他的人生,走過了21年。

然而,他僅為修煉法輪功被多次綁架、關押,受盡折磨,63歲的他於今年5月20日含冤離世。

早在2006年,萬雲龍的妻子,48歲的王麗群也因修煉法輪功被雙城第二看守所奪走了生命。

21年期間,他們只是千千萬萬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中的兩例。

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發動了駭人聽聞的迫害,強制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不計其數的修煉者遭到慘無人道的迫害,甚至失去生命。

到廣州參加學習班

1995年,萬雲龍聽人說,法輪功治病效果神奇,就想,反正也別無它路了,只是死馬當成活馬醫吧。他拔掉了吊瓶,坐飛機到了廣州,參加那裏最後一期法輪功學習班,時間是1995年5月10日。那也是李洪志先生在中國大陸舉辦的最後一期講法班。

回到家後,只煉了半個月,他簡直脫胎換骨地變了一個人。臉色好看了,人漸漸胖了,心臟、胃等都沒了問題;而且他的性格也判若兩人,之前因久病而易怒、暴躁的他,現在變得和善、平易近人了。他的巨變讓周圍人無不為之震驚和欣喜。

風雲突變

1999年7月20日,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他和當地許多法輪功學員一樣,到黑龍江省政府和平上訪。回到家後,他就被綁架了。他是當地法輪功義務輔導員。

當時雙城市委書記朱清文,公安局副局長、「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頭子張國富把他作為重點迫害對象,關到看守所6個月,再非法勞教2年,後劫持到黑龍江省一面坡勞教所。

採石場裏的慘叫聲

勞教所裏有個採石場,在押人員要往火車上裝石頭。揹上裝滿百斤重石頭的鐵筐,走上三節撬板,扛到火車上去。

萬雲龍肩膀上的肉皮磨破了,露出了骨頭,超強的體力勞動摧殘著他。

期間,他的家屬託人去勞教所看他。獄警偷偷透露說:「這萬雲龍的嘴可真硬,刑具都用遍了還說煉。」

2000年4月29日下午,獄警讓他扛土毛子,比扛石頭要輕一點。他站在站台下用背去接筐。

兩個打手用手擋住他臉的兩側,不讓他去看筐。三個普教人員把裝滿兩筐大石頭的筐摞在一起,從站台上砸向他的背部。

「啊!———」他發出了慘叫聲。

大隊長劉明江聽人報告後,卻對萬雲龍說:「不是他們砸你,是你不會接筐。」

6月天裏,穿著背心幹活,因為吃不飽他兩側的肋骨清晰可見。獄警只讓他幹活不准喝水;讓他扛最大的石筐,裝上最大的石塊;他走慢了,就對他拳打腳踢。

2001年5月,九死一生的萬雲龍回到了家。

他通過煉功、讀法輪功著作,身體很快恢復了健康。

在長春勞教所裏奄奄一息

2001年10月,萬雲龍坐火車去白城,因沒有身份證被蒐身。警察發現了他隨身攜帶的法輪功的經文,搶走了他身上帶的5,000元,把他關進長春勞教所半年。

在勞教所他因絕食抗議被三次插管灌濃鹽水,還被上大掛、銬進鐵椅子、拳打腳踢、禁止上廁所等。

中共酷刑示意圖:上大掛。(明慧網)
中共酷刑示意圖:上大掛。(明慧網)

因堅持不放棄信仰,他再次被非法勞教3年。

2003年,正值沙士(SARS)爆發期間,萬雲龍被迫害得喘不過氣來,已不能說話。

勞教所怕擔責任,打電話命令他的家人2小時內必須將他接走:「人死了,我們不負責任。」

家人來接他時,勞教所的門衛說:「條件不好了,就別搶救了。之前出去的那個人,花了2萬的搶救費,也沒活,白花錢。」

奄奄一息的萬雲龍被接到親戚家調養,他躺著聽法輪功師父的講法錄音,慢慢地開始煉功……3個月後,他又一次奇蹟般地生還了。

女兒被審 妻子含冤離世

2006年9月29日下午,雙城公安局、國保大隊等一夥人綁架雙城法輪功學員賈俊傑。

賈俊傑不慎從二樓滑下摔傷,賈俊傑的母親被綁架,正到那兒訪友的萬雲龍的妻子王麗群和女兒萬美佳也一同被綁架至雙城第二看守所迫害。

一個女警告訴王麗群:「你女兒的學業,一輩子都會毀在這裏。」

看守所裏有一間封閉式的提審室,沒有窗子,萬美佳被關在裏面的一個鐵籠子裏。房間裏沒開燈,只亮著四根蠟燭,陰森恐怖。他們讓小姑娘按說的簽字,否則,就給她安個罪名。

提審長達4個小時,王麗群整個下午坐立不安、精神極度緊張,看到女兒被押回來後才長出一口氣。

緊接著她身體出現不適症狀,不能說話。一個小時後獄醫才來,掐仁中、掐腋下,20分鐘後把人送往醫院。小姑娘想跟著去,被一個女警一把推了回去。

王麗群就這樣離世了,她的女兒在第二天再次被提審。他們讓她在寫好的筆錄上簽字,承認獄警、獄警對她媽媽處理得即時。小姑娘拒絕,他們就拽著她的手按上了手印。

國保大隊說:「我們能放你,就能再抓你!」

他們極力封鎖消息,同時逼迫王麗群的家屬儘快火化遺體。

火化的那天,巡警隊一名副隊長帶領四輛裝滿警察的微型麵包車現場執勤。

據一位參與此事的警察說:「這次事辦砸了,如果沒有一個跳樓的、一個死的,我們能得1萬元獎金。」

綁架 被戴上黑頭套

2016年5月6日下午,十幾個警察給萬雲龍戴上黑頭套,將他劫持到雙城區拘留所,七天後被轉押在雙城區看守所。

他的家人到處去找他,派出所、國保大隊、拘留所都說沒有這個人。

後來家人得知,萬雲龍在看守所被迫害得胸悶、不能正常喘氣,被送到醫院連打九天針急救,期間沒人通知家人。

家屬請律師接見當事人並找到看守所所長。所長說:「他差點死了。」

雙城國保大隊長肖繼田不答應放人,說要找省公安廳國保副處長楊波。萬雲龍的家人找到楊的單位,門衛接通了電話,對方謊稱自己不是楊波,還要門衛不要再給家屬通話。

萬雲龍曾說,在雙城被關押期間,肖繼田與楊波都曾親自提審過他,對他的不配合非常不滿意,還恐嚇他,再不配合,就要殃及他的家人。

流離失所 離世

經家屬親人多方周旋,萬雲龍最終被接回了家。長期的迫害給他帶來恐懼和陰影,他不敢待在當地,只得背井離鄉、過著居無定所的生活。

他的母親長期因為兒子遭到迫害而擔憂,精神承受到極限而離世。

他的妹妹萬雲鳳因修煉法輪功於2011年11月被劫持到黑龍江省前進勞教所;2016年,被迫害離世。

2020年5月20日,瘦成皮包骨的萬雲龍撒手人寰,拋下了近90歲高齡的老父親。#

(轉自明慧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