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瘟疫全球擴散期間,中共動用了一切可以利用的資源,大外宣四處出擊,混淆視聽。終於引起美國政府對中共統戰活動的嚴重關注。

美國國會6月10日發佈的一份國家安全戰略報告中指出,關於外國代理人登記法(FARA)的語言某些方面含糊不清,且存在漏洞,可能使刑事訴訟變得困難,應該予以更新加強。

由大約150名保守派議員組成的共和黨研究委員會(RSC)10日發佈「強化美國以及應對全球威脅」報告。該委員會主席、眾議員約翰遜(Mike Johnson)表示,大家的注意力有一段時間都集中於中共的威脅上,但是瘟疫和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確實使世界關注到中共的統戰活動。

2020年2月27日紐約街頭一個報箱,由中共中央宣傳部主辦、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代管的英文《中國日報》。(Chung I Ho/大紀元)
2020年2月27日紐約街頭一個報箱,由中共中央宣傳部主辦、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代管的英文《中國日報》。(Chung I Ho/大紀元)

報告說,中共關於病毒起源的虛假信息的傳播以及對美軍的錯誤指控,使許多美國人了解了中共的惡性影響和「政治作戰行動」(political warfare operations)。然而,中共對虛假信息的運作由來已久,已在美國內建立了一個複雜的網絡,可隨時用來塑造公眾的看法。 中國通過建立教育機構、智囊團、媒體和工商界的力量來做到這一點。

報告指出,統戰活動在美國非常活躍。中國問題專家彼得·馬蒂斯(Peter Mattis)在2019年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上作證說,他可以在幾個小時內確定「超過250個在美國的組織,哪些人積極、可能有意識地支持中共的統戰活動。」

他還指出,中共統戰部「已促成數百名地方和州政府官員、記者和學生訪華」,此類訪問「用於影響和評估參與者的未來用處」。

報告建議國會加強外國代理人登記法(FARA)對「外國支持的違規者」的處罰,要求他們為外國政府直接宣傳時公佈他們作為外國代理人的「免責聲明」,改善公共數據庫,縮小例外情況。

美國國會在1938年首次通過《外國代理人登記法》,當年立法的目的是為了遏止納粹德國在美國的影響。該法案明文規定,「在政治或『准政治』層面代表外國利益的主體,須定期披露、公開與外國委託人之間的聯繫,以及受其經濟資助、支持所施行的相關行為與活動」。

但這條法規很少執行。美國司法部2016年的數字顯示,在1966至2015年間,只有七宗案件用FARA法律起訴。

許多研究中國政治作戰行動的分析師都注意到,FARA要求提交的報告內容極少,還有其它一些漏洞。研究小組認為FARA是對抗中共政治作戰的重要工具,提議做如下修改:

(1)廢除外國人和私營部門實體的註冊例外。目前,根據不太嚴格的1995年《游說披露法》進行註冊的外國實體可免於FARA的制裁。RSC主席約翰遜提案對此進行重要改革。

(2)最高刑事罰款從1萬美元提高至20萬美元,此外根據參議員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2019年提案的「外國代理人披露和註冊增強法」,外國委託人的代理若與國會議員會晤時,故意不透露自己是FARA註冊的代理人,將是非法的。

(3)中國問題專家馬蒂斯建議,外國代理人所提交的報告還應更實質、具體,包括其與委託人之間傳遞的信息、提供的服務,以便報告機制更透明。

(4)簡化FARA網站,便於讀者理解,更新頻率要提高,而不是像現在的一季度更新一次。馬蒂斯建議參考「澳洲外國影響力透明度計劃(FITS)」的數據庫模型。

(5)要求中國和其它國有媒體在其報刊顯著位置上貼「外國代理人免責聲明」,並註明其資金來源,特別是外國政府的資金來源。

報告還提議,國會應頒佈《反中國政府和共產黨的政治影響力運做法》。該法案將指示美國國務院制定一項長期戰略,以對付中國政府的政治影響力行動,並要求就中國在美國的影響力行動提交一份報告,確定進行惡性影響行動的關鍵機構、個人、實體和侍奉者(ministries),並將其與正常的文化、教育和人際交流區分開來,這可能讓美國和中國人民都受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