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大微生物系講座教授袁國勇及其團隊,近日發表有關中共肺炎病毒抗體的研究,推算湖北省可能有220萬人血清中含有中共病毒抗體。工聯會會長吳秋北前日(12日)在其Facebook發文,大罵袁國勇遵從「美帝科學」,「誣陷中國」,是「美國強有力的外援」,令網民一片譁然。

袁國勇發表研究 吳秋北扣大帽子

袁國勇團隊6月3日在國際醫學雜誌《刺針(微生物)》(The Lancet Microbe)發表有關中共肺炎病毒血清抗體研究。研究顯示,由湖北返港的452名香港居民中,有17人的血清驗出中共肺炎病毒抗體呈陽性。由此比率推算,湖北省5,900萬人口當中,料有220萬人口或曾受病毒感染。

工聯會會長吳秋北12日在Facebook上發文批評袁國勇團隊的研究,題為《科學、民意政治化,實際就是訛詐》。吳秋北稱袁國勇「上下其手於科學與政治之間」,「遵從的大概是美帝科學」。他提及哈佛大學研究通過衛星數據推測去年8月中共肺炎已經在武漢傳播,稱「袁科學家真是美國強有力的外援」,與美國「落力配合」,誣陷中國,目的是「洗刷美國抗疫的草菅人命」,並「阻隔香港跟大陸的交往」。

血清檢測不同於核酸檢測

吳秋北質疑袁國勇不使用武漢千萬人核酸檢測無一確診的數據,偏偏用湖北返港四百多人的數據。他更延伸稱,袁國勇的研究「就像放著中國14億公民的民意忽略不計,只聽零星幾個港獨份子大聲叫囂」。

事實上,武漢市上月為全市居民進行的核酸檢測,與袁國勇研究提及的血清抗體檢測並不相同。另一國際知名醫學期刊《自然(醫學)》近日刊登的中國大陸專家研究,顯示武漢不同人群的血清陽性率介於3.2%至3.8%之間,與袁國勇團隊的4%相去不遠。

「今日袁國勇,當年李文亮」

在吳秋北貼文下,除了有擁護者跟貼附和,不少網民指出吳的言論荒謬。John Wong表示,吳先生還保留著文革時無知識的人批鬥知識份子的心態。Hannah Chan質問:「政治凌駕法律後又想用政治凌駕科學?」KH Tong說:「今日袁國勇,當年李文亮。在匪國境內,說真話是死罪!」

袁國勇曾經在2003年SARS爆發期間,首先發現SARS的病源體是冠狀病毒,隨後又發現了SARS病毒的自然宿主是中華菊頭蝙蝠,對控制疫情作出很大貢獻。在此次中共病毒疫情中,袁國勇也在今年1月加入大陸「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高級別專家組」前往武漢視察,並被香港特區政府委任為「專家顧問團」成員。

袁國勇此前也曾受到左派攻擊。今年3月,袁國勇與港大名譽助理教授龍振邦在《明報》撰文,反駁病毒起源於美國的說法,指病毒起源於武漢,稱作「武漢肺炎」並無不妥。後來袁、龍二人在親共勢力的壓力下宣佈撤回文章,並作出道歉,稱自己「不懂政治」。

中共稱科學有階級性  屢批判大科學家

中共建政以來,一直注重管控科學領域的意識形態,稱自然科學具有階級性。在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中共中宣部下屬的科學處,接連不斷發起所謂批判「偽科學」運動,摩根的基因學說、孟德爾的遺傳定律、馬寅初的人口學、梁思成的建築學,以及量子力學、相對論、大爆炸宇宙論等均曾被扣上「偽科學」的帽子。

愛因斯坦也曾被形容成為「自然科學中最大的資產階級反動學術權威」。在「文革」中,中科院還成立了「相對論批判辦公室」,強迫科學家寫文章批判相對論,集結成《相對論問題討論》一書,推行全國。

在政治運動中,中共也培養出一批專業打手。曾任職中宣部科學處的中科院院士何祚庥,因為鼓吹「自然科學的階級性」而受到賞識,成為批判「偽科學」運動的一員幹將。何祚庥根據毛澤東思想,提出物質結構的「層子模型」,包括「無子」(無產階級子)、「前子」(前進子)、「毛子」(毛澤東子)。2001年,何又與時俱進,稱「量子力學的規律符合江澤民的三個代表精神」,並發起所謂「反偽科學」運動,積極跟隨江澤民鎮壓法輪功。

正如大紀元社論《解體黨文化》所說:「在中共那裏,『科學』和『科學家』都不過是聽從政治需要的奴婢,不需要的時候,可以打倒在地,任意踐踏;需要的時候又成了打擊異己的棍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