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一項新的調查報告指出,中國官方的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感染和死亡人數「不被正常醫學範疇認可和接受」,而且武漢疫情可能早在去年10月就爆發了。

這份報告主要根據武漢火葬場在疫情期間的運行情況,和發出的骨灰盒數量,推算出武漢新冠(中共病毒)的死亡人數是政府公佈的十倍以上。報告批評說,北京提供的信息延誤了中國其它地區,乃至全世界的應對決策。

這份調查報告由華盛頓大學醫學院和俄亥俄州立大學的學者聯合發表,綜合和分析了大量資料,包括中國政府公佈的數據、官方和非官方媒體報道、社媒信息,以及武漢火葬場發出的骨灰盒數量等。

中國(中共)政府對新冠(中共病毒)死亡人數諱莫如深,陳秋實等公民記者因為報道武漢醫院和殯儀館的死亡人數而遭到中國官方的打壓。

武漢殯儀館一月中旬就開始高負荷運作

報告指出,武漢各家火葬場原來一天營業4小時,可是1月25日之後,武漢火葬場的運作時間增加到每天24小時。報告的作者之一、華盛頓大學醫學院病理學教授何邁說,其實武漢殯儀館更早就全負荷運作了。

他說:「其實呢,如果我們現在再回過頭去在網上收集這些媒體報道,我們發現,其實在1月中殯儀館就已經感覺到這個疫情,他們已經開始相應地在操作上就採取措施了,所以到了1月25日不是突然間的,1月25日是媒體開始報道火化館的高負荷、高壓力的這種運作。」

調查報告估計,到2月7日,武漢的死亡人數就已經達到七千人,這還不包括武漢封城前的死亡人數。根據2.5%和10%的死亡率來分別推算,武漢當時的感染人數在30萬到127萬之間。而中國(中共)政府當天提供的死亡率為3.14%。

何邁說,武漢有8家火化館,因為其中一家數據不詳,他們只統計了7家火化館的資料,以平均每天火化680具屍體來統計,而這些火化爐的最高運作能力是每天火化兩千具屍體。另外,他說,報告也沒有包括武漢封城前的死亡人數,和火化館在封城後頭兩個星期發出的骨灰盒,當時政府還允許市民去領取。因此數據是相當保守的。

武漢調動外地殯儀業者 顯示死亡人數激增

調查發現,2月19日,武漢又從外地調來了殯儀業工作者,和40個移動焚化爐,顯示死亡人數激增。

調查報告還指出,武漢病床數量和政府公佈的感染人數有非常大的差距。2月份武漢原有和臨時在學校、旅館等設施增加的病床達到19萬張,而政府公佈的感染人數是3萬3,000張。醫療資源和病人的比例令人質疑。

何邁說:「可以看出中國的數字不是實際情況,而且非常多的媒體報道,說那時候是一床難求。」

他說,當時在80個病人中,武漢醫院只能收治5個病人,這樣的比例有16倍的差別。

報告說,3月23日武漢市允許居民領骨灰盒,根據家屬領取的骨灰盒的數字來看,這個時候武漢總死亡人數達到3萬6,000人,是中國政府公佈的2,500人的十倍以上。

去年九月武漢海關就中共病毒舉行演習非常蹊蹺

報告指出,武漢的新冠(中共病毒)疫情從2019年10月就開始了,而不是12月。何邁說,2019年9月18日中國的新浪網和湖北財經等媒體報道,武漢海關舉行了一次演習,其中有針對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的應急措施。

他說:「這次演習的內容呢,包括了對可能出現的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的處置,所以這就比較蹊蹺了,9月18日,(而)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這個名詞被世界所知,基本上是在4個月以後,所以呢,為甚麼在9月中就出現了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的演習?」

報告指出,中國政府在12月就知道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會人傳人,可是在1月份還在繼續壓制李文亮醫生等吹哨人,隱瞞疫情給中國其它地區和全世界的防控決策,帶來了極大的影響。

何邁說,中國政府浪費了關鍵時期,任由疫情擴散,在武漢封城前有五百多萬市民流散到世界各地。同時在數字上嚴重壓縮了感染人數,讓其它國家低估了病毒的危險性。#

(轉自美國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