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9日,美國一架C-40軍用運輸機罕見地飛越台灣上空(美軍應早獲授權,並事前徵得台灣許可)。有評論指這是美軍進行的第一次經典的冷戰試探。

同時還有另一件罕見的事,美軍三個航母戰鬥群同時現身印太。6月8日,「羅納德‧列根」號航母離開日本橫須賀的母港,向印度太平洋地區航行;「尼米茲」號航母戰鬥群也在當天從美國聖地牙哥出發,駛向西太平洋;而「西奧多‧羅斯福」號航母6月4日離開關島的阿普拉港,繼續按計劃在印太地區進行部署。普遍認為,這是向中共釋放強硬訊號。

至於訊號包含哪些內容?中共自己去品味好了。大家記得,上一次美國海軍三支航母戰鬥群集結在亞太地區,形成對某特定地區的戰鬥態勢,還是在2017年11月,特朗普首次亞洲行之時。當時,白宮聲明表示,朝核問題將是總統此行的中心議題。翻過年,特朗普、金正恩會談的消息,就橫空爆出。

以上兩個事件,表明了特朗普政府針對中共的軍事態勢的鮮明特徵之一:突出實戰部署。事實上,特朗普執政已經三年多了,其對中共的軍事政策已基本形成,而相關軍事部署正在快速推進,幾乎一年就是一個階段。前兩年特朗普政府的對華軍事策略,筆者寫有專文(「軍事震懾中共 特朗普加碼」與「特朗普圍剿中共的三大軍事策略」兩文),這裏就不贅述了,僅談今年以來特朗普政府對華軍事態勢中突出實戰部署的幾個重點動作。

其一,年內調整美軍全球部署,投入與中俄競爭

美國約一百三十萬武裝部隊成員中,大約有二十萬美軍部署在全球各地。

1月23日,美國國防部長埃斯珀說,他想動作快一點,希望在今年年底前完成對美軍各個戰區軍力部署的一項評估,以確保國防部能在今年10月1日開始的下一個財政年度開端對美軍全球部署作出更好的安排,以便將更多的資源派往印太地區,應對中共和俄羅斯的安全挑戰。

埃斯珀說,「我們有一項國家國防戰略,闡明我們正處在一個大國競爭的時代,我們的主要挑戰是中(共)國和俄羅斯。所以,我的目標是如何減少我們在世界其它地區的軍力部署,包括敘利亞和阿富汗,召回我們的部隊並重新訓練他們、給他們新的裝備,或者將他們轉移到印太地區。這就是我的主要目標。」

第一階段的調整可能包括減少或完全撤出在西非的美國駐軍;還考慮減少在中東的美軍人數。

當然,與中共和俄羅斯的大國競爭是一場全球性競爭。因此國防部需要審視如何部署資源、有效應對。

其二,美國陸軍將派遣特遣部隊應對中共挑戰,部署地點包括南中國海

1月10日,美國陸軍部長麥卡錫在華盛頓智囊布魯金斯學會宣佈:美國陸軍將在2021財政年度向印太地區部署第一支多領域作戰特遣部隊,以應對中國越來越大的軍事威脅;部署的地點可能在尖閣諸島海域(即中國所稱釣魚台),也可能是在南中國海。

麥卡錫說:「在2020財政年度中,我們計劃實施『守護者2020』行動,將遠程精準打擊與功效結合起來。到2021財年,陸軍將在印太戰區部署一支多領域作戰特遣部隊,並在2022財年中部署第二支特遣部隊。」

傳統上,美軍在印太地區的軍事部署主要來自美國海軍和空軍。但是由於中共軍隊反介入與區域阻隔(A2AD)能力不斷增強,美軍在調派海軍和空軍資源應對安全危機時將面臨越來越大的風險。陸軍部長麥卡錫說,應用多領域作戰(MDO)策略,陸軍的多領域作戰特遣部隊能為海軍和空軍開路。

麥卡錫說:「多領域作戰特遣部隊將提供遠程精準火力和功效,包括高超音速精準打擊導彈,電子戰和網絡攻擊能力。部署地點可能是尖閣諸島,或是琉球群島,或南中國海某處。這項能力會改變對手的反介入與區域阻隔能力。」

其三,新財年武器開發預算逾千億,國防部精打細算聚焦大國競爭

1月15日,美國國會眾議院軍事委員會舉行了新年首場聽證會,主題是國防部應該如何應對中共對美國和對世界的安全威脅。

2月10日,特朗普政府向國會遞交了新財政年度的政府預算報告。在總額4.8萬億美元的2021財年預算報告中,國家安全部門的預算佔了7405億美元,其中的國防部預算是7046億美元,這只比前一年的預算增加了百分之零點一。(此前,國防部長埃斯珀說,為了繼續推進2018年1月公佈的國防戰略、有效應對與中共和俄羅斯的競爭,美國的國防預算年增長率需要保持百分之三至五,最起碼要與通貨膨脹率同步、也就是大約百分之二左右。)

五角大樓官員們說,國防部會精打細算、將寶貴的資源集中用於實施國家的國防戰略,尤其是應對亞太地區的安全挑戰。

五角大樓公佈的報告說,國防部在新財年中計劃為新成立的太空軍投入154億美元、為網絡安全與作戰投入98億美元、為高超音速研發項目提供32億美元,並且將整個財年的武器研發測試和評估預算提升到創紀錄的1066億美元。

兩位官員說,五角大樓添置這些高端武器和作戰能力主要是為了投入與中共和俄羅斯的大國競爭,尤其是為亞太地區可能發生的高端戰鬥做好準備。

眾議院軍委會成員們對國防預算報告提出了褒貶不一的看法,但一致認為,國防部需要將寶貴的資源集中用於實施國家的國防戰略,尤其是應對來自中共的長遠安全挑戰。

其四,海軍重新規劃戰力應對中共威脅

美國海軍上一次推出戰力規劃是在2016年。特朗普政府2017年初上台後提出要打造一支擁有355艘主力戰艦的海軍力量。美國正在重新規劃未來海軍的戰力規劃,推動實施以大國競爭為基調的國家國防戰略。

1月29日,海軍部代理部長Thomas Modly在華盛頓智囊戰略與預算評估中心表示,海軍即將推出的新戰力規劃不僅在數量上會朝打造355艘戰艦海軍力量的目標而努力,而且在質量、作戰平台大小和造價上也需要作出很大的改變,以應對美國面臨的軍事威脅、尤其是來自中共的威脅。

其五,美軍陸戰隊計劃在亞太部署陸基戰斧巡航導彈

美國去年退出與前蘇聯簽署的《中程導彈條約》後,加快發展射程在500到5500公里之間的陸基彈道導彈和巡航導彈,很快從陸地試射了過去主要由海軍艦艇發射的射程1600公里的戰斧巡航導彈,並在去年12月試射了陸基遠程反艦導彈。這兩種導彈過去都受到《中程導彈條約》的限制,現在計劃在亞太地區部署。

美國國防部的財政預算顯示,美軍陸戰隊已經要求明年增加1億2500萬美元,購買48枚陸基戰斧巡航導彈。3月5日,美國陸戰隊司令David Berger上將在參議院軍事委員會作證時說,陸戰隊如果裝備了陸基發射的戰斧巡航導彈,可以幫助海軍奪取制海權,尤其是西太平洋地區的制海權。

3月11日,美軍陸戰隊Eric Smith中將對參議院軍事委員會透露,美國陸戰隊並成功試射了新型短程反艦導彈,正式名稱是海軍打擊導彈(Naval Strike Missile),陸戰隊計劃2022年訂購36枚。

有評論稱,新型導彈的數量儘管暫時不能改變亞太地區的導彈力量平衡,卻能發出更為強烈的政治信號,即美國政府準備與中共大規模的導彈部署開展競爭,而且美國海軍和空軍正在裝備的新型遠程反艦導彈正在對中共軍隊構成最大的直接威脅。

其六,美國宣佈撤銷地雷禁令

1月31日,白宮宣佈撤銷前奧巴馬政府的一項總統令,那項總統令禁止美軍在朝鮮半島以外的任何地方使用殺傷人員的地雷。白宮表示,國防部認為那項禁令使美軍在與對手作戰時處於嚴重的劣勢,而總統不願意讓美軍面對這樣的風險。國防部同日宣佈實施一項新的使用地雷政策,授權作戰指揮官(四星級上將)在特殊情況下使用先進的、非持久性地雷(相關計劃需報國防部審核),目的是減少對平民和夥伴國軍人的傷害。

國防部份管戰略、策劃和能力的代理助理部長Vic Mercado在解釋這項政策時說,對前屆政府的相關政策作出改變是因為美國面對的戰略環境發生了改變,並特別提到了與中共和俄羅斯的競爭。他說,美國的競爭對手擁有數以萬計的持久性地雷,美國沒有,但希望以智慧型地雷與他們公平競爭。

中共是世界上製造和出口殺傷人員地雷最多的政權之一。中共官員曾表示殺傷人員地雷是保護國家漫長陸地邊界的有效武器,沒有簽署1999年生效的禁止使用殺傷人員的地雷的《渥太華公約》。

其七,在疫情中美軍仍在訓練、演習

例如,5月21日,美國空軍運輸機在日本橫田空軍基地集結,這裏是華盛頓在亞洲主要的軍事航空樞紐,這次行動的目的是向潛在的敵人和盟友展示,即使在新冠疫情緊急情況下也有能力隨時採取行動。

例如,3月中旬,菲律賓外海上炮火轟鳴,拉姆滾體導彈正一發接一發地從美國海軍日耳曼城登陸艦(USS Germantown)的前部彈射而出。這是美國海軍在南中國海實施的一次大型多平台作戰演習,參演部隊包括美利堅遠征打擊群、羅斯福號航母作戰群以及美國海軍陸戰隊第31遠征軍等。海軍指揮官們說,聚合多個作戰平台的聯合作戰訓練能增強軍隊的整體戰鬥力,繼續這樣的訓練能加強軍人在南中國海這樣一個複雜的環境中的作戰本領。

雖然因為疫情,五角大樓下令美軍從3月16日起實施人員行動暫時限令,但是國防部允許各個作戰司令部指揮官基於關鍵的作戰需要或人道需求對這項禁令作出例外處理。

4月9日,國防部副部長David Norquist警告潛在敵人不要犯致命錯誤,以為中共病毒(新冠病毒)折損了美軍的整體戰鬥力。在美軍航母報告有水兵感染新冠病毒之際,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米利上將警告說,勿質疑美軍實力。

疫情嚴重時刻,五角大樓每天都針對新冠病毒疫情舉行記者會,並公佈軍人受感染的最新數據,以此體現國防部注重保護軍人的健康與安全。

其八,五角大樓正式啟用《國防生產法》,減少對中國醫藥品的依賴

大瘟疫暴露了美國高度依賴中共提供醫藥產品的問題。特朗普政府籌劃全面解決這個問題。

4月20日,國防部負責採購的副部長Ellen Lord女士說,五角大樓上星期實際啟用《國防生產法》(DPA)第三項授權,開始營造和鞏固醫療必需品在美國國內的生產能力。「上個星期,我們宣佈了基於《國防生產法》(DPA)第三項授權的首個生產項目,也就是投資1億3300萬美元在90天內製造3900萬個N95型口罩,也就是每月生產1300萬件。這將確保政府具備足夠的工業生產能力以滿足國家的需要。」

1950年通過的《國防生產法》的第三項授權允許總統運用經濟刺激措施獲得國內生產資源,以確保國家安全。洛德說,國防部正利用這項授權著手解決美國高度依賴外國提供醫藥產品的問題

以上概述的今年以來特朗普政府對中共軍事態勢中的幾個重點動作,表明了軍事競爭的嚴峻性,而這又是特朗普對華大戰略和中美關係大框架的具體體現。

今年以來,六個月未滿,中共自己作死,使本已惡劣的中美關係,更直轉直下。

中共作死大端有六:第一,隱瞞、造假導致的瘟疫全球大流行,重創美國,人員損失超過911、「偷襲珍珠港」;第二,中共利用疫情,欲「領導」世界;第三,蔡英文高票連任,中共升級武力威脅,頻頻軍事挑釁;第四,東海、南海方面,中共多方出擊,挑起事端;第五,強推港版國安法,摧毀「一國兩制」;第六,在經濟嚴重衰退之際,軍費預計增長仍高達6.6%,大肆擴張武力。

對此,美國自然強硬回應。5月20日,白宮發佈對華戰略報告,直言對華接觸政策失敗,全面遏制中共擴張,具體闡述了來自中共的經濟、價值觀和安全三大挑戰。新型冷戰正在全面展開。

在新型冷戰中,經濟戰、政治戰與軍事競爭是三駕馬車。隨著中共的瘋狂、愚蠢的滋長,中美軍事競爭將會持續、激烈地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