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2是標誌「反送中」一周年的日子,昨晚(12日)網民發起在多區舉辦社區展覽,以及在晚上8時同唱《願榮光歸香港》歌曲。港府一改幾天前應對6.4維園燭光紀念活動時的克制,又再恢復干預、驅散、制服、拘捕的敵對鎮壓模式。防暴警察在旺角及銅鑼灣制服多人,當中包括民主黨立法會議員許智峯、公民黨東區區議員李予信、南區區議員彭卓棋,共拘捕35人。

另外,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昨再向高院申請更改保釋條件,希望暫時離港赴美。代表黎智英的資深大律師鄧樂勤做了將近一個半小時的陳詞後,高院法官李運騰駁回了黎的離境申請,理由要稍後等書面頒佈。

黎將面臨在8.18港島維園集會、8.31灣仔金鐘遊行、10.1遊行未經批准集結,以及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的集結等控罪,亦因6.4出席維園燭光晚會悼念六四事件31周年而被票控煽惑他人參與未經批准集結。

此外,觀塘昨晚出現白衣男子持刀傷人事件,受傷送院的市民因挺身保護大紀元直播記者灑血。當時記者直播中因接近該名白衣男子而遭其攻擊,手機被打落在地。警方後證實持刀傷人男子為前「民建聯」順天區社區主任鄺星宇。

同一天,中聯辦及港澳辦甚至發文,直接點名批評公民黨主席梁家傑及立法會議員楊岳橋。

回望5月28日北京通過決定,授權人大常委強行訂立「港版國安法」,此消息公佈後第一時間遭遇美國的強力反擊;而北京幾天沒有聲音,顯得不知所措,明顯誤判美國為了在港利益本不會就此出聲。

其後,形勢慢慢漸趨明朗;北京與港府分別各唱起不同的調。

北京方面,原該為香港擬訂「國安法」具體內容的人大常委,在6月份剩下的議程裏完全不見香港國安法議題(人大常委雙月開會)。而按原訂計劃,港版「國安法」應準備最早8月就要開始實施。

而香港方面沒有北京的平靜,各方面各種恐嚇和打壓不絕於耳。除上述昨天發生之事以外,便衣跟蹤民主派人士如黃之鋒,甚至承印《大紀元時報》的印刷廠工人;打壓港台,要求公務員擔任「雙重身份」,擠壓學校師生自由言論空間,甚至向媒體散播中共預備用深圳設施關押港人的消息,竭盡全力製造恐怖氣氛,藉仍未有擬訂內容的「港版國安法」恐嚇港人放棄爭取自由、主動就範。

泛民主派已有聲音在提,不如「香港自己立法」,比「人大幫香港立法」好;中港時事評論員袁鑒認為,此乃中共「紅白臉唱雙簧」,欲將港人的心理用紅色恐怖扭曲變成「斯德哥爾摩綜合症」受害者,以最低成本(回頭用23條本港立法,表面維持一國兩制,避免國際譴責)達到與「港版國安法」同樣目的之計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