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雅圖是世界首富比爾·蓋茲(Bill Gates)和傑夫·貝佐斯(Jeff Bezos)的家園,如今成了激進左翼組織Antifa 的安營紮寨之處 。6月9日,西雅圖的警察主動放棄防衛,Antifa組織的抗議者佔領了西雅圖市中心國會山(Capitol Hill)周邊的6個街區後,宣佈佔領區為他們的自治區域CHAZ(Capitol Hill Autonomyous Zone)。 

因黑人弗洛伊德之死而引發全美暴亂和抗議,雖在全美多個州的城市爆發,西雅圖卻成為全美唯一被Antifa成功佔據的城市。

特朗普總統把Antifa佔領社區的行動定義為「國內恐怖主義」(domestic terrorist),他要求華盛頓州民主黨州長約翰·英斯利(John Inslee)和西雅圖民主黨市長珍妮·杜肯(Jenny Durkan)及時解決問題,恢復西雅圖的法律和秩序。

極端左翼組織Antifa是共產主義在西方自由勢力掩蓋下的一個暴力組織,它最早起源於上世紀20年代的蘇共第三國際,在美國受到由左派律師組成的全國律師公會」(National Lawyer's Guild,簡稱NLG)的支持,金融大鱷索羅斯被曝是幕後金主。 

西雅圖也是中共與美國建交後開始系統和策略化滲透美國的第一站,從鄧小平到習近平,西雅圖都是中共領袖訪美首選之地。每次都收到中共領袖派出慷慨大單的波音公司,經濟受中共病毒衝擊;國際航空業營運近乎癱瘓狀態導致波音訂單劇降,上半年財務報損之外在近期裁員10%。此外,西雅圖也是與中共合作密切的微軟和亞馬遜總部所在地。

女市長杜肯:把他們當作社區派對 

《紐約郵報》( New York Post )6月11日發表社評文章,題目為「西雅圖無法無天:城市讓無政府主義者佔領城市街區」(Lawless in Seattle: City lets anarchists seize downtown blocks)。

文章一開始就指出,裝備了武器的激進份子能夠得以攻佔西雅圖的6個街區,是得到市政府官員支持。 

Black Lives Matter(中譯「黑命貴」)在西雅圖的抗議活動從一開始就充斥著暴力。5月29日少部份抗議者砸毀市區國會山的一些商店的櫥窗,包括Amazon Go、Old Navy、Nordstrom和Cheesecake Factory 等一些品牌店。

2020年6月10日,西雅圖「國會山自治區」(CHAZ)內的抗議者在地上塗寫「黑命貴」。(David Ryder/Getty Images)
2020年6月10日,西雅圖「國會山自治區」(CHAZ)內的抗議者在地上塗寫「黑命貴」。(David Ryder/Getty Images)

抗議群體的暴力行動很快在第二天升級,除了數千人在警察總局外與警察對峙之外,砸毀商店、搶劫物品和縱火等暴行已經遍及整個西雅圖市。

當警察開始使用催淚彈對付暴力,女市長杜肯立即下了30天的禁令,稱「不需要把催淚彈當作工具用在抗議集會上」。當Antifa抗議者積聚在市區的國會山附近的街區時,警察卻做出了撤出警力的決定。  

6月9日當管轄國會山地區的西雅圖東區警局( East Precinct)空城之後,Antifa抗議者佔領了東區警局的六個街區,並宣佈成立CHAZ自治區,聲稱脫離美國的管轄。

抗議者在街區內扎設帳篷,用警察的鐵馬設置路障,不允許外面車輛進入;對街區居民進出檢查證件,多家媒體影片新聞中可見多個持槍巡邏者。

2020年6月10日,美國華盛頓州西雅圖「國會山自治區」(CHAZ)入口處的路標和路障。(David Ryder/Getty Images)
2020年6月10日,美國華盛頓州西雅圖「國會山自治區」(CHAZ)入口處的路標和路障。(David Ryder/Getty Images)

《紐約郵報》文章指Antifa組織的行動得到了女市長杜肯的縱容,儘管Antifa抗議者後來還到市政廳抗議要求杜肯下台。

杜肯把Antifa抗議者的佔領說成是社區聚會(Community Party)。她對記者說,每年夏季西雅圖和國會山周邊都要為舉辦派對和遊行封路,因而不存在運作上的問題。

警察局長:緊急呼救增加三倍 警察無法到場

《紐約郵報》文章比較了Antifa的佔領行動與2011年佔領華爾街運動,前者除了人數規模上是佔領華爾街的10到20倍以外,華爾街運動的抗議形式不過是敲鼓和喊口號,但Antifa抗議者中至少看到一個手持AK-47衝鋒槍的人在巡邏。

調查記者安迪.恩戈(Andy Ngo)在霍士新聞的採訪中描述了Antifa佔領區內快樂與恐懼同在的場景。

路面上隨處搭設的帳篷還有免費提供食品的攤位,周圍是被砸毀跟塗鴻的建築。他說,「除畫面中跳舞的快樂場面,還有持槍荷彈的人充當警衛巡邏。」他表示真正的警察已經完全放棄了被佔領街區,置之於完全無政府狀態。

據《國家評論》(National Review)報道,西雅圖警察局長卡門·貝斯特(Carmen Best)在6月11日(周四)的媒體會上表示,警察無法到達現場處理佔領區內「強姦、 搶劫」求救電話。她說,自從警察撤出國會山的東區警局之後,「911報警中心收到的強姦、搶劫和其它暴力行為的緊急呼救比平常增加三倍」。 她同時透露讓警察撤退的決定不是她個人做出的。

西雅圖市議員競選人阿裏·霍夫曼(Ari Hoffman)在新聞網站「The Post Millennial」撰文說,被Antifa暴徒佔領區的商家被盤剝保護費。兩名西雅圖西區警局的警察對該網記者透露了一些細節,但條件是不能公開他們的姓名。

其中一名以前在東區警局工作的警察說,「Antifa正在勒索國會山地區商家交保護費。」另外一名警察補充說,「他們對進出國會山地區的人員攔截搜身,並向商家所要500美元保護費。」

霍夫曼的文章還提到,當前西雅圖的警力只有中共病毒和發生Antifa暴亂前警力的60%。現在很多警察要麼要求調到其它城市,要麼退休或者辭職,主要是警察被妖魔化,還得不到政府的支持。

2020年6月9日晚間的西雅圖「國會山自治區」(CHAZ)。(David Ryder/Getty Images)
2020年6月9日晚間的西雅圖「國會山自治區」(CHAZ)。(David Ryder/Getty Images)

特朗普譴責政客不作為

長期調查Antifa組織的記者吳安迪(Andy Ngo,音譯)在霍士新聞(Fox News)採訪中表示,華盛頓州和西雅圖市的政客們為了自己政治目的,對Antifa組織的行動採取配合和縱容的態度。 

華盛頓州州長約翰·英斯利周三在媒體會上表示自己對Antifa的佔領和宣佈自治不知情,他對現場記者說,「這對我是個新聞,我還沒有收到可靠信息。」

特朗普總統當晚譴責英斯利和杜肯不作為,要求他們恢復法律和秩序。他在推文中說,「激進的民主黨政客控制的城市已被『國內恐怖主義份子』佔領。」

杜肯和英斯利並不認為他們的管理有任何問題,他們分別在推特上回擊特朗普不要插手華盛頓州的事務。

前述霍夫曼文章中引用一位不敢透露姓名的知情者的話,Antifa組織的目標是佔領更多的地區,可能預計市中心的西區警局也會被佔領。政客們可能要把更多的地方讓給Antifa,警察現在已經開始轉移西區警局的重要文檔和器材,關閉了警局大廳內步入式大堂。

另有媒體報道,弗羅伊德之死只是提供了一個爆發點,Antifa組織蓄意攻佔西雅圖早在2019年11月份就開始計劃了,目的是破壞大選、阻止特朗普總統連任。 

西雅圖多次被中共首先選中 病毒也沒錯過

跟Antifa同樣信奉共產主義和暴力革命的中共也把西雅圖當作佔領美國的第一站。

中共對華盛頓州,其實主要是西雅圖的喜愛從1970年代鄧小平開始,延續四代領袖一直到習近平,他們每次訪美的日程上都不會落下這個城市。 

在美國和中共交往的歷史上,西雅圖在多個歷史事件中被中共選中,幫助中共轉移危機。 例如中美建交後鄧小平訪美所謂的「破冰之旅」首選城市就是西雅圖,在登啟程之前與波音飛機的合同已經握在鄧的手上了。

中共在1989年六四天安門大屠殺之後,受到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的制裁。因支持鎮壓學生,中共黨魁江澤民在國家正面臨四面楚歌之時,波音公司游說美國政府,成為首個破除禁令的國際企業。1993年江澤民如願以償登上飛往西雅圖的飛機,並在那裏與他日後安排澳門商人吳立勝秘密捐款的克林頓總統會面。

西雅圖也是中共病毒入侵美國的第一站。從今年1月21日全美的第一宗感染病例在華盛頓州的西雅圖市被發現,一直到3月底,西雅圖感染病毒死亡人數佔據了整個州的90%,全美一半以上的死亡發生在這裏。 

航空業是受中共病毒全球傳播衝擊最大的行業之一。據美國CBS網站5月27日報道,波音公司在2020年第一季度交付飛機只有50架,較2019年同期的149架縮水了66%;同時公司的債務也從273億美元提升到390億美元。訂單數量的減少促使波音在近期宣佈裁員10%,業內人士分析進一步削減僱員可能已在波音的計劃之中。

Antifa組織間介

Antifa是Anti-Fascist(反法西斯)的縮寫,通稱「安提法」,亦簡稱「反法」。Antifa起源於1930年代,在歐美各國都有分佈,成員多是年輕人,崇尚暴力,認為暴力攻擊是必要手段,反政府、蔑視法律,屬於極左。意大利和西班牙的Antifa乾脆奉行共產主義。

英文大紀元早前報道,據「反法西斯自治」(Autonome Antifa)組織的高層人士、德國的蘭格(Bernd Langer)編寫的德文小冊子《反法行動80年》一書,Antifa其實可以追溯到1921年的蘇聯第三共產國際的聯合陣線。

在美國Antifa得到「全國律師公會」(NLG)的支持。NLG倡導「好戰和直接對抗」(militant and confrontational direct action)。

NLG由福特基金會和美國投資大鱷索羅斯(George Soros)等大型慈善家資助,由遍佈全國150多個分會的數千名左派律師組成,NLG明確公開地協調法律訴訟和公眾活動關係,來支持Antifa運動。NLG律師的聯繫方式和電話幫助熱線常出現在Antifa網站和社交媒體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