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很多觀眾已經注意到了,YouTube仍然在給黃標。即使影片沒問題,也得申訴一天半後才給變綠。這不只是廣告問題,主要會使影片觸及到的人群大量減少,觀眾會減少一大部份。

大家可以觀察一下幾個北美自媒體,現在被打壓得非常厲害,觀看人數都是大幅下降。平常前一二個小時,一般都會有八九萬人次觀看。但是現在影片上傳七八個小時,也可能只有八九萬人能得到資訊。

我們希望在八月份能推出自己的平台,現在還在努力籌備中。但我們也想向YouTube的審查人員喊話,希望不要在自由的社會,站在中共的一邊,阻擋人們知道真相的權利。大陸也有您的親人和朋友,他們需要知道真相,不要被錢財迷失心智。

另外,觀眾朋友請訂閱沐陽的網誌,這是完全免費的平台。我們有任何消息,都會在上面更新。希望大家都能在我們的影片下方留言,就寫上兩個標籤:#我有知道真相的權利 #黃標打壓。下面進入6月12日的六十秒看世界。

六十秒看世界

李克強與默克爾在12日影片會談中表示,中德合作要擴大雙向開放,爭取早日完成中歐投資談判。默克爾則敦促中方放寬外國市場准入,也提到了人權和香港局勢問題。

美國官員透露,為應對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造成的大量失業,特朗普政府正在考慮暫停一系列工作簽證,包括H-1B高技術移民簽證。

美方11日表示,從事間諜活動的中共軍方科學研究員王新(Xin Wang,音譯)在7日被捕。王新已經承認,一直在竊取加州大學三藩市分校的醫學研究成果。

繼11日新增1例後,12日北京再通報兩宗新增患者。目前兩人所在的校區和單位已經封閉。原定15日復課的北京小學一至三年級將繼續暫停。

中共央行近日通知,將在河北、深圳、浙江開展大額現金管理試點。對私人帳戶管理金額起點分別是石萬、二十萬和三十萬,公司帳戶起點是五十萬。

52歲的中國博納影業集團副總裁黃巍前天在北京墜樓身亡。博納影業11日證實,黃巍墜樓是因為長期失眠、心情壓抑。

美國天天大動作 全方位抗擊中共

下面進入12日的正式話題。白宮前首席策略師班農前不久在他的直播節目中,採訪了參議員、美國首位空軍戰鬥機女飛行員麥克薩莉(Sen McSally AZ)。班農在節目中說,「當前世界的一切主要混亂,包括疫情、經濟危機、騷亂等,都是中共鼓動和資助的。」

麥克薩莉說,「過去的幾十年裏,中共的崛起,正是精英們的錯誤決策所致。中共一直都在欺騙和偷竊,而且中共在不斷擴充它們的軍隊。但現在美國人民已經覺醒了。」

這些話如果在三四年前說出來,沒有幾個人會相信。因為那個時候的美國,與中共的關係還很熱絡。但是現在再看中美關係,如果兩天不看新聞,就會感覺被甩下了。連續幾天,美國天天都有不同的大動作,全方位抗擊中共就像是一日三餐。

推特移除十七萬中共五毛帳號

11日,推特官方消息,他們移除了超過17萬個帳號。這些帳號大多在推特上發佈與特定中共政府政令宣導相關的內容。其中有23,750個非常活躍的帳號,這些帳號是主要負責發文的主體。另外15萬個是協助散佈相關政令宣導內容的帳號,它們負責擴大訊息的覆蓋範圍。

推特表示,這些帳號與去年推特、面書、谷歌和YouTube所破解的中共政府支持的網絡行動有關。當時那些帳號大多是推送歪曲事實、甚至是污衊香港反送中示威民眾的消息。

去年8月,也就是反送中高峰階段,推特曾經移除了大約一千個與中共政府有關的帳號。但是中共隨即又建立了更多的帳號,並且在今年1月開始,專門發佈一些與中共病毒肺炎疫情相關的內容。

斯坦福互聯網觀察站研究經理迪瑞塞塔(Renee DiResta)指出,這些新的帳號所發佈的內容,大多是讚揚中共政府處理疫情的方式。同時它們還利用疫情,對美國和香港示威者進行抨擊。這種整體行動在3月達到了高峰。而在美國非裔男子弗洛伊德不幸去世後,這些帳號又開始故意曲解事實,煽動反種族主義遊行示威。

推特發言人表示,他們移除的這些帳號,與美國國務院的要求無關。不過說是這麼說,在美國全面抗擊中共的大背景下,推特移除17萬中共的殭屍號,就是在斬斷中共大外宣的一個個觸手。

Zoom:將不允許中共影響海外任何人

11日,總部在加州的視訊公司Zoom Video Communications Inc發表聲明,表示他們收到了中共政府要求終止六四紀念會議和相關主機帳戶的要求。Zoom在承認犯下錯誤的同時承諾,他們將採取行動改進,「將不允許中共政府的請求影響中國大陸以外的任何用戶」。

Zoom承認的錯誤,最先發生在6月3日。八九學運學生領袖王丹表示,他當時在Zoom上組織六四紀念活動。但是帳戶短暫被封,導致活動兩度中斷。

這宗事件在海外民運人士中間引起了很大不安。人道中國創辦人周鋒鎖推文表示,帳號已經恢復,但是他的組織目前還沒有收到Zoom公司的具體回覆。

共和黨聯邦參議員魯比奧(Marco Rubio)推文質問Zoom,公司是否涉有黨支部?定期與中共分享哪些數據?要求Zoom解釋清楚。

另一位共和黨參議員里克・斯科特(Rick Scott)說,這是一個美國公司在向中共磕頭,對令中共政府感到不滿的人士進行審查。

而共和黨參議員霍利(Josh Hawley)則直接寫信給Zoom創辦人兼行政總裁袁征,批評他根本是討好共產黨,不會有好下場。霍利嚴厲向他警告:「我今天重申,現在是時候讓你選擇立場了。」

聽名字就知道,這個袁征是中國人。來自山東,2006年獲得了史丹福大學MBA學位,所以他受控於中共,也沒甚麼新鮮的。

但是美國政界已經注意到了。如果Zoom不切斷與中共的聯繫,甚至還繼續為中共服務,在中美激烈對抗的大背景下,難免不會受到制裁。

就是說,中共伸到Zoom的觸手,也將被美國斬斷了。

美出口管制擴展到軟件

最近哈爾濱工業大學的師生都反映,一直使用的正版MATLAB軟件無法被激活。已經激活的卻跳出一個反激活的通知,顯示授權許可無效,網頁無法登陸哈工大域名的帳戶。

軟件開發公司告知校方,因為校方被列入了美國政府實體清單,相關授權已被中止。就是說,美國的出口管制已經擴展到了軟件方面,制裁又升級了。

MATLAB軟件是美國MathWorks公司開發的商業數學以及科學計算仿真軟件。其中包含數十個工具箱功能,涵蓋數學計算、建模仿真、電子通信、機械化工、汽車航空、電力能源、經濟金融、生物醫學等多個學科。當前世界上,數以百萬計的工程師、數學家們都在使用這款軟件。

特別是,這款軟件在大陸理工科大學是必不可少的,比如清華、北大、西安交大等都引進了校園版,哈工大也不例外。有一些大學在專業課程的第一節課,就是教學生怎麼安裝軟件。

禁用這個軟件有甚麼影響呢?經濟學碩士陳偉傑說「影響非常大」。首先被禁用的大學「都要開始史無前例地大規模『轉碼』」。老師的課件、習題、項目的代碼都要轉碼,他說「未來幾年可能這些大學都沒啥科研產出,就算有也不能公開發佈」。

這件事讓很多網友擔心,因為MATLAB被禁很可能只是開始。如果美國研發的軟件都不能在中國使用,那將是一場影響深遠的災難。

有知乎網友稱「可以使用盜版」。但知名教育博主「毛毛蟲」表示,私下可以使用盜版。但是如果發表論文時,沒有獲得授權就使用MATLAB生成的數據、圖表,可能面臨著被起訴的風險。

事實上,美國兩黨議員正在敦促特朗普政府,更系統地懲罰中共竊取美國技術的行為。

美議員敦促經濟制裁技術盜竊

11日,民主黨參議員克里斯・范霍倫(Christopher Van Hollen)和共和黨參議員本・沙士(Ben Sasse)提出一項立法 ——「保護美國知識產權法」。要求總統向國會提交竊取美國重要商業秘密的外國公司,和個人的定期更新信息,並且包括經濟制裁在內的各種懲罰。

范霍倫表示,外國政府支持的外國公司竊取美國技術,損害了美國的經濟和國家安全。他說,「事先明確指出,一旦發現這種盜竊行為,將會受到懲罰,這將帶來很大的威懾作用」。

沙士表示,美國不能再手下留情,而是要去追捕小偷和黑客,「我們有嚴肅的經濟方法可以反擊,讓我們使用它們」。

這項法案要求總統,對實施盜竊的公司處以罰款,包括「凍結制裁」。凍結制裁就是指凍結那些涉案公司和個人在美國的資產,並且禁止美國企業或個人與他有業務往來。

這個凍結制裁對個人來說,威力是最大的。因為誰也不願意被制裁,特別是中共官員。提心吊膽貪污受賄、搜刮民財弄來的錢,很多都存在了美國,就是想將來到美國養老。如果在美國的資產全都被凍結,那就甚麼都沒了,後路就被美國給斷了。其實,只要被美國制裁,到美國來的可能也就沒有了,綠卡、簽證都會被取消。

補貼228億 促在美生產晶片

除了上面的幾項措施,兩黨議員還提議,為美國半導體製造商提供228億美元的資金補貼,鼓勵它們在美國本土設廠。

這項法案由共和黨參議員約翰・康寧(John Cornyn)和民主黨參議員馬克・沃納(Mark Warner)共同提出。共和黨眾議員麥克・麥考爾(Michael McCaul)發聲明指出,中共十分希望能夠支配半導體供應鏈,所以推動美國國內半導體產業發展「是當務之急」。

法案將授權美國國防部,通過《國防生產法》提供所需的資金,用來建立和增強美國國內的半導體生產能力。

但是在美國興建晶片工廠的成本需要150億美元,主要是因為機器的成本十分高昂。除了建廠成本外,提案還建議為他們提供100億美元的聯邦基金和120億美元的研發基金。

如果這項提案通過,對中共的打擊又是非常大的,將徹底切斷美國生產的晶片來源。前段時間就看到媒體報道,說華為被制裁後,晶片只能夠用一年。如果晶片企業遷回美國,更方便美國對晶片的控制。沒有了美國的晶片供應,中國的科技還會像現在這樣嗎?還會有人喊「厲害國」嗎?

習李分工,折騰與補救?

美國的一系列動作,已經讓人們相信,特朗普政府對中共的反擊是全方位的,而且越來越嚴厲,力道越來越大。而中共現在是處處挨打,沒有還手之力。

網絡上有一個段子,說大清末年,慈禧太后到處捅婁子。向列國宣戰,把所有的改革都停了,殺掉了戊戌六君子,走上了一條反西方的路。而當時的李鴻章四處給慈禧打補丁,但也無濟於事。

不知道這個段子是不是在影射北京當局。在經濟全面敗落、漸漸失去美國技術支持之後,李克強說出六億中國人月收入不到一千人民幣,並喊出了「地攤經濟」。

但是習近平去寧夏考察表示,要在年內「全面脫貧」,年內「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而且在北京,習近平的親信蔡奇向「地攤經濟」發難,使「地攤」一詞又要變臭。網上有這麼一句話,「李克強擺地攤,遇到了城管習近平,結果是李克強完敗」。

中共疫期的九步造假宣傳

說到地攤經濟,這是中共在這次疫情後,李克強不得已在中共兩會上說出來的。其實也很可能是中共有步驟的宣傳計劃。

有網友總結了中共在這次疫情中的宣傳,發現一步一步有著明顯的階段性,大體分為九個階段,而地攤經濟就是第九個階段。

第一步是「扔下一萬元就跑」

這是指中共的造假宣傳,說有人為了支持前線抗疫,到政府部門或者公安局,扔下一萬塊錢,不留姓名就離開了。這個造假宣傳,在多家媒體都出現了。

比如《杭州日報》報道說,一名男子跑到派出所,丟下十萬塊,對教導員胡斌說「不方便去醫院,麻煩你捐給西溪醫院」。《北京青年報》報道說福建三明市一位68歲菜農,給警察丟下一萬現金就跑,說是「給你們買口罩」。

這樣的例子非常多,法廣表示種「疫情下怪事」,是一場「集中造假」的文宣。

第二步是「醫護斷奶上前線」

在中共的「正能量」宣傳中,為了宣傳「暖新聞」,於是就出現了哺乳期的醫護人員強行給孩子斷奶,上第一線抗疫。

比如2月24日,《中國青年報》報道說,武漢疫情發生後,28歲的媽媽黃煒玲扔下剛剛六個月的孩子,投入到了漢陽區疫情防控指揮部的緊張工作中。

再比如搜狐報道說,重慶渝北區第二醫院的李光屏在疫情發生後,提前給十個月的孩子斷奶,然後奔赴抗疫戰場等等。

第三步是「美軍在武漢投毒」:

這個大家應該不陌生,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無中生有,指控美國軍人在參加武漢軍運會期間,把病毒帶到了武漢。引發美國總統特朗普大怒,一度把病毒稱為「中國病毒」來進行回擊。

第四步就是「全世界忙著抄工作」:

這是指外國疫情爆發後,中共嘲諷外國「不會抄工作」。言外之意,中國的抗疫成功,是在中共的極權統治下實現的。說白了就是中共在推銷它的暴力統治哲學。

第五步是「鄰國紛紛要求歸屬中國」:

我們在前面的一期節目中說過,4月份的時候,大陸網絡流傳一篇文章〈哈薩克斯坦為何渴望回歸中國〉。中共這種宣傳,讓一向友好的哈薩克斯坦也憤怒了,非常罕見地召見了中共大使張霄。

第六步是「官員帶頭下館子」:

這是中共在推動復工復產後,因為人們都害怕病毒傳染,不敢出門,所以中共官員帶頭去飯店吃飯,說是為了推動復工復產。這個做法,當時成了人們的笑柄。

比如重慶官方微博稱,3月17日中午,南濱路一家火鍋店迎來幾位特殊客人。有重慶市政府副市長李波、市商委主任張志奎等,以普通市民身份,帶頭消費,給餐飲業鼓勁打氣。當時《中國經濟周刊》統計,截止到3月18日,至少有九個省近20名領導幹部帶頭下館子吃飯。

第七步是「世界哀求中國賣口罩」:

這是外國疫情爆發後,中共趁機推進地緣政治影響力的一步。因為在中國疫情初期,中共派人在海外大肆掃蕩各種醫療物資和個人防護用品。當外國疫情爆發時,卻買不到口罩、手套等醫用物資。

第八步是「海外華人拚死也要回國」:

這又是中共故意製造的陷阱。它一面宣傳國內抗疫成功,一面宣傳外國疫情失控。造成了海外華人、特別是留學生都急於回國避難。但中共趁機推出五個一的「坑爹」政策,造成機票十倍起跳,無數人在天價機票面前望而卻步。

第九步就是現在的「擺地攤、賺百萬」:

中國經濟全面敗落,三駕馬車全部熄火的情況下,李克強在中共兩會記者會上說,有六億中國人的月收入不足一千元。同時他對四川成都出現的地攤經濟給予肯定,並在隨後親身視察了地攤經濟情況,說地攤經濟是「中國人的商機」。隨後中共多家官媒大肆吹噓,有人日入三萬,有人通過下班後業餘時間擺地攤,買了奔馳和奧迪車等等。

地攤經濟 換一種割韭菜的方式

李克強推動地攤經濟,很可能是出於他了解中國經濟的真實情況。今年有八百多萬大學生要畢業,他們的安排已經迫在眉睫,更何況還有一億多在城鄉流動的農民工。

或許這龐大的失業大軍,迫使李克強才推出窮人的自救武器——擺地攤。

但是有一位匿名投資者認為,這很可能是當局割韭菜的一種新方式。

這位投資者表示,中共媒體吹噓日入幾千、幾萬,甚至年入幾千萬,就是要讓韭菜們覺得地攤能賺錢。因為地攤不像電商,它必須得先有貨才可以賣,所以這就導致了許許多多人去進貨。

人們進貨,自然就清空了各類工廠裏面的庫存,貨品都到了地攤商戶的手裏。而地攤商戶進貨,大多都使用現金,這些現金就逐漸地盤活了企業。

而現在,人們把貨物都進來了。當局又不讓賣,政策又變了。但是地攤商販想退貨卻退不掉,又不能擺攤,只能自己積壓,或者是當作垃圾一樣處理掉。

然後地攤商戶為了吃飯,不得不去企業打工。但是這個時候工廠給的工資更少了,因為正處於人多、工作機會少的階段,所以勞動力相當廉價。

到了這一步,除了人們損失了積蓄、薪資更低之外,其它一切又都恢復到了從前,韭菜割了一茬。

中共將在香港使用二百輛軍車?

最後再來說一個事情,是一位90後網友12日的爆料。他說自己長年居住在新加坡,每天都看新聞看點,了解了一些中共的罪惡。但是他的父母都在國內,在長春一汽工作。

昨天他在與父母視像通話中,他的母親提到了一件事。說長春一汽正在製造二百輛右舵的軍車,準備在香港使用。因為微信被中共監控非常厲害,所以他沒敢多問甚麼。但是這位朋友覺得,這個事情不尋常,所以就向我們爆料,希望提醒香港的同胞,小心中共的鎮壓。

根據這位朋友的爆料,我們在會員區專門來談談當前的香港形勢,中共在一步步收窄香港人的自由空間,赤色恐怖正在成形。但是香港人沒有怕。

以上是12日公共區的節目內容。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點擊影片右下方的點我訂閱,或者二維碼訂閱。這樣從周一到周六,您都可以看到我們的最新節目。也希望您將新聞看點推薦給您的朋友。

感謝您的收看,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