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人大原定6月將討論的「國安法」,北京人大常委會沒有設定在6月議程中,目前被港澳辦、中聯辦和港警積極推動。美國、英國等國公開表態,一旦中共人大推進「港版國安法」,他們將大力制裁中共和香港。此大背景下,香港民眾的態度就成各方行動依據的關鍵。

此前親共組織搞出290萬人簽名支持,被爆很多是強制或編造的,統計過程和結果沒人監管。最近泛民一些元老級人物在高壓下表示,可接受讓香港自己立法,很多民眾表示,他們說的,無法代表香港沉默多數人的態度,並質問,如可接受香港自己立法,何必還有2003年7月1日50萬人的反對、以及2019年6月12日的200萬港人在烈日下遊行抗爭呢?

香港很多工會和學生組織,原定6月14日舉行罷工罷課公投,表達香港民眾對國安法態度。不過由於天氣原因,公投延後至6月20日。

罷工罷課公投遭天氣延期 「絕不取消」

人大5月28日通過決定,授權人大常委強行訂立「港版國安法」,由多個不同工會組成的「二百萬三罷工會聯合陣線」宣佈,將於6月14日發起全港聯合公投,如有6萬人參與而其中六成人投讚成票,將舉行跨行業聯合罷工,反對國安法。

醫管局員工陣線特別會員大會早前亦通過授權理事會,若有4,000名會員簽署罷工宣言,可按需要發動工業行動。

「中學生行動籌備平台」之後亦宣佈,同日罷課公投,了解中學生對國安法之意見及罷課意向,目標是取得至少1萬位中學生有效投票,讚成總票數達六成動議就會通過,為開展大規模罷課做準備。

「二百萬三罷工會聯合陣線」表示,如罷工動議通過,將啟動分階段罷工:首階段是為期3日的「警示性罷工」,鼓勵會員以請假或其它方式罷工;若港府無視訴求,將啟動第二階段「真罷工」,以曠工形式罷工。而公投當日會以分流形式進行,設多個票站,參與者無需擔心違反限聚令或被警方打壓。

6月12日,這些組織宣佈,因應天文台指周日將有熱帶氣旋逼近,商討後決定將公投延期至6月20日,強調絕對不會取消,並指14日的工會聯合招募會照常舉行。

港澳辦和港府阻止民眾參與公投 民眾不屈服

港府曾發文聲稱「公投沒有憲制基礎及法律效力」,「是利用學生達到政治目的」,將懲罰參與公投的公務員等,教育局也去信全港中小學校長,要求對參與的學生和老師進行懲處。6月12日港澳辦還公開點名誣陷「香港眾志」黃之鋒、鄭家朗等人「煽動港獨」。

高壓下,香港新公務員工會發文回擊港府的指控,表示根據法例,僱主不得阻止僱員行使參與職工會的權利,籲政府作為全港最大僱主,應尊重並保障僱員,勿知法犯法。

聯合陣線及籌備平台亦發聯合聲明稱,港澳辦及中聯辦發言人所說,明顯表明他們肆意扼殺港人的言論自由。以投票表達意見是市民基本權利,組織以及參與工會活動及罷工權利,亦受到《基本法》第27條保障。

6月12日下午,為了聲援1名疑似因沒禁止學生考試時演奏《願榮光歸香港》而遭到學校「不續約」的音樂老師,「香島中學」發起「聯校人鏈活動」抗議學校政治打壓。

香港九龍塘的「香島中學」,發起「聯校人鏈活動」抗議學校政治打壓。(翻攝自香港城大學生會編輯委員會面書)
香港九龍塘的「香島中學」,發起「聯校人鏈活動」抗議學校政治打壓。(翻攝自香港城大學生會編輯委員會面書)

下午1時半,除香島中學學生外,也有來自各校同學,不顧禁令,前來聲援,每個人手拉手築起「人鏈」綿延長達400米,最後有警察持擴音器到達現場驅散,學生陸續和平散去,無人被捕。

此前港府規定校園不許唱涉及政治的歌曲,有人質疑說,那唱《國歌》不也是政治歌曲嗎?

香港有公投表達民意傳統

這不是香港第一次民間自發組織公投。

2014年「和平佔中」為促進真普選而委託香港大學發起了1次民間全民投票:6.22公投。公投於2014年6月20日中午開始進行網絡投票,6月22日開放實體投票站,6月29日結束。約78萬參加,其中42%民眾支持真普選聯盟方案,38%支持學界方案。

到2020年6月,熟悉美國、香港和大陸情況的著名企業家袁弓夷也提議另一場公投。他表示,香港的港島和九龍界限街以南的地方,是清朝永久割讓給英國的,只有新界是租借100年。按照《中英聯合聲明》,中共必須保證香港一國兩制50年不變之後,中共才能真正擁有香港所有權。「如今才20多年,北京就撕毀了一國兩制,宣佈《中英聯合聲明》失效,那香港的主權就應該還是屬於英國的。」就好比我們買50元錢的東西,你只支付了20多元,那商品還是歸賣家所有。

袁弓夷建議,香港人應舉行全民公投,讓港人自己決定是歸於中國,還是歸於英國,或者港人自治。公投結果出來之前,由英國或美國出兵保護香港。

現在是最好時期 也是最黑暗時刻

針對目前香港的局勢,《大紀元》採訪了華府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 他表示,全國人大推遲了國安法的討論,而由香港土共支持的中聯辦和港府卻開始成立執行國安法的警隊特別機構,表面上兩者不同調,但其實北京和香港是在聯手上演一場恐怖戲碼,利用「斯德哥爾摩綜合症」逼香港各界屈服。

「北京把刀舉起來,但不砍下來,而港府竭盡全力製造恐怖氣氛,目的是製造斯德哥爾摩綜合症效應,讓人心灰意冷地放棄抗爭。」

他解釋說,斯德哥爾摩綜合症是一種精神病症。當1個人突然遇到極端恐怖襲擊之後,如果兇手放緩態度,降低要求,受害者會莫名其妙地對兇手感恩戴德,從而開始順從兇手提出的要求。

「其實北京沒有刀。北京一旦真的實施港版國安法,就面臨美國、英國、日本等自由國家的強力制裁,北京就會永久地失去香港這個「會下金蛋的鵝」,中國經濟馬上就會崩潰,中共的統治也就立刻崩潰了。」

他表示,現在是香港最黑暗時刻,香港人一旦挺過來,就會迎來陽光燦爛明天。

「以往香港人爭取自由民主,得到的國際支持大多只是紙面上和道義上的,但這次不同了。在世界各國親身經歷中共病毒帶來的巨大痛苦之後,在各國遭受巨大死亡和經濟損失之後,他們看清了中共邪惡本質,意識到,中共的存在,不光威脅香港,也直接威脅到他們自己的國家。如今美國把香港的事,當成自己的事來做,這就大不一樣了。有了西方民主國家參與的全球反共大潮,香港就不再孤單,力量對比的天平就是在香港這邊。」。

石藏山表示,真的就如香港抗爭者所說,現在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刻。「香港人守住了這要塞,就會海闊天空,榮光歸香港」。

「不怕被人捅死,只怕人心冷卻」

「就像昨天那位保護《大紀元》記者的香港年輕人所說,『不怕被人捅死,只怕人心冷卻』,現在有些香港精英們轉移資金準備移民,守護香港,靠的是香港每個普通人。」

6月12日晚,《大紀元》記者在觀塘裕民坊直播報道街站活動期間,民建聯順天區社區主任鄺星宇,亮出1把生果刀並指嚇其他市民。《大紀元》記者欲上前了解時,該白衣男子突以刀襲擊《大紀元》記者,被1名黑衣青年男子用手擋住了刀,保護了記者。

這位挺身而出的年輕人在醫院透過友人表示,「不怕街頭被人捅死,只怕人心變得冷卻,對所有事習以為常」。他呼籲,只要200萬香港人站出來,少數親共派便不會如此猖狂。

石藏山最後表示,「這就是香港精神!不屈不撓的獅子山精神!我堅信,天時、地利、人和,天護港人,天佑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