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視訊平台Zoom一度關閉了一個在該平台上舉辦六四天安門事件紀念活動的美國帳號,引發外界擔憂。評論表示,不僅Zoom受制於中共,美國公司也受到中共全面影響,呼籲美國及國際社會應該採取更為強硬的政策應對中共。

美國非牟利組織「中國人道組織」創始人、天安門事件前學生領袖周鋒鎖5月31日通過視訊軟件Zoom的付費帳戶在線上舉辦了六四天安門事件31周年紀念活動。但是周鋒鎖在6月7日發現他的Zoom帳號已經被關閉,於是向Zoom發出詢問電子信件,並向外界披露此事。

Zoom隨後通過電子郵件對外聲明:「就像任何跨國公司一樣,我們必須遵守營運所在地司法管轄區的法律。在不同國家舉行會議時,這些國家的參與者必須遵守當地法律。」

周鋒鎖6月11日對大紀元表示,發生這個事情並非偶然,Zoom聽從了北京的指令,「它已經承認了它是在執行所謂的地方法律,這個地方法律肯定指的是北京。它用北京的法律來關閉我們在美國東部的帳號,這是從北京發出的一個指令造成的。」

周鋒鎖說,中共針對六四紀念全面封殺,在防火牆內參與會議的近十個講員中有的被軟禁有的被抓走,「只有陳雲飛逃過了警察的監視能夠(在Zoom上)直接和我們講話,但在講話之後他也被帶走。Zoom作為美國公司卻執行北京指令,非常可恥,也令人不安。」

而除周鋒鎖外,香港支聯會主席李卓人的Zoom帳號也在5月下旬被關閉。

香港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對大紀元表示,李卓人的Zoom帳號確實被關閉,「我們搞支聯會的一些公開講座,講座之前就發現被封號了,之後有寫信去(詢問),但一直沒有收到回覆。」

鄒幸彤認為,Zoom對用戶封號是基於商業利益上的考慮,「他們不想失去中國的市場。但我覺得從原則上和道德上,作為一個依靠互聯網自由來生存的公司,他們不應該這樣去做。」

加拿大華裔作家盛雪對大紀元表示,「Zoom的這個情況,我並不是太意外」,中共對媒體以及對網絡社交平台的滲透已有很長時間了。

2014年5月31日,中國民主陣線發起「六四25周年」全球網絡紀念大會,會議設在美國通訊網站Paltalk的會議房間。據媒體報道,房間湧入大量疑似五毛和中共安全部門人員,致使會議發言人未能進入網絡會場,會議備用會場的網絡信號也多次中斷,多位參加者的電腦還遭到木馬病毒的襲擊。盛雪是這次紀念活動的發起者兼主持人。

「那時整個Paltalk的伺服器被癱瘓了,根本就不能登錄,我們當時就意識到是中共當局對此做了一些準備、做了一些手段。」她說。

盛雪還表示,她的推特帳戶、Telegram電報帳號也曾多次被別人登錄和盜用,「這些軟件及平台都是一些商業公司,中共就是利用對這些商業公司進行收買、滲透,以及跟他們進行利益勾連,使得這些商業公司在很大的程度上是向中共的做法屈服。」

美國公司受到中共全面影響

會議軟件Zoom在這次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流行期間知名度迅速飆升,在短短幾個月內全球用戶數從1000萬增加到超過2億。定居日本的顧女士說:「日本的學校和公司現在都在廣泛使用Zoom。不過,也有許多人在講它存在安全漏洞,讓人擔憂。」

周鋒鎖說,「對於我們來講,使用Zoom也是一個很令人悲哀的選擇。Zoom在技術上是很成熟的,因為它成熟的這種商業運用,它的功能的確很齊全。但現在這些功能齊全的基本上在一定程度上都是受中共影響的。」

他表示,現在美國幾乎沒有任何一個公司倖免於中共的全面影響,「大的公司就是推特和谷歌,但他們也都有各自的問題,比方說谷歌,有李飛飛,她以前做過北京的主管,而且他們後來開發『蜻蜓計劃』,要在中國做刪節。」

「還有推特,一方面也跟李飛飛有關,讓李飛飛加入董事會,另一方面,比方說在瘟疫這個問題上也是在進行一些審查,關閉了一些帳號,僅僅因為那些帳號談病毒出處的問題。這些顯然也是比較接近於北京的審查口味。」周鋒鎖說。

美國及國際社會應制定強硬政策應對中共

周鋒鎖表示,要使美國公司不受中共影響,美國政府應該有一個全面的政策,即「對抗、脫鉤、對等」來對付中共。

「比方說這個斷飛(斷航)的事情,美國的航空公司不能飛中國,中國的航空公司可以飛美國。所以,特朗普政府就決定禁止中國航空公司飛美國,它(中共)立刻就緩和了,開放了美國公司去中國。其實,網絡問題也是這樣。」

他說,「特朗普政府在對抗方面做得比較好,但是在推到防火牆上還沒有像當年列根(美國前總統)那樣,要求把這個牆徹底推倒。這個(防火牆)在精神上是對中國人的奴役,在經濟上是一個貿易壁壘,它為害中國人,更是危害美國的,這是一個根本的問題。」

盛雪表示,由於中共對網絡商業公司的收買、滲透,對所有的人、所有國家和所有的民主制度有深遠的損害隱患,希望國際社會及有些國家能夠就此立法。

「一些社交平台、軟件開發商等等跟中共之間可能存在利益交換,然後出賣客戶信息以及聽從中共指揮來運作。這不僅僅是一個經濟上的問題,它實際上是對整個世界民主國家的安全、個人安全都有直接的影響。」她說。

鄒幸彤表示,國際社會應該制定規範並以此考核具有共產黨背景的公司的營運準則,「比如,對私營的保護怎樣?哪些可以做審查?哪些不可以做審查?這些都沒有很多的規範,歐盟雖有一點,但也沒有真正應用到微信、微博這些會做很多審查的、有很多問題的私營公司上,他們沒有認真地去查這些公司是否有遵守這些規定。」

「民主國家也要去管一下他們國內的公司有沒有參加一些極權國家的打壓,這種打壓是不分國界的,尤其在網際網絡上,要不然他們只會去遵守那些最差國家的命令。」鄒幸彤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