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一周年遭遇「港版國安法」,港人反抗中共強權的情緒再度熾烈,他們無畏「中共病毒」疫情、走上街頭表達自己的訴求,再次面臨被暴力驅趕和抓捕的風險。美國國會議員再次對港人表達支持,呼籲中共撤回侵犯港人自由的立法,人權組織則呼籲各國加強對中共制裁。

6月9日是香港「反送中」運動一周年紀念日。當晚約7時許,數以萬計香港市民自發走上街頭、撐起雨傘,在中環進行「再現人海」為主題的流水式大遊行。防暴警察嚴密佈防並多次噴胡椒噴霧及發胡椒球彈驅散,53名民眾被拘捕。

6月9日,上千人聚集皇后大道遊行紀念「反送中」運動周年。(宋碧龍 / 大紀元)
6月9日,上千人聚集皇后大道遊行紀念「反送中」運動周年。(宋碧龍 / 大紀元)

日前有人發起「抗爭一周年港島區大遊行」,號召港人於6月9日晚上6時半在港島區遊行。由於活動事先在網上公佈,警方重兵部署,派了2千名警員在多地應對。立法會道、龍匯道、添馬公園、海富天橋及中信天橋等處則重點防範。

警察事先還放出口風威脅,參加這類未經批准的活動,有可能犯下「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一經定罪最高判監5年。

當晚7時許,大批民眾聚集在中環遮打花園一帶,舉行「流水式」遊行,沿途經過遮打道、金鐘道、畢打街、皇后大道中等。他們撐起雨傘並高舉手機燈光,高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等口號。

大約一小時後,港警開始向遊行人群發射胡椒水及胡椒球彈,有抗爭者被警方按倒在地上。當警察對現場一名穿白色衣服的西方人士施展暴力,用手扼其頸、腳壓其身時,邊上市民見狀齊聲大叫「謀殺」。遊行隊伍一度散去化整為零,後再有人聚集。

防暴警察在德輔道中清場時曾幾度舉藍旗,並發射胡椒彈。晚上10時半警察還在大規模截查路人。

午夜,警方在其臉書上披露,中環一帶共拘捕53人。其中男性36人、女性17人,涉及「非法集結」及「未經批准集結」等罪名。

一年前的6月9日,香港民間人權陣線(民陣)發起反送中大遊行,要求港府撤回俗稱「送中條例」的《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引發超過100萬人在炎炎夏日上街遊行,揭開至今一年仍未結束的「反送中」運動序幕。

由於「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仍在持續,香港政府實施公眾地方不可以超過8人聚集的 「限聚令」仍然生效,民陣9日沒有發起紀念活動。◇

參加6.9「反送中」周年遊行活動的市民。(Getty Images)
參加6.9「反送中」周年遊行活動的市民。(Getty Images)

岑子傑:抗爭運動仍是現在式

美國之音報道,民陣召集人岑子傑在記者會上表示,6月9日反送中100萬人遊行一周年,但是「限聚令」仍然生效,都難以舉辦遊行等公眾集會,民陣亦不打算「紀念」反送中運動,因為這個運動仍然是一個現在式。

他表示:「我們沒有能力去紀念,因為反送中運動延續到今日仍然未停止,這場運動仍然是一個現在式,未成為一個過去式,只是這場運動我們愈行變得愈艱難。香港人奮力反抗之後,共產黨的打壓變得愈來愈嚴厲。」

岑子傑表示,反送中運動的五大訴求,最初是來自去年6月15日在金鐘太古廣場外掛上標語的梁凌傑,當日他掛的標語寫上「全面撤回送中、我們不是暴動、釋放學生傷者、林鄭下台、Help Hong Kong」。

岑子傑說:「在這場運動裏面,我們香港人說的是『五大訴求、缺一不可』,五大訴求是要求撤回送中惡法、撤銷暴動定性、釋放所有被捕人士、追究黑警責任(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立即雙普選。我曾經都覺得、可以自我感覺良好地覺得,我們都成功撤回了『送中條例』,但是林鄭撤回『送中條例』,接著下來的就是另一條有機會令到我們香港人被送中的國安法。」

梁凌傑身穿黃色衣服在太古廣場外牆掛標語期間,失足從高處墮下,不幸身亡,成為反送中運動首位犧牲性命的人士。

岑子傑呼籲香港人不要忘記這場運動的「第一條命」。

民陣將會在下星期一(6月15日)梁凌傑的死忌當天,穿上黑衣並繫上白絲帶到太古廣場外梁凌傑墮樓地點獻花。◇

一名女子被警方逮捕。(Getty Images)
一名女子被警方逮捕。(Getty Images)

港版國安法尚未立法 中共黑手已現香港

「反送中」運動在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肆虐香港時逐漸回落。然而,5月底,中共兩會強制推行「港版國安法」,再度引發香港各界極大反彈。據悉,這項法案將允許中共國安人員未來進駐香港。香港立法會議員郭榮鏗表示,這比一年前修訂《逃犯條例》的做法惡毒100倍,將終結「一國兩制」。

5月24日,港人發起了規模超過10萬人的大遊行,遭到港警驅散、抓捕。6月4日「六四大屠殺」31年紀念日,港警以違反中共病毒疫情社交距離規則為由,首次拒絕這項持續了30年的燭光守夜悼念活動。

6月9日,香港眾志黨主席羅冠聰在臉書發文披露,灣仔區文藝空間「富德樓」外莫名有港警重兵嚴守,對每位出入的市民截停搜身。港警並將這棟多為文藝空間的商住大樓稱為(蟑螂窩)。

羅冠聰表示,「警方正利用公權力阻嚇市民進出一棟商住大樓,嚴重影響這棟大廈的用家商戶(當中有樓上書局),並視這些公民社會的朋友為潛在犯罪份子。」

他痛批這正是在「全面管治權」之下,「以國家暴力去打壓公民社會監察政權的力量。」並表示,「國安法未落實時,已經在實施了。」◇

警方截查遊行市民(Getty Images)
警方截查遊行市民(Getty Images)

學生:今天不出來 下次還有機會嗎?

參與遊行的13歲中學一年級學生張同學接受美國之音訪問時表示,擔心今次不出來遊行,下次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希望捍衛「一國兩制」及香港人的自由。

張同學說:「我們原本享有的自由,我們不可以無原無故被人收回,一國兩制這些都是我們在97年之前已經簽訂了的東西,已經是我們擁有的東西,《基本法》我們不可以讓它(北京)無原無故一句說『國安法』、『國歌法』,立即就令到我們享有不到這些自由。」

張同學表示,去年11、12月左右才開始覺醒參與反送中運動遊行示威,主要是不想香港變成一國一制,加上警方涉嫌濫用暴力、很多懷疑被自殺的個案,令她很心痛,不知道下一個會不會到她自己。

參與遊行的歌手阮民安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6月9日對香港人來說是一個很重要的日子,北京、香港政府對香港人遊行、集會等自由的打壓也到了一個沒辦法容忍的地步,他仍然堅守初心走上街頭,但是代價會愈來愈大。在中共全國人大會議宣佈制訂港版國安法後,仍然有這麼多人出來遊行,阮民安表示,這反映香港人面對極權完全沒有退縮,仍然有很多香港人堅守初心,也是向世界展示香港人的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