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個推特(Twitter)迷,曾試圖改掉這個習慣,但沒能成功。也許我應該參加一個12步的戒癮療程。

不過,由於我的癮好與數以百萬計的社交媒體迷一樣(Twitter、Facebook、Instagram、TikTok,從中挑一樣毒品吧),且不管對還是錯,因為我擔心我如果不加入會影響我的網上文字事業,再加上無所事事,我就繼續讓自己「沉迷」下去。

直到今天。

現在,我比以往更堅信,推特預示著一個高科技極權主義的未來,而這樣的未來,其實在很大程度上,已經來臨。事實上,它正接近於全面顯現。

推特創始人傑克·多爾西(Jack Dorsey)對特朗普總統在推特上發佈有關郵寄投票的有爭議話題的推文進行事實查核(fact-checking),並標示為虛假推文。這是對言論自由的公然踐踏,儘管推特是一家私人公司,但仍然……從本質上講,它是直接來自NKVD(內務人民委員部,蘇聯史太林時代的警察機構)的重新升級版,或者我應該說是索爾·阿林斯基(Saul David Alinsky)的劇本。(註:阿林斯基是美國左翼激進主義活動家,希拉莉和奧巴馬的共同精神導師。)

瞄準所謂的敵人,推特把他們趕走了,但推特上卻佈滿了來自精神病恐怖份子和偏執狂們未經審查的推文。

面書的(創始人)馬克·朱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參加進來並表示,即使美國《權利法案》也沒說,像他和推特這樣的公司應該成為「真相的仲裁者」。而傑克·多爾西則用類似赫魯曉夫似的方式進一步加以重申(Jack doubled down and banged his shoe, Khrushchev-style.)。(註:赫魯曉夫曾在聯大會議上脫下皮鞋敲桌子來反對對蘇聯的指控)

無論對錯,這是傑克·多爾西說的,他知道事實,而我們這些不知情的人,也就是說那些選擇其它「研究」及/或引用主題的實例與他不同的人,都是被洗腦的白癡。

推特創始人傑克·多爾西能逃脫責任的藉口是甚麼?是因為他是推特創始人,可以掌控推特的操作權,這是問題所在嗎?我們已經進入了一個時代,擁有全球支持者的大型高科技公司可以按照自己的意願去做。任何反壟斷限制,無論是字面上的還是象徵性的,都會在雲存儲上被銷聲匿跡。

對思想控制的結果與表現令人吃驚。誰還需要中國共產黨的奧威爾式「社會信用」體系?實際上,我們已經有的,還不止一個,在TikTok(抖音國際版)中,一個來自中國的牌子,以可愛的小貓咪影片為幌子,已入侵了我們的家園。要小心!

發佈者不能這麼幹。他們對其內容應負法律責任。但是推特和面書等,他們顯然像出版商一樣有編輯決定權,但事實從表面看卻並非如此。

社交媒體巨頭一直受到1996年《通信規範法》第230條的保護,免於承擔這樣的責任,該法律是在互聯網初期時代制定的,當時很少有人預料到這些公司將發展成為全球的壟斷企業,且當時人們的關注點也不同。

現在,如果他們願意,社交媒體巨頭可以擺脫導致等同身體傷害的意識形態上的謀殺罪,就如歷史向我們所展示的那樣。

那麼這些公司真的是偽裝的出版商嗎?他們出版我們所有人(或大多數人)的作品,通常不給任何報酬。它們不僅是世界上最大,也是迄今為止最佔主導地位的發行商,而且是一種新型的政府外組織,其自身幾乎是一個超級政府。

如何解決這一意料之外的困境?

特朗普已經提出了一項行政命令,試圖在(作為互聯網言論免責權基礎的)《通信規範法》第230條上作修改。包括喬·拜登在內的一些民主黨人也想做同樣的事情——至少在特朗普提出之前。現在,我們拭目以待。

特朗普正在利用他的強勢說服推特要維持公平競爭,成為《通信規範法》所設想的有一個公正的公開論壇。如果沒有,他威脅要關閉推特,雖然這不太可能發生。

最終,這是國會要解決的事情,他們應該對此很有熱情。#

作者簡介:

大紀元時報的高級政治分析師羅傑·西蒙(Roger L. Simon)是屢獲殊榮的小說家,奧斯卡獎提名的編劇作家,也是PJ Media的聯合創始人。幾年前,他的推特帳戶@rogerlsimon約有10,000個關注者消失了,但他並不知道那是怎麼發生的。

原文Twitter as Prototype of the New High-Tech Totalitarianism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