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加拿大《星報》2020年6月8日報道,一份新報告全面勾勒出了中國(共)全球干預體系的結構、方法和影響。該報告的作者告訴《星報》,他認為這類干預活動在加拿大「廣泛存在」,甚至是明目張膽。

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 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智囊的報告,詳細介紹了北京如何利用中共統戰部遏制批評、滲透外國政府,以及對華僑社區、大學和跨國公司進行離間和滲透。

該報告引用了大量中共文件、中文媒體文章、海外組織網站以及包括微信在內的中國社交媒體平台上的照片和帖子。

報告稱,自1979年以來,統一戰線部門一直是中共的官方部門,當時雄心勃勃的中國領導人鄧小平責成該部門從世界各地收集信息,並在全球範圍內尋求對該黨的支持。早期文件顯示,統戰部是中共於1948年首次成立的,但一直處於休眠狀態。中共宣稱統一戰線工作是民主的,是為了徵求世界各地人民和組織的意見。但其自身文件顯示,統戰機構與宣傳部以及中共的情報部門國家安全部密切合作。

該報告稱統一戰線的海外擴張是「中共政治體系的輸出。海外統一戰線的運作結果會使外國政治體系中的政治代表和政治表達受到中共的不當影響」。近年來,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主持了該機構的擴展,其中包括增加了40,000名員工。

該報告未涵蓋加拿大的情況,但作者亞歷克斯·約斯克(Alex Joske)與《星報》分享了他的一些發現。他說:「看一下那些主要的統戰會議和活動,與會人員的在線目錄顯示出,其中有大量加拿大人和澳洲人。」

例如,2019年10月在河北省舉行的一次由統戰部贊助的海外華語媒體會議,有來自加拿大的50多名與會者參加。中華全國歸國華僑聯合會,一個被中共官方媒體公開確認的重要統戰組織,在2018年列出了24個來自加拿大的代表和24個澳洲代表。

根據約斯克提供並由《星報》查閱的資料,事件描述和事件照片中的標誌清楚地表明了中國(共)政府的參與。

多年來,國際上很少有人對統一戰線的活動做出反應。這些活動通常模仿民主社會中的合法活動。根據這份報告,它的做法包括在國外建立聲稱代表中國國際學生、少數民族和宗教團體等的組織。

約斯克說,國際上的專家和政府官員似乎低估了中共統一戰線的力量。

「外交人員可能將統一戰線視為『公共外交』或『宣傳』部門,但未能意識到它涉及的秘密活動範圍」,報告中寫到。

「安全官員可能會警惕犯罪活動或間諜活動,但低估了那些公開助長這類活動的重要力量。分析師們可能忽視了中共影響元素之間的相互聯繫,這些元素相結合才能使其發揮作用。」

統戰手段也包括提供政治捐贈、免費中國旅行、高規格款待奉迎等,將國際政治家們拉下水。

該報告介紹了前澳洲參議員鄧森(Sam Dastyari)的淪陷經歷。當媒體報道了他接受與中國(共)政府相關的頂級教育學院(Top Education Institute)的旅行資金後,這位冉冉升起的政治新星於2017年被迫辭職。這所私立學校由中國商人祝敏申開辦,祝敏申是中共政協委員,即中共所謂的政治諮詢機構「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的代表。

此前,鄧森曾要求該黨最高政治捐助者黃向墨的公司為他的「未公開的法律事務」支付44,000澳元的和解金。鄧森還接受過澳洲廣東同鄉會提供的15天免費中國游,該同鄉會由黃向墨創辦並擔任主席。黃被澳洲情報官員查明協助北京的干預行動,已被澳洲政府取消永久居留身份,並驅逐出境。

約斯克對《星報》說:「沒有理由相信在加拿大不會發生同樣的情況。」他建議加拿大政府應在全國以及特定領域對中共統戰部的工作進行詳細研究,並向公眾傳達調查結果,以增進普遍了解。他說,加拿大當局必須認真調查是否有任何加拿大政客參與了中共的統一戰線。

加拿大聯邦保守黨議員、加中關係委員成員加內特·格努伊斯(Garnett Genuis)說,這份報告的調查結果對加拿大領導人來說並非新聞。

他指出,加拿大安全情報局(Canadian Security Intelligence Service)前局長理查德·法登(Richard Fadden)等人屢次警告,俄羅斯、中國等國家正在日益努力謀求其在海外的戰略利益。該機構的年報報道了數十年來外國對加拿大的「干預事件」,法登(Fadden)的前任吉姆·賈德(Jim Judd)曾公開表示,該機構對中國的關注約佔外國情報收集工作的一半。

「情報的存在表明擔憂的存在」,格努伊斯說。「但不知出於甚麼原因,政府選擇了不予回應。也許是有些天真,但確實沒有根據建議採取行動。」

上文所述的報告作者約斯克說,加拿大應考慮加強其關於外國干預的法律,並可以澳洲的做法為借鑑。

自從該國通過了一系列法律以應對外國政府影響澳洲政客和公務員的企圖以來,ASPI觀察到中共統戰部在澳洲活動的肆意程度有所降低。

根據澳洲國防部的法案摘要,《間諜和外國干預法》於2018年被引入澳洲議會。該法案加強了現行的間諜法,並引入了新的外國干預罪。參與「明知」由外國情報機構資助或曾經資助的活動,其罪行最高可判處15年徒刑。

自法律通過以來,約斯克注意到他一直跟蹤的幾個在澳洲的中共統戰組織,已經修改了他們的網站上以前曾有的促進中共利益的政治目標,轉而說他們是非政治組織。

約斯克去年2月向媒體透露的屏幕快照顯示,中國(共)駐渥太華的使館官員指示中國學生收集麥克馬斯特大學(McMaster University)的一場有關維吾爾族權利的演講信息,並查找是否有中國人參與組織了該演講。中領館否認了這些行為,但在一份聲明中說,他們「堅決支持中國學生的正義愛國行為」。

格努伊斯說,即使在沒有新法律的情況下,加拿大也可以選擇驅逐那些參與中共統戰工作的中國外交官。但是首先,渥太華應確保與所有駐加外交機構進行溝通,以表明任何對加拿大政治體制的外國干預,或任何因批評某國而進行恐嚇的行為,在加拿大的領土上都是不被容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