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9日下午,中共全國人大召開委員長會議,討論6月下旬人大將審議的提案,裏面沒有原來預定的港版國安法。外界認為,這是美國的強硬令北京開始評估後果或推遲,而香港土共控制的中聯辦卻不退讓。

美國強硬介入 京在港版國安法外強中乾

6月9日的人大委員長會議,決定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九次會議將6月18日至20日在北京舉行。

會議主持人栗戰書還建議了屆時將審議的內容,包括公職人員政務處分法草案、檔案法修訂草案、人民武裝警察法修訂草案等十多項議案,但卻沒有外間關注的港版國安法。

這意味著,「港版國安法」被北京比預計審議的時間推遲了。

5月21日中共兩會開幕前的記者會之後,港媒報道說,「港版國安法」料6月交人大常委會商討細節,9月前港府公佈實施。此消息不但份量重,而且來得非常急迫,令整個香港和全世界都為之震動!

等到5月28日,人大通過港版國安法決定草案時,北京的表態還是「6月底商議細節及執行機制」。然而第二天5月29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白宮玫瑰園記者會上,提出將嚴厲制裁中共和香港。

儘管在具體行動上,美國只是提出將制裁破壞香港自治的中國和香港官員,將取消大約3,000名參與了中共軍事民用相關技術的研究生的簽證(這在37萬中國留學生中只佔1%),以及宣佈成立一個工作組研究中國公司在美國交易所發行股票的違規做法,但在措詞上非常嚴厲。

在香港問題上,特朗普表示:「國安法把中國(共)侵略性的國家安全機構的勢力,延伸到一個曾經是自由堡壘的地方。中國(共)最新的侵犯行為令香港……」他暗示中共強推國安法是對香港的侵犯侵略行為。

他表示,將啟動取消給予香港特殊地位的政策豁免程序,取消香港作為有別於中國其它地方的單獨關稅與旅行區的優惠待遇,包括引渡條約、技術出口控制等將一併取消,香港不再被視為自治個體。

據熟悉中南海政治的華府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分析,特朗普這番話,令中南海高層傻眼了。他們原以為美國會歡迎和支持中共在香港平暴止亂,哪知道美國不惜犧牲自己在港的數千家公司利益,以及8.5萬在港美國人的平靜生活,也要出重拳制裁中共,哪怕暫時傷害了香港這個國際金融中心,美國也要停止中共利用香港身份來從事各類經濟間諜破壞活動。

當時美國只是強硬表態,而在措施上留有餘地,這等於留了一手,把球踢給了北京:如果北京非要繼續推行國安法,特朗普就會繼續推出制裁中共的更多措施。

從5月29日至今,十多天過去了,中共中央的官方媒體都沒有正面「回擊」特朗普,相反,人們看到,6月2日特首林鄭月娥一行被叫到北京,只有主管港澳事務的國務院副總理的韓正接待了他們。林鄭回來後,原本取消的六四31周年維園集會,卻在康文署和警方的通知下,意外地照常進行,上萬人在維園悼念六四,而港府沒再提疫情的限聚令。

中聯辦港澳辦對北京不滿

面對北京中南海的放軟,香港的土共不幹了。

6月6日,中聯辦舉行聽取涉港國安立法意見座談會。會上,由江澤民時代提拔的中聯辦主任駱惠寧,撂下港版國安法制定計劃問世以後最為嚴厲的官方措辭。駱稱:「決定了的事,就會堅決地做;宣佈了的事,就會切實兌現。」

他還稱:「香港本土部份勢力,與中國正在激烈博弈的美國,以及早已對香港不再有任何管治權的曾經的殖民帝國英國等等,都是在此次的港版國安法中反應最強烈的。」

外界普遍以為,「決定了的事,就會堅決地做」,駱惠寧這番話是說給香港人聽的,不過華府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說:「這是說給北京聽的。中聯辦實際是由香港土共控制的,他們是在告訴北京,決定的國安法,就應該推行下去,不能半途而廢,這等於是香港土共在逼北京動手。」

6月8日,在香港《基本法》頒佈30周年網上研討會上,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也發表了題為《國家安全底線愈牢 一國兩制空間愈大》的主題演講。張表示,香港國家安全法一日不立,就不能說《基本法》得到全面實施。他指,香港難以完成國家安全立法,中央出手是現實政治下的必然選擇,亦是中央處理香港事務最重大的舉措之一。

石藏山認為,中聯辦、港澳辦都是在批評北京不該退縮不前。

早在1920年代,就有一批中共的地下黨在本港「鬧革命」,被港人稱為「土共」,這批人除了現在香港的建制派,還有廣東和北京一大批人,「他們形成一套單線聯絡的封閉系統,外面的人來了,都得聽他們的。所以駱惠寧、張曉明都是替香港土共在說話。」

石藏山還說:「我都懷疑,要北京人大直接代替香港立法,這個主意就是香港土共給北京提出的,他們知道9月香港立法會選舉後,建制派一定是大敗,那時再想讓香港自己通過國安法,就非常難了。」

李柱銘提港自己立國安法

不過就在這時,香港最有資歷的泛民主派元老李柱銘(Martin Lee),卻主動提出了要香港自己立國安法的建議。

李柱銘是本港最資深的大律師。他與本港左派及土共的關係比較密切,當初是他作為律師,幫土共做法庭辯護的。

82歲的李柱銘,由於過去長期積極關注及領導香港民主運動,被譽為香港「民主之父」。他推崇民主、自由、人權等普世價值,而且特別愛國。

6月7日,李柱銘出席電視節目時突然提到,他一向反對侵害港人人權自由的法例,如果能完全確保廿三條立法後不傷害人權自由,相信連民主黨亦會支持立法,但現時北京的做法,恕難支持。

言外之意,讓香港人自己來確立23條,不要北京人大來做。他還稱,「革命搞港獨」不可能實現。

6月9日,陳凱文在「李柱銘怪港府唔立23條?」一文中開篇就說:「自從中央決定出手訂立港區國安法後,李柱銘就開始怪論連篇。除了跟勇武割蓆之後,他在早兩日的電視訪問中,就話回歸前一直未能完成廿三條立法,責任在建制派和政府,因為泛民由回歸至今都只是少數在野黨,如果特首或建制派有意立法,一早可以通過。講真,聽到李柱銘這番話,真是打了一個突!」

他認為李柱銘說這話的邏輯完全是混亂不清的。

袁弓夷:泛民不要再做東亞懦夫 

6月9日,一直為香港民眾呼籲奔走的企業家袁弓夷,剛回到美國後就在YouTube上提醒李柱銘:「妥協害慘年輕人 泛民不要再做東亞懦夫。」

袁弓夷認為:「香港這些泛民讓年輕人太失望了。他們應該向年輕人學習,立場要堅定,國內提出的國安法,明知道是非法的,為何還要支持?」

「今天有看到,Martin Lee又說,不如本地立法,我們商量好。我覺得這個很有問題。這20幾、30幾年,包括草擬《基本法》時,整件事都是退讓的,退到現在已經沒得退,今天如果不是美國人出頭,香港一個月內就變成police state,警察城市了。」

他談到1949年的上海,那些資本家對中共妥協了,結果過著動物都不如的生活,成了牛鬼蛇神,天天被批鬥。「美國現在幫香港,你們卻舉白旗,你這不是在賣港嗎?」

有一批港人不怕死不屈服

石藏山分析說,李柱銘等人的突然變調,很可能與他們4月18日被捕有關。儘管他們被保釋出來了,但被捕期間,中共對他們做了甚麼威脅,外界並不知道。

按照中共慣例,中共一定會給他們來個下馬威,一開始就說要殺了他們,然後運用間諜手段,查清李家所有人的所作所為,哪怕沒有違法的,也要用「釣魚執法」的方式讓你犯法,讓你覺得,你的一切都在中共的掌控之中,除了服從外,你毫無還手之力。如果你還有貪戀,你想要兒孫發財,那中共就許諾,只要你按照我們說的去做,我們就保證讓你一切如願以償。

「一句話,中共會利用人性的所有弱點來攻破人的心理防線,讓人精神崩壞後,不得不聽從於它。」石藏山說。

本報在6月4日發表的《林鄭一行入京只見上韓正 未提收集意見截止日期 傳中共誤判美國》一文中,預測中共會採用「斯德哥爾摩綜合症手法」,來逼迫香港人接受自己立法。

文章中,石藏山表示,中共用的就是「錨點定位法。一開始故意給你來個最壞的結果,把你嚇得半死,然後給你一個不那麼壞的結果,你就會感恩戴德地接受。這就是斯德哥爾摩綜合症——一種精神疾病。」

他預測,那些經受不住中共這種折磨的人,「由於斯德哥爾摩綜合症的效應,很可能會同意讓香港自己制定『國安法』,達到中共企圖強推『23條』的目的。」

袁爸爸批評說,李國能法官,「你們這幾位律師,你們讀書是很好,但你們在國際政治上不懂得對付(中共)這班惡人,對付這群惡人就不能用compromise妥協,來跟他們解決。」

袁爸爸說,李柱銘那些書生,「真是害死香港,只知道讓步,本應該根據法律,寸步不讓。李柱銘很愛國,但是如果分不清中國與中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