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對美國的衝擊,讓美國國會議員和特朗普政府意識到了對中國供應鏈的依賴,並多次強調讓美企從中國遷回美國。參議院舉辦聽證會,調查美國藥品對中國的依賴程度。

據彭博社2020年6月9日報道,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的一名官員在6月2日參議院聽證會期間,淡化美國藥品供應鏈依賴中國的程度,使得FDA不得不撤回該官員的證詞。

聽證會上,參議員約翰·科寧(John Cornyn)問到,美國藥品有多少活性成份(API)是中國製造,FDA藥品評估與研究中心監管項目副主任道格拉斯·瑟克莫頓(Douglas Throckmorton)說,「關於活性藥物成份,美國提供大約28%,中國約13%,印度約18%。」

FDA之後向彭博澄清說,瑟克莫頓這個回應的問題是,他所回答的百分比是指對美國出口活性成份的中國和印度生產廠的數量,而不是活性成份的出口量。

「它沒有反映實際的產量水平」,外交關係委員會全球衛生高級研究員黃嚴忠(Yanzhong Huang,音譯)在一次採訪中說,「就活性藥物成份產量而言,中國比美國大得多。」

彭博社表示,FDA發言人傑里米·卡恩(Jeremy Kahn)在6月4日的一份電子郵件中說,實際上該機構不知道多少活性藥物成份來自中國。FDA掌握的數據無法計算美國市場上銷售的藥物所用活性成份有多少來自中國或印度。

印度使用中國製造的活性成份,製成成品藥向美國大量出口——美國最近批准的新仿製藥中,印度藥物約佔40%。

美國衛生與公共服務部長亞歷克斯·阿扎爾(Alex Azar)2月26日表示,FDA正在密切監控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爆發期間在中國製造的醫藥產品。

「到目前為止,我們意識到在FDA有20種醫藥產品或者全部由中國製造,或者是藥品中一種關鍵活性成份完全從中國採購,顯然,這些將是最需要關注的目標。」阿扎爾說。

中共病毒從中國擴散到全球后,在中國(中共)媒體上,中共曾威脅要扣留向美國出口的藥品。

「如果你不提供藥品,那麼你基本上是在威脅要致美國人於死地。如果那不是威脅,我不知道這又是甚麼。」黑斯廷斯中心(The Hastings Center)高級顧問羅斯瑪麗·吉布森說。

科寧等議員支持將更多的生產從中國遷回美國,減少對中國醫藥供應鏈的依賴。

特朗普總統4月份曾表示,他正在尋求醫療物資供應的進一步自主性。他說,「該病毒(中共病毒)讓我們認識到醫藥製造業回歸美國,這樣我們才能在自己的家園裏生產藥品、設備以及所有其它我們需要用來保護公眾健康的相關物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