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強推的《港版國安法》讓越來越多對沖基金投資者採取避險行動,香港作為亞洲對沖基金主要投資地受到新挑戰。

根據Eurekahedge的數據,香港是亞洲最大的對沖基金投資目的地,有超過420個對沖基金在香港運作,比排名第二的新加坡多出80個。此外,香港對沖基金管理的資產總值接近910億美元,超過新加坡、日本和澳洲的總和。

投資人士表示,他們擔憂《港版國安法會》影響香港的信息自由、投資自由以及獨立研究。因對沖基金不似銀行等金融機構,往往他們對市場的反應更快,如果決定撤出、動作也會更快。

英國《金融時報》2020年6月8日報道說,香港的基金管理人和交易員表示,在中國共產黨針對香港通過制定所謂的「顛覆國家政權」和「外國勢力干預」罪立法後,對沖基金行業可能成為北京的瞄準目標。

許多基金經理和交易員表示,《國安法》將損害香港對國際對沖基金的吸引力,並破壞香港在該地區其它金融中心的領先地位。

多名對沖基金人士告訴《金融時報》,如果香港面臨與中國大陸一樣的信息獲取限制,如不能自由上網,那麼許多基金經理都會撤走。他們還指出,同時還擔憂中共引入資本管制或頒發簽證難等潛在問題。

另一家對沖基金經理說,他對北京的政治會如何影響香港金融法規感到「忐忑不安」,並認為確保香港「信息客觀性不受政治約束」很重要。

該名基金經理說:「我們依靠客觀的信息、客觀的報告。」他表示,如果香港的新聞自由受到新法約束,「宣傳將進入投資決策、發揮作用」。

還有一位資深對沖基金創始人表示,他已經與他的員工就搬出香港進行了廣泛討論。他指出,通常規模較小的對沖基金退出比其它不那麼敏捷的金融機構容易得多。

「這不像匯豐銀行。您不必拆除總部,也不必在新加坡一根鋼、一根鋼地重建總部。」他說,「(對沖基金)移動起來會容易得多。」

美國《商業內幕》(Business Insider)6月9日報道說,若對沖資金準備撤離,香港能否繼續保有投資「首選目的地」,就像是一場賭博。

OANDA亞太區高級市場分析師傑弗里·哈雷(Jeffrey Halley)告訴《商業內幕》,如果香港政府通過香港這個後門強加中國(中共)法律,投資公司毫無疑問會質疑,還有甚麼必要留在香港。

他說:「如果他們不想受到中國(中共)法律的約束,希望受西方法律體系的約束,那麼他們可以去新加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