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 6 月 9 日)時值反送中百萬人大遊行一周年,去年民主派全取 25 席的黃大仙區議會,本應召開「關注公民與政治權利專責小組」會議,卻遭民政事務處打壓,稱該小組超越區議會職權範圍,將會議室上鎖,不許召開相關會議。黃大仙區議會全體議員,今早於會議場地平台抗議,強烈譴責民政事務處政治打壓,阻撓區議會正常運作,並一度成功步入議員休息室商謀對策。

專責小組主席沈運華議員表示,早於 5 月已獲全體區議員授權成立小組,然而黃大仙民政事務專員江潤珊,卻在三星期後才作書面回覆,指政府對該小組屬區議會職能有保留,故該處和秘書處不會對該小組會議提供任何支援,採取「三不」政策:不提供會議場地、不提供秘書服務與正式會議紀錄工作,及不准所有政府人員出席或參與討論。

沈運華指,成立小組除了旨在跟進反修例運動中黃大仙區種種警暴問題之外,更加希望推廣公民教育,因見政府試圖將公民教育扭曲為愛國教育,可恥也不理想。他希望能促進《人權法》在黃大仙區有效落實。

多名議員就事件發言

尤漢邦議員表示,政權逐漸消磨其合法性。能否繼續管治,香港市民走上街頭已給出清晰答案,冀公務員不要與政府公信力一起埋葬;

譚香文議員表示,希望收集市民對「港版國安法」的意見,但秘書處不肯配合,打壓《基本法》保障的言論自由與人權;

施德來議員表示,民政事務處與警察本為服務市民,卻成為中共的公僕;

鄭文杰議員表示,倘政府只要對某事項有保留即能拒絕支援,日後無論是立法會或區議會皆能結束;

岑宇軒議員表示,近日提出「立即實行雙普選」臨時動議亦遭民政事務處拒絕寫入會議紀錄,地區事務與全港事務密不可分,提出相關動議合法合理;

劉珈汶議員表示,民政處一直打壓區議會運作,上星期在交通事務委員會中,欲為「六四」大屠殺中的死難者默哀,竟遭民政專員腰斬會議,指默哀行動與政府立場並不一致,會議議程須與政府立場一致方可。

痛心公務員「奴才化」

莫灝哲議員說,事件中令他感到最痛心的是公務員「奴才化」,公務員事務局局長聶德權發放了白色恐怖,令公務員畏首畏尾。為了揣摸上大人的感受,逼民選區議員就範,就連在選區內張貼海報說明理念都受干預,議員言論自由都被收緊;

梁銘康議員說,反送中運動一年後,政府仍然漠視民意,反強加「港版國安法」於市民中,削弱高度自治,黃大仙區議會與抗爭者同行,支援所有手足;

陳俊裕議員說,警察凌駕其它部門,民政事務處禁止會議是包庇警暴。不過縱使局方繼續打壓,25 位區議員也會善用固有資源繼續調查所有打壓公民及政治權利的事件;

鄭梓健議員說,當政府指控年輕抗爭者不理性時,區議員透過理性的選舉進入制度表達民意,但屢次的打壓,反映政府漠視民意不因抗爭者的方式是否理性,破壞香港安寧的正是香港政府;

莫綺霞議員說,不只是年輕人,所有年齡層的市民因著政權打壓皆會反抗,當民生遭到生命安全的問題,何來可談到生活的福祉;

溫子眾議員說,港共政權代表權貴,黃大仙區議員代表人民,有來自天津的年輕街坊「深知共匪險惡,以腳逃離大陸這傷心地」。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甘作籠中鳥,卻教呼吸自由百多年的香港人走入牢籠中,中共四處樹敵,呼籲「深圳河以北當局立即收回《匪安法》」,還香港人自由、民主、人權、法治、平等、博愛、均富等核心價值;

黃逸旭議員說,心痛年輕人因堅持守護真相而遭政治打壓,甚至被關在牢獄中。希望年輕人不要為禮崩樂壞的政權而犧牲,25 位黃大仙區議員會繼續守護真相,永不放棄。

在平台抗議行動結束後,一眾黃大仙區議員到6樓原會議場地繼續等待,由於民政處直接將大門鎖上,並更改了密碼,議員一度無法進入,甚為鼓譟。莫嘉嫻議員質問道:「下午2時半都要召開財委會,為何民政處要把會議室上鎖?」尤漢邦議員也質問「我們只是早了數小時到場也不許進入?」

默哀也超出職權範圍

後來,一名民政處職員按密碼進入,眾區議員尾隨把門打開,緩緩步進議員專屬的休息室,繼續商議下一步行動。百多呎的房間擠滿議員、助理等逾卅人,爭取開會權利,好不熱鬧。至截稿前,黃大仙區議會下午召開財委會時,劉珈汶議員提出為反送中運動首名離世抗爭者梁凌杰默哀一分鐘。期間民政事務專員江潤珊再次指,默哀乃超出其職權範圍,率領全體民政處職員離開會議室,即使默哀完畢仍未見其蹤影,導致會議未能繼續進行。

自新一屆黃大仙區議會履新以來,民政事務處已多番阻撓議會正常運作,包括民政事務專員傅申,先拒絕將岑宇軒議員就「實行雙普選」的臨時動議寫入會議紀錄,再指區議員在要求撤回「港版國安法」的宣傳品上,使用黃大仙區議會徽號,並不符合《黃大仙區議會常規》。影意志早前向黃大仙區議會申請撥款,舉辦三場街坊戲院,已獲財委會通過,卻遭民政處駁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