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夢」對我而言,一直具有「啟發」的作用。

很多想不通、理不清的事情,往往在夢醒之後有了頓悟。

有段時間,我常常作一個奇怪的夢。我夢見自己和男友去海邊的電影院看電影,看得正精采,電影院突然湧進一波、一波的海水。水越漲越高,我的涼鞋被渾濁的污水淹沒,我的腳趾被褐色的沙子磨得發疼。

觀眾尖叫著四處逃散。我也想逃,但混亂中卻遍尋不著男友的蹤跡,怎麼辦?男友的公事包還留在電影院的椅子上,要不要幫他拿呢?我先走了,他會不會找不到我呢?正在焦急該如何是好,夢就醒了。

清醒之後,我非但沒有慶幸好在是一場夢,反而很生氣,為甚麼男友總是在緊要關頭不見人影?

有時候夢境與現實的感覺是如此連貫貼近,讓人難以區隔其間的界線。有時候,夢中所發生的事情會真實在生活中上演,令人難以招架且不知所措。

我做過的「未知夢」

熱門韓劇《當你沉睡時》中的主角通過「未知夢」而趨吉避凶。其實,我也曾經做過「未知夢」,在夢中聽到某個朋友去世的消息,大家似乎正在相互走告朋友過世的訊息。記得在夢中,我呆呆地看著這一切發生,沒有任何特別的感覺;可是當夢境真的在生活中演出時,我嚇到發抖。做完夢2天後的晚上,我接到朋友的電話,他用激動痛苦的聲音說,簡直不敢相信,那位夢中的朋友在跟別人講電話的時候心臟病發猝死。

聽完消息,感覺彷彿正聚精會神地看著電影,卻赫然發覺自己不是坐在台下的觀眾,而是螢光幕上的演員般叫人驚惶失措!

我完全可以體會韓劇《當你沉睡時》劇中主角的矛盾掙扎:要不要把夢境告訴對方?

在這個夢之後,我又作了一個帶有死亡訊息的夢。恍惚在夢中得知一位男性友人的姊姊過世了,我看到他面容憔悴、神情哀戚,不發一語地癱在椅子上。夢中的我,面對哀傷的朋友完全說不出話來。夢醒之後,我則被焦慮的情緒淹沒。我反覆思考,是否要告訴對方夢中顯示的訊息?跟其他朋友討論過後,還是決定不要告訴對方。但從此以後,心中便隱約藏著一份擔憂,揮之不去。

了解夢境背後的恐懼

多年來,這種「害怕夢境成真」的心情始終縈繞著我。我怕作惡夢,更怕夢境變成恐怖電影。我試圖走出這個夢靨,讓自己可以毫無恐懼地作夢。通過「夢工作」的過程,我終於釋放掉內心的恐懼與疑慮。

記得當我跟幫我作「夢工作」的老師講完上面這個「帶有死亡訊息的夢」的內容後,老師問我:「假如你會看到這位男性朋友哀傷的面容,你覺得會在哪裏?」我竟脫口而出:「在醫院。」

接著老師要我佈置出醫院的景象,然後問我:「你那時候的感覺是甚麼?」

我直覺:「很凝重的感覺。」

「有甚麼東西可以代替凝重的感覺?」

「一塊白布。」

當我說完這句話,腦海中頓時浮現父親過世的景象。記憶中我才剛從醫院回家補眠沒多久,就接到弟弟語氣急促的電話。趕到醫院,父親身上已經蓋著白布,等著見我最後一面。

一切進展得太過快速,彷彿在夢中一般。父親去世的當天晚上,小侄子告訴我們,他夢見爺爺跟他說:「我的病好了,再也不會咳嗽了。」這個夢境捎來的訊息,就像來自天國的消息,讓全家人稍稍放心一些。

而當老師藉由「空椅技巧」讓我跟父親對話,我有個非常奇妙的感覺。回想父親走後,每次上香祭拜,我都祈禱他在另一個世界好好修道,媽媽說爸爸回老家福建的武夷山修道去了,並且保佑我們全家健康平安。我好像很少跟他談到自己的心情,也很少提及我想對他說些甚麼話。

所以,這次的「夢工作」對話,給了我一個極為難得的機會,可以面對面正式告訴父親我的感覺和想法。這真是一段不可思議的旅程,讓我再度與父親「重逢」,傾訴對彼此的感覺和想法,那種超越時空的震撼,令我久久不能自已。

懷著澎湃的心情回到家,就接到媽媽的電話,交代我﹕「明天是爸爸的忌日,要回家祭拜。」原來「夢境密碼」是來自父親的召喚。

夢中場景發生了甚麼事情?夢中人物彼此相隔多遠的距離?夢中人物做些甚麼?雙方說了甚麼對話?生命中留有未完成的遺憾嗎?想要解開「夢境密碼」,不妨勇敢深入夢境,探索未知的心靈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