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已經把TikTok、抖音變成反美宣傳戰的重型武器。它是如何把TikTok、抖音武器化?在中國,除了法律、行政手段,中共還通過思想控制,政治迫害、劫財、殺人威逼企業家順從。因此如何潔身自愛、保護家人?就需要遠離抖音、TikTok、微信等中共數字武器。有網民留言說:「我知道TikTok蒐集我個人信息,但有甚麼所謂呢?」「抖音不就是蒐集我個人信息嗎?現在哪家互聯網公司不蒐集客戶信息?」持上述觀念的人是不了解中共是如何監控民眾的。

抖音和TikTok是間諜軟件

BBC去年4月5日發佈調查報告顯示,一些TikTok用戶在其他未成年人帳戶上寫色情留言評論,總數達百多個,最年輕的受害人只有9歲。儘管TikTok在報導時刪除了大部份評論,但大多數發表這些評論的用戶仍可以保留在平台上。

那些發送色情信息給兒童的人,他們的個人資訊,TikTok和中共一清二楚。對西方實施「超限戰」,瘋狂擴充人海諜網的中共,難道不會以此要挾色情信息發送者,逼迫他們成為中共特務?

紅迪網(Reddit)首席執行官(CEO)史蒂夫‧霍夫曼(Steve Huffman)今年2月26日公開評價說,抖音國際版的TikTok手機應用軟件,從根本上來說,是個寄生性的間諜軟件。他建議人們不要安裝在手機上。

當下,社會性道德混亂。如果中共通過手機監聽抓住當事人把柄,很可能會脅迫當事人賣身中共,背叛母國。從個人和家庭安全角度,也應遠離TikTok、抖音、微信等中共間諜軟件。

圖為抖音海外版。(LIONEL BONAVENTURE/AFP/Getty Images)
圖為抖音海外版。(LIONEL BONAVENTURE/AFP/Getty Images)

TikTok勾引年輕人崇拜共產主義

更不要說TikTok否認六四屠城、封殺反共信息、洗白中共罪責、向各國用戶灌輸「中共」價值觀。

美國參議員喬什‧霍利(Josh Hawley)說,「TikTok威脅我們的基本價值觀,包括言論自由、集會自由、信仰自由等等。」

網絡觀察人士佐拉對美國之音(VOA)表示,TikTok用逗樂子的手法闖入美國社會是有理論根據的,這就是「認知輕鬆度」。在這種狀態下,使用者會毫不懷疑地接受所有被灌輸的內容,因為一切看起來都是舒服的,是對的。

他說,這會導致美國年輕人被洗腦,導致美國傳統價值觀崩潰,讓美國下一代放鬆戒備甚至崇拜共產主義、崇拜專制主義。

中企難擺脫中共思想監控 政治迫害

美國之音去年9月23日報導,杭州市政府向阿里巴巴、海康威視等100家重點企業派駐「政府事務代表」。杭州市政府說,是在充份尊重企業意願的基礎上派駐(代表)。中國證監會於2019年6月15日公告修訂《上市公司治理準則》,要求中國國內上市公司把設立黨組織寫入公司章程。

近年,中共大搞國進民退,從強制企業設立黨支部,到派駐政府代表,插手私營企業經營管理;中共在抖音、TikTok總公司字節跳動建立黨委,利用黨員干預、監視企業的運作,審查、控制抖音、TikTok的內容,就是一例。

今年3月12日,紅二代富豪、華遠集團前董事長任志強因言獲罪被捕,他的大兒子、祕書也遭連累被抓,政府將此定為重案。

任志強及早年被抓的大午農牧集團董事長孫大午等人犯的都是思想罪,反映了中共對企業家的思想箝制。

互聯網巨頭被收編 馬雲、 馬化騰被強制退休

Business of apps網站今年4月24日發表的文章顯示,全球最大的十個應用程序中,有六個是中國企業開發。

其中阿里巴巴董事會主席馬雲掌握著排名第7的支付寶(Alipay)和排名第9的淘寶(Taobao),騰訊董事會主席馬化騰掌握著排名第4的微信(WeChat)和排名第8的QQ。

這樣兩位全球互聯網風雲人物,去年被中共逼迫提前退休。中共還通過成立政府控制的「網聯」收編了微信支付和阿里巴巴支付寶;通過成立政府控制的「信聯」,收編了騰訊徵信和阿里巴巴旗下芝麻信用。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去年1月31日報導,智庫Cercle Cyclope的專家讓-約瑟夫•布瓦洛(Jean-Joseph Boillot)向《解放報》表示,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54歲就宣佈辭職,他一直都受到黨的控制。他們可以進入他的所有電腦。他寧願放棄與政權的較量,因為在商業圈,暴力、報復、施壓至自殺或謀殺等,一切都有可能發生。

馬雲、馬化騰富可敵國、人脈深厚、名動天下,中共隨時就能收編他們的企業,逼他們交權退休。「二馬」尚且如此,張一鳴和他的抖音、TikTok又如何呢?

險惡的生存環境下,中國私營企業家往往忍氣吞聲,屈從中共。邪惡的是,中共不但要錢,還隨時可要企業家的命。

歷史上 中共就是燒殺搶掠的黑幫

從歷史上,中共就是一個燒殺搶掠的黑幫。

早在1950年代,中共發動暴力「土地改革」,殺害了二三百萬地主與其家人,群體滅絕了中國秦、漢以來作為地方政治精英的地主鄉紳階層,摧毀了鄉村傳統的道德、文化。

之後,中共又通過「五反」、「公私合營」、「反右」,搶劫、消滅了資本家階層。「反右」導致262萬右派份子被消失。

1980年代中共經濟「改革開放」後,繼續對企業家劫財害命。引起媒體關注的有:北京建昊集團董事長袁寶璟、湖南三館房地產集團總裁曾成傑、重慶江州實業董事長陳明亮、香港君怡酒店所有人劉希泳等等。實德系創辦人徐明,以及2019年死於法國的海航CEO王健,都疑似中共加害。

北京普華商學院創始人翟山鷹在2018年5月的演講中透露:北京最早做數字貨幣的一批人,每個人最少都有上百億的資產,在北京有十幾個這樣的人。他說,但現在所有人想的問題只有一個,「所有的錢都可以全給國家,目的只有兩個字——保命」。他們國內資產全被凍結,人被軟禁在北京,聽候政府調查。

2019年8月,網絡熱傳一段視頻,馬雲對企業家柳傳志說:「精神不好,狀態不對!……我前天還差點TMD死了!」柳傳志:「是嗎?(聲音很小聽不清楚)」馬雲(靠近柳傳志耳朵):「中毒了!我不好說,我操……」——中毒了,還不好說、不敢說,這段視頻引起廣泛關注和猜測。

中企不可能抗命中共

中共黨章(2017年修改通過)寫著:「黨的最高理想和最終目標是實現共產主義。」中共的目標是消滅私有制。只有消滅私有財產,中共才能完全控制和奴役人民。在中國迫害私營企業家是普遍現象,媒體報導的多是大企業家,中小企業家被迫害、致死的難於統計。

中共黑幫治國。在中國,企業家反抗中共,風險巨大,意味著企業被瓜分,企業家被殘害。TikTok、抖音經營的並非一般企業,而是意識形態領域的數字媒體。任何對中共的違逆,都可能遭至瘋狂報復,乃至殺身之禍,張一鳴及其團隊不會不明白。

只要中共存在一天,中國就不會有獨立的企業家,不會有獨立的企業經營。企業家如果抱定玉碎之志,抗命不遵,中共會抓捕企業家,收編接管其企業。

企業家如果逃離中國,他們留在中國的企業仍會受制於中共。寄望總部在北京的TikTok、抖音等中國企業抗命中共,拒絕作惡,可能性非常渺茫。

中共「超限戰」把一切武器化

中共竊政以來,估計有八千萬國人被殺害,中共系統地摧毀了中國傳統文化,摧毀了中國神傳信仰和道德!

生長在文明社會的人,很難理解中共的魔鬼本質及其思維、運作模式。

《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論述:「共產主義並非一種思潮、學說,或者在人類尋找出路時一個失敗了的嘗試。它是魔鬼,亦稱共產邪靈,由恨和宇宙低層空間各種敗壞物質構成。

它原本是一條蛇,到了表層空間的體現形式則是一條紅龍。它與仇視正神的撒旦為伍,同時利用各種低靈和魔禍亂人間。這個邪靈的終極目的就是要毀滅人類,在神歸來挽救眾生的最後關頭,讓人不信神,讓人的道德敗壞到背棄神和傳統,聽不懂神的教誨而導致最終被淘汰。」

中共要統治世界,必要摧毀美國,這是其黨國戰略,也是其反人類、反文明的魔鬼本質所決定。中共公然聲稱,要對美國實施「超限戰」——超越一切道德倫理限制的戰爭,即打碎一切道義束縛,破除一切人倫良知,無所顧忌、無所不用、無所不為。其戰爭原則是把一切人、物、技術、資源都武器化;從政治、經濟、科技、通訊、文化、教育,醫療等各個領域,實施全時間、全方位,無所不在、無時不在的戰爭。基於此,中共必然會把TikTok、抖音、Wechat(微信)、Baidu(百度)、Alipay(支付寶)、華為等企業、產品武器化。

中共也通過金錢、美色、權力誘惑,收買西方社會各階層,一旦抓住其把柄,就威脅恐嚇,使受害者被迫作惡,越陷越深。中共早就對美國的政府、情報、金融、商業、文化、娛樂、教育等領域實施全面滲透和控制,一旦裹挾足夠多的人,時機成熟,就會發動暴力革命,顛覆共和政府。

中共「超限戰」是毀滅道德,毀滅傳統文明,進而毀滅人類的過程。它以無恥無義的戰爭手段,腐蝕交戰國的國民道德,進而附體其靈魂,奴役其形軀。

「中共病毒」肆虐,是凡與中共走得近,被中共滲透嚴重的國家、地區,疫情亦非常嚴重;而抗共反共的台灣、香港則神蹟般免疫安康。這豈非神的啟示和警告?

如何拒絕及擺脫共產魔鬼

馬雲曾說,他一生最後悔就是創建了阿里巴巴。被中共綁架而作惡,禍及子孫。抖音、TikTok、微信(Wechat)、QQ最好的結局,可能就是被解體,如同即將被美國廢掉的華為,免得為中共所用,危害人類。

面對魔鬼,最好的辦法就是斬斷與它的一切聯繫,從精神上拒絕它,否定它;從形物上拋棄它、遠離它。世界各國應儘快從政治、經濟、出版、文化、教育、娛樂等各領域全面去「中共」化,與中共國徹底脫鉤。否則養蠱反噬,後患無窮。

中共本質是邪靈,它控制人、利用人作惡並加持惡。

終極的「滅共」之道是回歸對正神的信仰。如果人人都有道德勇氣拒絕中共,拒絕作惡,它會無所附著,失去能量,最終被正神審判解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