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8日晚,一名在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大學的中國女留學生從自己住處的頂樓跳下,被隨後趕到的救護人員搶救並宣佈不治。該名女生疑患上憂鬱症,具體原因有待警方進一步調查。據悉目前因疫情滯留的中國留學生中普遍情緒不佳。

據與死者同住一棟樓的中國女留學生洪同學向大紀元記者介紹,8日傍晚5時50分她下樓的時候,「急救車已經到了,醫生們還正在搶救。大概6時10分的時候已經停止搶救了。」

洪同學在現場看到,人走了以後,警察還拿著白布一直站在救護車的後面,「可能是用來遮擋視線,給予死者最後的尊嚴」。她說,當時事發現場還有這名跳樓同學的兩名室友,他們被警察帶到了西南邊無人的馬路上被監控著。「當時我路過她那兩個室友的時候,邊上的警察一直盯著我,我只好離開了。」

洪同學從鄰居那裏聽說,輕生的女生是新南威爾士大學的,或因抑鬱症跳樓。

「很多同學都回國了,剩下的都挺孤單的。而且大部份都鬱鬱寡歡吧,天天憋在家裏都挺難受的。」洪同學說。

至於這些留下的同學為何沒有回去,她解釋說:「留下來的,一部份是父母希望他們留在澳洲對學習更有幫助。另一部份是父母覺得機票和航班不划算,可以拿來買點別的。其他只有小部份是因家裏生意出現了問題,短期實在買不起機票。」

洪同學補充說,留下來的這些同學中,有的已經因為經濟原因減少了今年的選課量了。其中有個男生,他的父母來電說,一年只能選6門,不能選多了。

大陸目前針對滯留海外的留學生、華人所採取的「五個一」政策,備受詬病。洪同學也表示不滿:「我個人認為這個政策問題很大,真正有錢的才不在乎票價多貴。那些真正需要回國的中產階層和家庭生意受到打擊的同學才是被政策限制的人群。然而,澳洲生活成本很高,最近根本找不到工作,高價機票又不讓他們回國節省費用。我覺得會把很多人逼上絕路。」

目前居住在悉尼的中國留學生,通常選離學校比較近的住處,每周的房租平均在300~400百左右,包水電。而且是一個人一間臥室合租的那種公寓。

洪同學的一個同學兩周前回北京花了5萬元人民幣購買機票,聽人說10萬的也有,而平時去北京單程不超過3,000元。

近期,不少留學生希望回國是覺得中國疫情都清零了,中國安全,在海外不安全。洪同學有不同看法,她說:「我覺得海外肯定比中國安全。至少海外資訊是透明的,疫情出現狀況都會提前公佈。在中國,所在的城市感染了多少人都沒法了解到。」

她還說,因為覺得沒用,同學中很少有人去找中領館求助的。

最後,洪同學說:「我想說,今年可能是我們留學生海外留學期間最艱難的一年吧,或許也是人生中最困難的日子。我相信只要挺過這段艱難的時間,未來的日子會好。」

一周前,網傳一名生活在西雅圖的女生,花了7萬人民幣購買了6月份回國的高價單程機票,被家人責罵後想不通,在西雅圖吃藥自殺了。

目前,除了中國在海外的滯留的大批留學生回國難之外,此前陸媒《第一財經》曾披露,有8萬多名中國籍船員幾個月沒上岸,在船上被隔離14天後,仍無法回家,只好繼續在海上漂流。

另有傳聞說,還有 200多名中國船員,在海上已漂流了128天,受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的影響,滯留在菲律賓海域無法回國,船上還傳出有人感染病毒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