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觀眾大家好
今天是6月9日 星期二
歡迎收看役情最前線 我是Zac

中共「白色恐佈」恫嚇民主派

「港版國安法」還未落實,多名民主派人士近日已遭身份不明的人士跟蹤偷拍。

6月5日,立法會議員譚文豪離開立法會時被人尾隨。當譚上前對質時,發現對方操大陸口音,他否認是警察。在要求下,此人刪去其手機內偷拍譚的照片,但當譚文豪報警期間,他突然拔腿逃走。

譚文豪稱,過去一、兩星期已感覺被人跟蹤,他感到對方不懷好意。他說:「是否打算向我襲擊?(今次)只不過是踩線,之後作出襲擊?尤其我駕電單車,會不會有一天我駕駛時會『被意外』?」

立法會議員陳志全亦指,近日接獲民主派區議員等通知,有人全日跟蹤他。他指,過去已聽聞北京對民主派議員有「人盯人寫報告」的做法,相信香港成立國安部門後,只會派出更多國安人手出任「秘密警察」去監控民主派。

神秘鄉音漢跟蹤黃之鋒

另外,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及南區區議員袁嘉蔚,6日也被人跟蹤偷拍。黃之鋒6月6日在面書發帖指,當晚他與南區區議員袁嘉蔚再度被跟蹤,目前已回到家中,一切尚可,並沒甚麼大礙。

黃之鋒上傳的影片顯示,一名身型肥胖的口罩男,在對面馬路用手機拍照,黃之鋒等人上前,質問對方是否是中共公安、國安或中聯辦的人,為甚麼要偷拍。黃之鋒說,該名男子表現激動,大喊大叫,反問眾人為何拍攝他。然寡不敵眾,口罩男轉移視線指眾人搶劫,並作勢揮舞雨傘,其後登上一輛的士逃走。

黃之鋒表示,過去一星期已察覺到不時有中年人連同可疑私家車跟蹤自己,且跟蹤地點遍佈港九,對他「全方位跟蹤」。雖然面對人身威脅,黃稱由於對香港警察無任何期望,故未打算就事件報警。

黃之鋒強調,事件反映了國安法雖未實施:「但這種白色恐怖,全方位的跟蹤都是非常之明顯,滲透得很嚴重」,相信自己在國安的跟蹤名單榜上有名,但他強調:「不能夠因為這種白色恐怖,而嚇怕我們去反對國安法」。他呼籲大家出入小心,避免獨自一人外出。

袁嘉蔚在帖文中亦表示,過去數天她與團隊都不停被跟蹤偷拍,每次揭發後,對方都會狼狽而逃。

袁嘉蔚表示,這種「秘密警察」式的監控滋擾是「白色恐怖」,除了監控政治人物,亦向他們的身邊人施壓,製造寒蟬效應。她指出,由跟蹤偷拍,到「銅鑼灣書店」事件的綁架送中,目的都是扼殺香港人的言論自由。

聶德權:港公僕同屬「國家公務人員」

除了白色恐怖,中共亦加速在港落實全面管治權,政治中立的18萬公務員亦不能倖免。

公務員事務局局長聶德權,6月7日出席民建聯舉行的「強化管治 尋找出路」圓桌會議時稱,香港公務員除了是香港特區的公務人員,亦是屬於「國家公務人員的一員」,故此香港公務員思考問題時要考慮上述兩種身份。他更揚言,未來將強化公務員團隊的國家觀念和意識,包括對中國憲法和《基本法》列明下的憲制秩序「加強掌握」。

公務員須對特首忠誠 否則會處理

聶德權說,公務員不論個人信念如何,應對在任特首及特區政府「絕對忠誠」。他指出,公務員若參加違法集會,或公然反對政府,將依規定處理。他並就公務員「政治中立」解釋,部份人認為政治中立是「兩邊都不幫」,但他認為公務員支持政府政策是理所當然和責任所在。聶德權又表示,正研究公務員是否要宣誓效忠政府。

港區人大代表葉國謙6月8日出席港台節目時指,聶德權的說法沒有問題,並直言,公務員在廣義上就是中國的「國家幹部」。

不過,香港公務員工會聯合會總幹事梁籌庭表示,香港《公務員守則》要求公務員履行公職時恪守政治中立,但無提公務員不可批評政府。公務員下班後只是一個普通市民,他質疑聶德權的說法:「好似要求公務員24小時都要遵守《守則》」。

新公務員工會主席顏武周亦表示對聶的「雙重身份論」感到驚訝,過去無聽過相關說法,《基本法》99條列明公務員效忠的是香港特區政府,而非中央政府,他促請政府交代清楚。

林卓廷:聶德權圖謀幹部化香港公務員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亦指,有關說法十分恐怖,明顯想令香港公務員加速「幹部化」。他認為,這種做法是試圖透過向公務員進一步施壓,令他們日後要如大陸幹部般,奉行對中國共產黨絕對忠誠和服從的政治文化。

身兼公務員及資助機構員工事務委員會成員的民主派議員莫乃光亦認為,聶德權的說法絕對有問題,猶如命令香港公務員日後要赤裸裸實行「一國一制」,亦令過去強調非政治化的香港公務員變成「絕對政治化」。

根據大陸法例,「國家公務人員」除要擁護憲法,更要擁護共產黨及社會主義制度,並須堅持習近平思想為指導及接受共產黨領導,稱為國家政治工具。

有網友說:「麻煩搞清楚公務員嘅人工來自邊度,係香港納稅人俾架。重有civil servant,即係香港納稅人嘅僕人黎架炸,上至高官下至低層都係香港人嘅工人。」更有網友笑言: 「支持香港高官薪酬與中央接軌!」

事實上,自反送中運動以來,有不少公務員不但支持運動,甚至更有人因參與而被起訴或撤職,港府欲整治公務員說法甚囂塵上。繼公務員事務局局長換人,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就曾明言,希望數年後落成的公務員學院,一如國家行政學院般。而所謂的國家行政學院,又名中共中央黨校。

資深時事評論員劉銳紹對《蘋果日報》表示,國家行政學院與中共中央黨校,在組織體繫上雖有不同,前者培訓各級公務員,後者則培訓中共黨員,但兩者的性質和教育內容一樣。他認為,張建宗之言論反映「香港整個管理體制會進一步大陸化,因為到時教的是甚麼內容?可以預期是北京認可的內容」。

重磅文件曝黨官20「不准」

之後看看其他新聞。

近日,一份中央和國務院機關發佈的中共內部重磅文件曝光。文件規定,中共中央和國家機關黨員工作時間之外的政治言行,有一連串的20個「不准」,令人驚異。

這份中共內部文件共6頁,名曰「關於印發《中央和國家機關黨員工作時間之外政治言行若干規定(試行)》的通知」。該文件的發佈時間,是2020年5月20日,即中共兩會召開的前一天。有分析認為,這是中共當局想要全面控制中共黨員的言行,謹防在兩會期間發生「內訌事件」。

該試行規定有一連串總共20個「不准」,包括在「任何場合」,「包括一切私生活場合,不准說不同意見」,特別是「不准發表偏離『兩個維護』」的言論,搞任何「低級紅、高級黑」;不准點贊;不准瀏覽「反動網站」;不准「收聽收看境外反動電台和電視節目」;不准擅自接受媒體,特別是境外媒體採訪。

另外還有,不准散佈違背黨的理論和路線方針政策的言論;不准妄議中央;不准製造、傳播政治謠言及醜化黨和國家形象的言論;不准拉幫結派、搞團團夥夥;不准搞兩面派、做兩面人等等。

中宣部降溫地攤經濟暗批李克強

近日,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公開提倡「地攤經濟」,但該言論不到一周就被中宣部封殺。黨媒央視更發熱評:地攤經濟非靈丹妙藥,一哄而起會適得其反,暗批李克強地攤經濟令全國城市管理功虧一簣。

兩會記者會上,李克強曾提及「中國有6億人,只有1000元的月收入」,而且宣稱要過緊日子,被外界質疑是打破習近平脫貧夢,凸顯了中國貧窮實況。有網友表示,依據相關黨官20個「不准」的規定,李克強無疑已經違反了好多條。

資深時事評論員劉銳紹接受《蘋果》訪問時指出,這次中央突然要「地攤經濟」急降溫,背後涉及習李之爭。他更預計2022年下半年召開的中共二十大,如若習近平出任第三屆國家主席,李克強絕對沒可能跟他再「林莊」,必定被踢出局。

事實上,這些「不准」的指控,在中共通報官員落馬時相當常見。2020年新年伊始,中共官方點名批評3名已經落馬正部級高官,包括趙正永、秦光榮、孟宏偉。

中共陝西省委前書記趙正永,被批是典型的「兩面人」、「兩面派」,大搞特權,培植個人勢力,搞團團夥夥等。

中共雲南省委前書記秦光榮,被批「公開發表與全面從嚴治黨要求相違背的言論」;中共前公安部副部長孟宏偉,被批「對抗組織,拒不執行黨中央決定」,「公權私用,濫權妄為」等。

全國政協原常委、港澳台僑委員會原主任孫懷山落馬後,中共官方通報,孫懷山「妄議黨中央大政方針,搞團團夥夥,對抗組織審查」等等。

中央宣傳部原副部長、中央網信辦原主任魯煒落馬後,中紀委指責說,魯煒陽奉陰違、欺騙中央,肆意妄為,妄議中央,拉幫結派、搞「小圈子」等。

習近平第一個5年任期,從中共十八大到十九大,被打掉的大小「老虎」和「蒼蠅」多達140多萬,查處的省軍級以上的黨員幹部和其他中管幹部440人,處分廳局級幹部8900多人,縣處級幹部6.3萬人。

其中前常委周永康、前政協副主席蘇榮、令計劃、中共前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以及被江澤民內定為「接班人」的薄熙來、孫政才等人,幾乎全部涉及對抗組織審查、拉幫結派、搞團團夥夥等。

評論認為,整個中共官場早已經腐爛到根,民眾已經喪失信心。中央黨校前教授蔡霞亦直指,中共已是一個「政治殭屍」,沒有人能夠挽救這個危局。

今天的役情最前線就到這裏
多謝各位收看
守護真相 永不放棄
我們的堅守 需要大家大力的支持
我是Zac 下次再和大家見面 #